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相关作文

【篇一:小镜头】

一些看似普通的人,但是在重要关头总会挺身而出。

收废品的老爷爷,总会被一些年轻人骂脏,老爷爷捡别人掉的空水瓶,却被路过的人感到嫌弃。

天气乌云密布,忽然下起的暴雨。不一会儿,街道上满是雨水。这时,收废品的老爷爷看见井盖中不断有水冒出来,水也越来越多,老爷爷起身跑了过去。

街道行人一个也没有,车也零零散散的,老爷爷趁车没有,在那都是雨水的街道了,水漫过了他的脚,他早已经湿透了,他使劲把井盖拿起,水沿井盖,流到了下水道了,老爷爷看见有几辆车子,在马路上奔跑着,他被车轮胎溅出来的水给自己变得更湿了,他没有抱怨,他怕车胎卡进井盖里,他怕井盖放在树下。他将自己的三轮车,从在井盖上面,三个轮子都在井盖附近,他还将一些鲜艳的东西放在三轮车上,提醒着人们。自己完全湿透地站在屋檐底下。雨停了,那三轮车,已经不在马路上了。三轮车和老爷爷已经在捡垃圾的路上了。

在风雨中,这个小镜头,或许不被人注意,但老爷爷无私奉献的品质让我记忆犹新。

【篇二:上学】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从星期五到了上学的时间——星期一。

早上,我迫不急待的从家里走了出来,向学校的北大门的方向缓缓走去。

从我走出家里大厅门口,发现所有的植物都有一颗颗闪闪发亮,晶莹剔透,小小的露,有的在叶子上打着滚,有的在叶子上比赛跑步,有的在叶子上忧闲,逍遥自在的晒着太阳……。再往前走去,你会发现:平时道路上“嘀嘀嗒嗒“叫个不停的汽车,今天好像是被一阵旋风刮走了一样,几乎不见踪影。唯独几辆三轮车,孤零零的在道路上行驶。于是,我沿着斑马线,过了马路。咦!今天人怎么变得这么少?平是这个时候不是有很的人吗?我脑袋里装满了问号?我看看手表,才发现原来这个时间点还很早。我又发现:平时下午放学回家时,路边上的三叶草都垂头丧气,今天各各昂手挺胸,像一位站岗的士兵一样。我想:是不是下午太阳太猛烈了,它们忍受不了热气,所以才垂头丧气。

我东看看,西瞧瞧。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多,仿佛时间停留在那一瞬间。道路上走来了许多的小学生,有高的,有矮的,有小学的,有初中,他们背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书向,向自己的学校走。

【篇三:暖冬】

有一个母亲,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人,家境不好,她还有一个儿子。

那个母亲一大早就去街里买菜,她推着三轮车,穿着小棉袄,带着一个围脖,手已经龟裂了,脸上的皱纹而这时,她的儿子正在家中熟睡。她把摊子收了,在小路上推着已经破烂的三轮车,她走到半路的时候,三轮车上的东西太重,三轮车就向后滑,她使劲把三轮车推回来,可是她用尽了全身的劲儿也没推回来,后面有一个小伙子帮她推走,这位母亲冲着这个小伙子轻轻微笑。

她回到家,儿子还在睡觉,她把方便面煮了,又轻轻地把儿子叫醒,方便面就一点,那个儿子把面吃了之后就出去了,汤也没有喝。那个母亲就喝儿子剩下的汤。

还有一次,她的儿子出去玩了,她就帮儿子收拾床被子,整理衣服,这位母亲在收拾衣服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儿子的试卷,上面用红笔清清楚楚的29分。她气得差点昏倒了。她的儿子回来了,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儿子,结果,她的儿子还反驳她,她一气之下,就打了儿子一个耳光,她的儿子就离家出走了。

她一直在等待她的儿子,她的儿子一直没有回来,她就出去找儿子,结果在一个台阶上给摔到了,她回到家,扶着墙,她的儿子回来了,看见自己的妈妈为了找自己把腰给摔坏了。

她的儿子入睡饿了,她给儿子轻轻地盖上了被子,生怕吵醒儿子。

这就是母爱,母爱非常伟大。

【篇四:瑞安风味】

笃,笃,笃”,敲竹棒的声响飘荡在瑞安热闹的街头,喧闹的城市中,突兀而显得清脆而悠长……

不知从何时起,馄饨竟已融入我周末生活,铭刻在记忆中的是其独特瑞安风味。记不得初次品尝的日子,尤为清晰的是熟悉的敲竹棒以及入口那一瞬间的鲜美可口。

不同于其他的馄饨店,一辆改良过的三轮车,车上置有锅灶、食架、热水瓶、照明灯等,这便是流动的馄饨店。清亮的竹棒声经过,只需唤一声“馄饨”,师傅停下流动的“馄饨店”,就利索地煮起馄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几乎三轮车上的一切位置皆被利用起来,抽屉里放置着对折不打褶的馄饨,各种调味料一应俱全。紫菜、榨菜、虾米、蛋丝各色佐料齐全。

