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高一作文
老人
夜泊中倒映着明月,耳畔是戏子腔声。——题记我回老村已半月有余,正巧赶上台风季,天气阴晦,听大人们说村里的三口古井都被雨水填满了。风呜呜地响,锅盖欢快地翻转着,随风摇曳,木门匝子恣意地呻吟,像是在无声地诉说。“行了,孩子们过来拿碗,吃——”“啊全,快啊!你家窗没关好!”披着雨衣的老婆婆打断了大伯的话,转眼大伯已经到水花处了。老村的邻里都这样古道热肠,就像缕缕炊烟紧紧缠在一起。窗已经关得严严实实了,屋...
懂你
风吹过窗前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就像你在我身边,告诉我记得每天都要快乐。小学开学的第一天,我们幸运的做了同桌。从那天起,我们除了放假,剩下的时间一直都在一起。你很聪明,读过的书也很多,上课时你一直都是全班的焦点,我因为有这样的同桌而骄傲。上了初中,我又意外的和你进入了同一所中学,同一个班,甚至我们还是前后桌。我更加珍视这份难得的友情。你看着我长大,我陪着你成熟。上了初四,开学的第一天,你拿给我一...
老师谢谢您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唯有这光辉的名字,才有着像大海一样丰富、蓝天一样深湛的内涵!犹记得高中的第一节语文课,一位带着黑框眼镜,脸色和善,头顶上有一撮在黑发中格外显眼的白色,好似一只丹顶鹤,胳膊下夹着语文课本的老师走进教室,手里的茶杯装满了刚泡好的茶。“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金乾波。一笔一划,方方正正,是我们中国字该有的样子。从那时起,我们就被他整齐且工整的板书所吸...
我的爸爸
正月,花啊草啊都枯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许的树木仍在苟延残喘着。寒风的兵刃击打着坚硬的车厢,一下一下,呼呼作响。天很冷,但一家四口往上一坐,就理所当然地暖和了。“闺女,爸那么没本事,你嫌弃爸不?”我正尝试着将红扑扑的脸蛋迎上窗外寒风,却忽地飘来了这么一句话,它被耳畔的冬风吹得支离破碎,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似是驾着风,穿越时空飞入我耳,一点点,一片片,像一颗颗抛入湖中的石子,激起一片又一片涟漪微荡。车...
我有什么资格去忧伤
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悲痛得无法自拔,常常绝望于这世界的太多的不公,常常认为自己是最不堪的人所以总有不堪的结局在原本未能治愈的伤口上撒着盐,喧嚣着却又孤独着,可是追根溯源,命运究竟待我如何?忧伤源于哪?我任什么去忧伤?我有什么资格去忧伤?论小家,父母有爱,师生有情,同学有礼,有我栖息的港湾,有我哭泣的肩膀,有我奋斗的平台,想想被抛弃的孤儿,想想无处安家的流浪人,想想贫困山区未能坐在教室里的孩子,我失...
这个时代有英雄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英雄之风,山高水长。在这个时代,我们坚信,英雄会迟暮,但绝不会迟到,也不会消失。这个时代有英雄,缉毒警察一直被评为高危职业之一,在缅甸,老挝,泰国的交界处有素称为“毒窝”金三角,在这里,为了维护正义,他们要拿起枪支同毒贩们斗智斗勇,甚至于献出宝贵的生命,曾经,有一名缉毒战士在深山中由于治疗设施不全失血过多而死亡,而他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回家的路怎么这么长啊”。是啊,我想正是因...
起风了
细雨冷冰冰地打在脸上,带来了春天久违的问候。我坐在冰凉的自行车后座上,和正骑着自行车的父亲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此行就是要去看你的。清明时节细雨纷纷,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再加上此时清风中夹杂着蒙蒙细雨迎面吹来,已然能让人感到初春特有的寒意。我抱着父亲的腰,透过几层布料仍能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我们父子俩一路沉默。自行车不停地上下颠簸,踉踉跄跄地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路旁的两排大树看见我们父子俩儿骑着...
人生如跨栏
从某种意义上说,田径比赛中的跨栏是将短跑与跳高二者合而为一的运动,它既有短跑的节奏与速度,又有跳高的矫健与技巧。人生好似跨栏。起跑、加速,拉开了序幕,似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少年;跨栏,跨栏,再跨栏……激情四射的过程,似“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青年、中年;冲刺、越过终点,翩然精彩的结束,似“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的老年。跨栏的不同阶段皆有魅力,恰如人生的不同时期自有其风景。跨栏首要的是奔跑的速度,...
