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二作文 最美丽的角落
最美丽的角落
发布时间: 2019-05-18 16:22
阅读:194

【篇一:最美丽的角落】

在奶奶家的小河边,有一棵桃树,那儿有我和奶奶所有美好的记忆,是我心田中的最美丽的角落。

小时候,我是在奶奶家长大的,那棵桃树,也是在我出生时中下的。所以,它是跟着我一起长大的。那棵桃树刚种下去的时候,还不过是棵小苗,奶奶每天都要给它浇一次水,小树在奶奶的精心呵护下逐渐茁壮成长起来。我,也像那一棵小苗,是奶奶培育我长大。

六年过去了,小树也已经长大。而我也已经六岁了。现在的小树已经长得枝繁叶茂了,它的根牢牢地抓紧了地面,像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一样。每年春天,我总会拉着奶奶,让她过来和我一起看桃花,桃花一簇一簇地开放着,尽情地显示这那旺盛的生命力。远远望去,那桃树像是一片布满了粉色的天地,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是我认为最美的意象。奶奶在这时总是喜欢搬出一张椅子,抱着我,指着桃花对我说:“看看这桃花像什么呀?”“像小仙子!”我天真地说。“是啊,她就是小仙子,小仙子是保护我们的!”我听了以后,高兴地拍着手。奶奶望着我开心地笑了,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饱经风霜的笑容,却依然显得年轻。我和奶奶沉浸在了这一片仙女为我们点缀的环境中。空气中也洋溢着我和奶奶的浓浓亲情。

伴随着知了的声声鸣叫,夏天终于到来了,桃子也成熟了,一个个挂在树上,仿佛能把树枝压弯了。我赶忙跑进屋里,拉着奶奶说:“奶奶,奶奶,你看,桃子熟了,我要吃桃子!”奶奶赶忙放下手中的活,抚摸着我的头说:“好好好,只要你喜欢,要吃多少就吃多少。”

奶奶从树上摘下了一个最大最甜的桃子,小心翼翼的帮我剥开,我咬了一口,真甜呀,我开心地笑了,奶奶也从树上摘下一个桃子,也开始吃了起来。在那树下的小小角落里,顿时升起了一股祖孙间的浓浓亲情,我们都笑了,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了。

现在再吃桃子,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但当时的那份亲情,却一直在我心底珍藏,每每回想起,心中总是甜的,那是我心中最美的角落。

【篇二:在沙哑的角落】

风只有方向,没有中心,如果我是风的子民,那么我要永远记得自己回来的方向,悲悯自己的无知却又热烈的奔涌向前。习惯在沙哑的角落歌唱,黑色的嗓音给我的感觉像在流浪,像在一点点的撕裂。也许漂泊的人生很肤浅,但我倔强的相信我会收获一个完整的夏季。

浑浑噩噩,思绪清掠而离乱,在破碎中挣扎,在躁动中平息。在那些漫长而又短暂的岁月里,固执的以为完美会很高尚,会昂贵,当所有的尘埃在角落里肆意舞蹈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卑微的一文不值。庄严的染红走过的脚印,颤抖着穿越不得不陌生的纪念还有我喘息着的脸,然后高高扬起骄傲的自卑,在那么多零乱和纷飞的岁月里沉沦。

保持缄默!

在流动的时间里保持自己的频率,不断延伸自己的渺小的温暖,张狂而又肃杀,豁达却不妖娆。用勉强的笑意找回失衡的天平,然后恪守自己安静的位置。

听过这样一段话:

阳光落地的时候,

是有声音的,

是那种渺远的,空灵的,清脆的声音

海水落潮的时候,

是有泪水的,

是那种深蓝的,忧伤的,悲泣的泪水。

总会感叹这段安心而又痛心的文字,所有时光在狼狈的收拾结局时都会这样吗?不论悲喜。

生命无语,没有音符,没有旋律,没有乐章。只是在梦中衰老,在冬日里封冻,在久远的生命力逝去,单纯的享受失落,逐渐懂得沉默,在悲哀里快乐,然后更加悲哀的恶性循环。

闭上眼睛,触摸很平凡的真理,诅咒谩骂自己沙漏般无休止的生活,彻头彻尾的宣判我全部的罪过。要做的还有很多,比如习惯所有的遗失,习惯喧哗中的孤寂,习惯眉宇间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黑暗会让寒冷加倍,只剩下寂寞和凄凉在横行,我属于这样的时刻,只简单的为自己。用晦涩的声音诠释命运的捉弄和玩笑。瘠薄的影子也不再叫嚣,蜷缩在貌似坚强的泡沫里呆呆的看着我。心,可以很容易被撕裂!