注水,少了一会儿,师傅打开抽屉拿出馄饨下锅。一只只馄饨在沸水中翻腾,晶莹剔透,诱人垂涎三尺。紫菜、虾米、蛋丝撒在碗里,倒一些调味料,馄饨就被捞了上来。各种色彩,已然成为一幅和谐的艺术画,而师傅如执笔画家。

瑞安馄饨最具特色的非属皮薄不可,薄如蝉翼的馄饨,几乎可以看到内部的的精肉。轻轻一咬,牙齿触碰到鲜肉,汁水四溢口腔中,美妙的滋味令人难以忘怀。

再说那汤汁,鲜美无比。细细品尝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一种瑞安风味。如果大快朵颐,起初可能味道较淡,不出1分钟,美味在喉咙蔓延开来。

这便是瑞安风味的馄饨。

“笃,笃,笃”,三轮车有隐没在喧闹的城市之中……

【篇五:夏日,快乐爬】

夏季,是一个炎热的季节,这有我快乐的回忆。

我今天和老师同学们玩了一个游戏。游戏规定是一个人抓另外一个人的腿拎起来,向前爬,爬到终点后爬的人要抓住另外的人的腿,按前面说的做一遍,只不过到终点后要与别人击掌以后别人才能走。

我们一个个都非常的激动,连双腿都有些颤抖,而因为女生组比我们男生组多了两个,所以说那两人本轮轮空并没有比赛,可老师仍然有任务给她们,就是叫她们观看比赛指出比赛中有没有特别搞笑的事情,结束后告诉她。老师一声令下,第一组同学前面的飞快得趴下,而后面那位也没有墨迹,三下五除二就抓住了他的脚。可能因为紧张,也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玩比较生疏,居然把对方的腿拎的太高了,这可真是苦了爬的人啊!全程简直是个三轮车两只手在地上爬,下巴居然还碰在地上,一上一下的。

这下子好了,另外一组也跑了过来,这也太搞笑了,前面还好,可后来我差一点岔了气,原来这一组有一个大胖子,而另外一人却比较瘦弱,好在还算不上一根小木棒,算不上是蜉蚰撼树,可这比例也相差得太大了!不断有人笑场,可他们摔痛了也没放弃,仍然坚持了下来。

到我了,我一下子趴了下去,可抬我的人明显抬不动,只好让他抓住我的腿自已去爬了,可他仍然抓不住,重重的一摔差一点没把我的膝盖摔得粉碎,我却仍然往前爬着,但还是一点没变,可最终我们也胜利了,我想努力的最好结果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为了自己心中的愿望努力就是最好的结果,不要在意他人的说法自己就当个自己,与其为了让他人满意,还不如做一次真正的自己。别人是别人,自己是自己,你再怎么学也无法成为他人,你以为别人过的很好想学他,谁知道在你想学他时他也想学你!命是你的不是别人的!

【篇六:家乡的秋】

又到了十月,秋姑娘又来了。秋姑娘一来,谷子就会恭敬地鞠躬,花生就会带着宝宝来迎接,枣树就会把灯笼高高地挂在枝头,辣椒就会羞红了脸……一到秋天,我就想回老家。

我的故乡在南宫,十一假期,我和妈妈弟弟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来到我的家乡,体验乡村生活。

天刚蒙蒙亮,我推开院门,只见几只刚出生的小狗跟着狗妈妈来迎接我们,真是太可爱了!宽敞的院子里种着紫色的梅豆,种着一棵棵大葱;花生秧垒成的垛,玉米秸堆成山;几只小羊“咩咩”地找妈妈!我顺着梯子爬上屋顶,眼前豁然开朗,整个村子一览无余。鸟儿发出的声音是那样清脆,那样悦耳!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几棵枣树悄悄冒出院墙,把红艳艳的枣儿送到房檐。我摘下一颗小枣放进嘴里,又脆又甜!我闭上眼睛躺在屋顶上,静静地听着鸟叫,心情无比愉悦!