辉煌颂——梦想民族舟
梦在前方,路在脚下——题记旅行——去五百年的原始社会,历经奴隶社会,去往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踏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来到社会主义时期,跨越十八个朝代,飞越八十三个王朝,忆起一九四九年建国。缅怀逝去的英雄,识赏古典的文学,高歌建设的精英。梦醒,花落,泪滴,潮起,缘灭,心涌,势涨。所有的邂逅都成记忆。所有萍水相逢的真情,都潜藏于字里行间。敢于有梦国家没有梦,这个民族就是可悲的。一个人没有梦,就是行尸走...
冬至,雨
清晨,沾着新鲜雨水的几声鸟啼将我唤醒。我拿手揉开惺忪睡眼,却见浅蓝色窗帘缝隙间并无晨曦投入,慢慢启动大脑,这才算到如今已是冬至,夜长而昼短。倚着栏杆,缓缓地挪下楼去,却见厨房已是一片温煦。母亲细碎的鬃发从耳后垂下,低头在细细切着什么,麻布的天青色围裙在身前随着节奏摇晃,母亲见我进来,满脸带笑又不失得意地说:“给你做了你爱吃的卷饼,你可别高兴地合不拢嘴。”我“嘻”地一笑:“哪就这么馋了。”冰凉的雨水...
又到落叶纷飞时
深秋,梧桐叶又红尽了。故乡的梧桐在我出生前就已存在。奶奶喜欢梧桐,正如她正直、爽朗的性格。夏日有株翠如濯,秋日变红得彻底而又绚烂,而我童年往昔的记忆,也总是少不了那棵梧桐树。梧桐栽在老家的大院里,枝干粗壮,深棕,虬曲而上。儿时,这棵老树是我最忠诚的玩伴。春日,万物复苏,梧桐叶抽出了嫩绿的新芽,我便蹑手蹑脚,顺着虬曲的枝杆爬去,看房间黛瓦里飞窜的野猫,看枝桠间新燕筑成的泥巢。奶奶总是又好气又好笑,轻...
家的味道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酸、甜、苦、辣、咸,也许有时你会厌倦这些味道,但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忘记一种独特的味道,那就是家的味道。家的味道不是用嘴巴去品尝,而是用心灵去感受。在初中的时候,妈妈每天早上都会给我做一碗紫米粥,日复一日,从未变过。有一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坐到餐桌旁准备吃早餐,果不其然,桌子上和平时一样放着的还是紫米粥,我当时不知怎的,就是不想喝紫米粥,于是对在厨房忙碌的妈妈说道:“妈,我不想喝紫...
勇前行,正青春
青春的我们是最耀眼的星,汇聚成渺茫星空,普照四方。——题记十二月初,正是冬季的中旬,有些许寒冷。但同学们散发出的青春活力却温暖了整个教室。本周,我们举行了别开生面的辩论会,同学们都很积极参加。辩题是"中国古代建筑好不好"。一会儿正方选手说得头头是道,让大家信服;可过了一会儿反方选手理由却又更加充分,让大家赞许。正反两方从建筑的性质,实用价值以及它所包含的文化意义展开辩论。包括"开杠"环节,双方辩友...
父亲
我很少称呼我的爸爸为父亲,一是我觉得这个词过于郑重,二是因为这个将终身事业奉献给土地的男人说,听了这个文皱皱的的词后浑身不舒服,就像白面馒头掉到炭灰上一样。父亲可能不太喜欢我,我一直这样觉得,至于原因,我也曾思索过,但仍不知根本所在,可能是我一塌糊涂的成绩,可能是我弱爆了的动手能力,也可能是我有一架在家里“一枝独秀”的眼镜。我觉得最有可能是因为我的成绩。据奶奶回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父亲从小就...
沉重的父爱
我的父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他在我眼里却是非常伟大。6岁那年,爸爸让我学自行车,我骑上去不到一会就摔下来了,我哇哇大哭,我想让爸爸关心我,没有;想让爸爸抱抱我,还是没有。父亲用他那一双冷漠又空洞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正要扭头就走,我自己爬了起来又骑了上去,但那金属与地面的摩擦声响彻云霄,爸爸不经意地回头看,手颤抖着,眼泪由他的眼眶流下。但他还是走了,那些脚步声沉重而又艰难;一步,两步深深...
高一作文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4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