疯子!

前进在后退的道路上,依然害怕那些温暖的字眼,害怕那些永远不能绽放的花朵,害怕一无所有的我连自己也要失去,害怕空洞填充着的空白,害怕我笑着面对一切。

忽然想到华姿的《花满朝圣路》,她让我懂得微笑,懂得面对,懂得勇敢,懂得了一个哭泣灵魂的救赎。

我想我不会忘记天空的色彩,就像我不会忘记那些没有结果的过程。

泰戈尔说:我们没有走出一切语言外进入永远的沉默,也没有向天空举手寻求希望以外的东西。

【篇三:生活在繁星的角落】

走着,拉下一道黑色的长影。抬头,明亮的路灯刺痛了我的眼,跑着,直到身后的黑影已不见。

站在湖畔,一边是草地,一边是河,对岸灯火通明,但夜空,繁星满天,攀着栏杆,早已进角落。数着、寻着北斗七星,一滴泪,砸在栏杆上,湿了心灵的角落,卷起千堆雪。

汽车轰鸣着,向前进,我透过人群,望着蓝天,朵朵白云飘然而过,眼盯着,脑袋瓜高速转动,用那仅剩的想象力,捏造着一个个童话故事,轻摇同行的伙伴:“嘿,看那朵云,像不像圣诞老人。”她们笑着,抬头,撇了一眼,眸中带着惊讶,掺杂几分不已屑,少许轻蔑,其中一人开口道:“喂,你都几岁了,还看着天,幼不幼稚啊!”

呵呵轻笑一声,她们的世界我不懂,明星、自拍,我缩在那儿,看着她们谈笑风生。一句话也插不上,若此时,我告诉他们,我仍爱数满天繁星,与小孩一起玩耍,他们会不会更加不屑呢?

保持着童趣,在灰暗,阴冷的世界前,虽与他们不同,但我仍是那颗最闪亮的星,守着我的角落,或许没有世外桃源般宁静,亦没有田园村居的悠闲,即使夜再深,那儿也繁星满天,在我心中,它是最好的,

幼时,躲在妈妈的臂弯,数着她的头发,“妈妈,月亮上有什么?”“嫦娥啊”。“那星星上呢?”“那我也不知道喽!等你长大后,再去寻找好不好?”“好——”拖了长音的回答,在夜空中回响。

没有陶渊明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怀,我愿守着童趣,生活在那繁星满天的角落,那里承载幼时我与母亲的约定。即使没有光明,但它有满星繁星,虽只有一点微弱的光却可点缀夜空的满天的星星,满天的夜空,守着那份童趣,与他人不同。颤抖着的那苍老的手牵起孩稚嫩的手,讲着月亮与星星的故事,只因我生活在繁星满天的角落。

【篇四:生活在繁星满天的角落】

寻,无星,即使深夜。

灯火冗杂,何须繁星?心灵的繁星,灵魂的光明。

“星星是什么,怎么掉不下来?”我嫩嫩地问。“就是天上的灯,不过只能在晚上亮。”回答的有趣,但一种颤巍,一种祥和。“这灯真漂亮,以后就是我的了。”“行行。”三个人的愉悦,三个人的共鸣。

“这星星其实是一个个恒星,不是灯!”我的头稍扬,眉飞色舞。“是吗?你怎么会懂这么多?”两种声音,一种疑惑,一种兴奋。“哈,我小学两年级都知道,这星星可稀着呢!”“好,好”三个人的自豪,三个人的沉浸。

“今天星星真多,灯关了屋里都亮着。”声多了几分成熟,“屋里真敞,还是你聪明啊,”“天上还有颗北极星,能指方向呢。”我还渴慕,还追求。“好,好”两个人的回答,一个人满头银丝,另一个头上却光滑顺溜。三个人的希望,三个人的感动。

不知多久过去。那个角落,周围却黑得迷离,暗的吓人。我不害怕,说的话却在抖“怎么没星了,以前不是这样的!”“星星或许不喜欢这里了吧。”一个人的声音,沧桑,肃穆,还有一椅却空了,一顶帽子空灵地坐在那里,下面没有了它几次保护的光头。