吃过午饭,我们开着电动三轮车奔驰在田野上,清新的风徐徐地吹来,我们有说有笑,一路洒下欢歌笑语。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玉米地,玉米长得真好:一个个玉米棒子都打扮得象活泼可爱的胖娃娃似的。他们脱去了绿袄,换上了黄色的棉袍,还争先恐后地探出那金黄的小脑袋来,仿佛在对着我微笑呢。我们开始动工掰玉米,姥姥掰玉米真灵活,他左手抓住玉米棒子的底部,右手拿住玉米棒子的顶部,使劲往下一扯,“啪”的一声,一颗胖胖的玉米棒子就掰下来了,姥姥随手将它扔进进筐里。我看着心生羡慕,也学着姥姥的样子掰玉米,妈妈他们也加入到掰玉米的行列,不一会儿,三轮车上的玉米就堆成了小山!

掰完玉米,我们去山药地里捡小豆豆。小豆豆?什么是小豆豆?这你就不懂了吧?小豆豆是一种果实,味道和山药一样,只是体积很小,可以熬粥喝。小豆豆生长在山药叶子中间,一串儿一串儿的,刚开始摘的时候,我一个小豆豆都没找到。姥姥告诉我:它很小,需要把叶子掀开,仔细地找才能看到,黄色的叶子下面豆豆又多又大。我摘了几颗后,觉得速度太慢,索性用小桶接着,把山药的叶丛晃一晃,“哗啦哗啦……”小豆豆纷纷跳掉进桶里!新鲜的小豆豆,带回去晚上熬粥喝,味道一定鲜美!

妈妈说:“南宫是有名的产棉区,咱们去看看棉花吧!”我们来到棉花田旁边,只见一朵朵洁白的棉花在阳光的照耀下迫不及待地探出头来,白的格外显眼,就好像下了一场雪似停在枝头。有的棉花都绽开了,有的棉花只露出一点点白,好像在和妈妈撒娇。一个阿姨腰间挎着包正在摘棉花,她小心翼翼地把棉花从花蕾中捏下来,生怕有一朵棉花掉在田里。妈妈问阿姨,今年棉花长的好吗?阿姨自豪地说:“大丰收!”

夕阳西下,我们满载而归,田野里又洒下一路欢歌!

我爱秋天,更爱家乡的秋天!

【篇七:爱藏在三轮车里】

月亮跌入烟囱里,夜晚的村庄在汹涌的麦浪中微微倾斜,那辆三路车被爱压得生了锈。

小时候,我喜欢在姥姥家住,那个村庄在记忆里莫名的美,那方庭院格外特别。姥姥有一辆三轮车,我喜欢坐在那上面,姥姥踩着车子“吱呀吱呀”地响,我坐在后面“咿呀咿呀”地叫着蹦跳着。

姥姥常去田地里,我也跟着去,坐在三轮车上,格外兴奋。姥姥在路上给我买串糖葫芦,我吃得满嘴是糖,像只偷吃了蜜的猫咪。偶有菜粉蝶飞过,我便在三轮车上蹦蹦跳跳,像是发现些什么新奇玩意儿,迫不及待地摇着姥姥的手臂,手高指着给她瞧,车子摇摇晃晃,姥姥总是和蔼地笑着,把住车,伸出一只手摸摸我的头,让我坐下慢慢看。我坐在那张小木板凳上,颠颠簸簸的,每遇一个坎儿,我都会被弹起来,姥姥也是,我就“咯咯咯”地直笑,姥姥也跟着我一起笑,祖孙俩的笑声洒满田间小道,那簇野花仿佛也精神了许多。

从田间回来,车上载满了菜,各种菜。盛夏时便是一颗颗滚圆的西瓜,姥姥总会挑几只小的让我把玩,看着我高兴的样子,脸上像是绽开了一朵花。一颗颗西瓜皮球似的在我脚边滚来滚去,就像我一天天地缠在姥姥身边。

我有时会躺在车上,看天空蓝着沉淀着,几只鸟雀掠过,白云波澜不惊,一缕一缕浮着。有时坐在车檐,脚在车旁晃荡着,看着湖面波光似锦缎,几只白鹅浮游,漾起圈圈涟漪。姥姥一直陪着我,宽厚的背似负着千百温柔,我时常从后面抱住姥姥,感受那温柔。

可岁月骛过,青丝白发,姥姥总会老的。我去姥姥家,姥姥常指着庭院角落那辆生锈的三轮车,早是踩不动了的,只娓娓道来,那时,总会和蔼地笑着,像那些年岁一样,姥姥就是这么一个温婉的人。

我望着那角落,姥姥的爱啊,全藏在了那辆三轮车里,沉着,沉着。

【篇八:一件让我感动的事】

童年是七彩的,有着许多缤纷的事情,但大多都因为时间的流逝被遗忘了,其中有一件最让我感动的事却一直被我珍藏在记忆的深处。

在我六岁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外婆像往常一样做了我爱吃的鱼。因为当时我喜欢看的动画片就快要开始了,所以吃得狼吞虎咽,尽管外婆一直在旁边叮嘱我慢慢吃,可我却毫不理会,心里想:又不是第一次吃鱼,快一点有什么关系?突然,我的喉咙一阵刺痛,像被针扎了一样。我慌乱的舞着双手,脸上的肌肉痛苦地扭曲着。外婆看见我脸上异样的表情,连忙问我:“是不是鱼刺卡喉咙了?”我点了点头。外婆赶忙放下自己的碗筷来看我。她想把鱼刺取出来,可是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成功。外婆看着我痛苦的表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实在没办法就准备带我去医院。外面寒风刺骨,但外婆却顾不得多加件衣服就带我出门了。

一路上外婆不停地安慰我,还把大衣裹在了我的身上,可她自己的手和脸却冻得通红。当时风越刮越大,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可外婆却不管不顾,拼命地蹬着三轮车只想快点到医院。看着外婆那单薄的背影,我心里又惭愧又感动,不禁鼻子一酸,两颗泪珠便滚了下来。终于到医院了,外婆连忙把我送到医生那,医生看看窗外轻轻地说:“这么冷的天,亏你外婆受得了。你长大以后,应该孝敬你外婆。”,我使劲地点了点头。等医生把鱼刺取出来以后,外婆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才落下来。

让我感动的事情很多,但这件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以前外婆照顾我长大,以后我就陪伴外婆到老——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盖北镇中心小学六(1)李亦骋

指导教师:王剑刚

【篇九:我是一条路】

东方露出了晨曦,不远处,几辆轿车朝我开来,从我身上驶过。车停了,人们从车上走下来,望着我感叹道:“多好的路啊!”这声赞叹,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那时的我多么年轻,身上布满了碎石与杂草。每天都有数不胜数的人在我背上行走,光是空着手走过,就得花上几个小时,还汗流浃背。挑着扁担的人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我背上走着,年纪稍小的孩子一路走,还一路抱怨我的窄,我的陡,我的长。

人们受不了我的“虐待”,终于有一日,人们开始商讨改造我。起初,我并不相信他们能把我这一条坑坑洼洼、又窄又陡的山路换新颜。但他们还真做到了,不出几年时间,就把我变成了一条平坦的、铺满黄土的土路。穿上了新衣的我,不得不佩服人们的能耐。

之后,人们开着一辆辆三轮车和摩托车,欢快地在我背上行驶着。可随着车辆的增多、雨水的打击,我原来平滑的黄衣裳变得凹凸不平。这时,车一上路,就会把我的背压出一道又一道难看的车轮印子,车上的人也像炒豆子一样,随着车辆的颠簸而前俯后仰,仿佛随时都会掉下去似的。

终于,已经不成样子的我又开始被人们抱怨:“这路太难走啦!屁股都要给颠烂啦!”于是,人们又为我换上了新的衣裳---一层黑漆漆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柏油。我成了一条平坦又气派的柏油路,人们都拍手叫好。

科技逐渐发展起来了,在我背上驶过的不再是那破旧的三轮摩托,而是一辆辆小汽车和大个子的公交车。看到这幅情景,我不禁露出了笑容。

不平凡的“我”--一条山路,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到了中国人民胸中燃烧着的熊熊烈火。我——就是亲眼见证奇迹发生的“幸福路"!

【篇十:公平秤】

它静静地站在摊位前,身子里的指针左右摇摆着。我仿佛看到它的心在颤抖,害怕一个又一个的物品经过它过称。作为一个公平秤,却早失去了“诚信”。

记得那天,我和妈妈去菜市场。一家用三轮车载着螃蟹的商贩大声地吆喝着:“快来瞧啊,新鲜的螃蟹!”我们凑上前一看,只见那螃蟹一个个生龙活虎,正在欢快地玩着呢!妈妈挑了几只交给商贩。商贩一拎,把它们放在称上。妈妈盯着天平秤,强调到:“称好了,别缺斤少两了。”商贩拍着胸脯说道:“我的称,你放心!”只见,天平称上的指针猛地一摇摆,停住了。哇,有三斤多啊!

妈妈付了钱,我兴致勃勃地拎着螃蟹回家了。一项精明的妈妈拿起家里的电子秤,把螃蟹放上去。指针往右边微微一扫,停住了。我和妈妈顿时傻眼了,不是三斤多吗?怎么少了一斤呢?

知道被骗了,妈妈骑着车带着我气冲冲地赶到市场。可那辆三轮车已经不在了。站在原地,我仿佛又看到那不公平的天平秤正在左右摇摆着,仿佛又听到那拍着胸脯说自己的称没问题的声音。顿时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

我想:那商贩的公平称缺斤少两的不是物品的重量,更是“诚信”的重量。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