星星真的不喜欢这里?我看了看那个椅子,是个藤椅,木条错杂,不少大条大条地垂在地上。

月在,星逝;物是,人非。我明白,那祥和,兴奋,白发的是奶奶。

那繁星不是我的吗?怎么会消逝,那声音不是我的吗?为何会散去。即使散去,那回声呢,心灵都留不下。即使消逝,灯光都挽不回。

我渴望那份自豪,拥有繁星的自豪。以前,即使屋中黑暗,总有那颗星点亮火光;现在,即使屋中光亮,却没有那颗星照亮远方。

真的没了吗?寻找,苦苦寻找,会没有吗?或许会,或许不会。不知为什么,也不想明白。

转瞬即逝的不是人,不是星,是心。

“星星会回来吗?”声音变得宏亮。“也许吧,”那个声音慈祥,仿佛又有了光泽。“一定会,我回去找回,这星星是我的。”声音有些铿锵,却又有些颤。

我明白,那颤巍,疑惑,椅上空的,是爷爷。

两个的角落,三个人的星空。

【篇五:角落里的光芒】

清晨,下楼,耳边又传来熟悉的“唰唰”声。转身,果然,角落里有个矮小的身影,正举着水枪头,专注地冲洗着一排垃圾桶,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早啊,王奶奶!”她回头,亦道:“早啊。”没了先前的窘迫。初升的太阳融融洒下,那平日里阴暗的角落,竟也熠熠生辉,明亮而温暖。

还记得先前,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角落里的一排垃圾桶了。一到夏天,异味极大,没有谁经过那儿不是皱着眉头、捏着鼻子。负责清理垃圾的是个老奶奶,六十多岁的样子。每次她来,总抓着一条黑黝黝的木棍,慢吞吞踱到垃圾箱前,然后把自己的半个身子和木棍一起探进垃圾桶,翻找着。直到脚边堆起一小堆塑料瓶,她这才开始履行职责,而此时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终于一天,不满的邻里打算集体去投诉。这时,一个知晓内情的阿姨说:“你们也别怪她。我原来就住她家对面,她老伴前年去世了,养了个儿子又是‘白眼狼’,只得靠自己干些活自给。我们也体谅一下她的难处吧。”人们愣住了,气氛变得沉默压抑,似乎人人都在思考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去倒垃圾,发现与以往不同的是,那些塑料瓶之类可以卖钱的废品都被有心挑了出来,另装一袋。我正暗暗赞叹妈妈的细心,到了楼下,才发现那些邻里都不约而同地做了这件事。清晨明朗的阳光斜斜洒下,阴暗的角落里,那一只只排得整整齐齐的塑料袋,反射着柔柔暖暖的光芒,如一股暖流,在角落里游走着。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发动机的声音。我心中一动,忙藏到楼道里。王奶奶很快发现了这些特殊的“礼物”,她那满是皱纹与疲惫的脸上,先是疑惑,再是愣怔,最后,两行浊泪从眼角的鱼尾纹中滑落……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下楼去,忽然听到“唰唰”的声音,似乎有人在用水枪冲洗东西。到楼下一看,竟是王奶奶。要知道,她从前清理垃圾都很应付,更别谈额外为我们冲洗垃圾桶了。而此刻,只见她手握水枪头,从左到右,一个一个地冲洗着垃圾桶——那桶里的垃圾早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她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无比,将小小的角落装满了光芒。我热情地与她打招呼,她愣愣地抬头问:“你,是在跟我打招呼吗?”我耐心回答:“当然了,王奶奶早!”她的脸上像陡然绽放了一朵灿烂的葵花:“早,早!好孩子。”我转过头,刚走了几级台阶,听见她在后面大声说:“小姑娘,谢谢你,谢谢你们!”那带着浓浓乡音的话语里满是真诚的感激,还带着几分哽咽。我转头朝她一笑,只见金色的阳光洒满了她瘦小的身子,也洒满了她所站的那个阴暗的角落,一片光芒。

思绪又飞回眼前,“唰唰”的水流声仍在身后欢快地响着。正值上学上班之时,人们陆陆续续下楼来,转身那一刻,总是心照不宣的一句:“早上好,王奶奶!”

太阳升得越来越高了,我向前走去。我知道,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光芒,照耀在那些人们从前所忽视的角落。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4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