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五年级作文 糊涂的爷爷

糊涂的爷爷

发布时间: 2019-05-03 23:58
阅读:154

【篇一:糊涂的爷爷】

我的爷爷年纪很大了,脸上布满了皱纹,头发白白的,像被白色的颜料刷过一遍,眼睛也不太好使了,还常常会犯糊涂。

有一次,爸爸和妈妈去泰国旅游,老姐又出去补课了,妈妈就叫爷爷过来照顾我。那天早晨,爷爷看到家里没菜了,要去买菜。我想在家里多无聊啊,就对爷爷说:“带我去买菜吧!”爷爷说:“家里不是有电视吗?”我说:“现在才七点五十分,老爸说不到八点不能看电视的。”于是,爷爷就带着我去买菜了。

到了菜市场,爷爷给我买了我最爱吃的鸡丁,我高兴极了。可是一回家,爷爷翻开包一看,对我说:“糟了!我忘记带钥匙了!”真是气死人了!没钥匙怎么进门啊?最后,还是同学给我们介绍了一个配钥匙的人,帮忙打开了门,可是花费了足足五十元钱。

还有一次,我的涂改带用完了,我叫爷爷买,爷爷就买了许多许多。我用了许久,还没有用完。爸爸不喜欢我用涂改带,就问爷爷:“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我觉得涂改带就像一条细线,一天就用完了,所以还是要多买点。”爷爷说。

你们看,我的爷爷多糊涂啊!

【篇二:糊涂的爷爷】

放暑假了,我准备坐火车从杭州出发去看望带我近四年多的爷爷奶奶。

我坐在火车上,我想着爷爷奶奶是不是老了很多,奶奶的头发是不是全白了?火车日夜飞快地奔跑着,经过两天两夜的火车,我终于到了祖国的西北边疆-乌鲁木齐。

两年的时间,乌市的变化太大了,高楼大厦一幢一幢,街道两边绿树成荫,马路上的公交车和小汽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环境优美,干净卫生,变化真大呀!

我见到爷爷奶奶时,见他们苍老了许多,脸上皱纹多了,头发白了,走路不快了。

说实话,当我看到爷爷奶奶时,我很心疼他们,要是爷爷奶奶再年轻一些该多好啊!又可以帮我辅导作业。我想来想去,要加油学习,做一名好学生,做爷爷奶奶的好孙女。

【篇三:糊涂的爷爷】

亲爱的爷爷:

您好!

最近身体好吗?冬天到了,家里冷吗?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我们一家人都很想您!

爷爷,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在沈阳的拉丁舞比赛中,取得了第一的好成绩。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没有上台之前,我心里很着急,好像揣着一只小兔子,砰砰的跳个不停。妈妈好像看懂了我的心思,鼓励我说:“不要紧,上台时,就把舞台当作自己的家,和在家里表演一个样"。听了妈妈的话,我不但鼓起了勇气,而且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心里暗暗的给自己鼓劲:加油,做最棒的自己!上台了,我拉起舞伴的手,开始随着音乐跳了起来,耳边响起了老师和妈妈的话语,我越跳越轻松,翩翩起舞的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公主,很是陶醉。

很快结束了比赛,我心情又紧张起来,我拉着妈妈的手莫名的哭了起来。妈妈安慰我说:“女儿,不管结果如何,你都是最棒的”。

最后的结果很是出乎意料,我居然得了个一等奖。捧着奖状和证书,我又一次流泪了,这次是喜悦的泪。爷爷,希望您能分享到我的希望和高兴。

期末考试马上要到了,我要进入到紧张的复习中,我会考个好的成绩向您汇报的。爷爷您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祝福您幸福!平安!

孙女小希

12月30

【篇四:糊涂的爷爷】

在我家的停车库里,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静静地存放着一辆蒙了灰尘的老式自行车。

每逢过年,妈妈清扫车库时总是免不了抱怨一番:“你爷爷的那辆自行车哟!拿去卖给废品站吧!”“不行!不行!”这时爷爷总要跑出来抗议。谁都抵不过爷爷的倔强,只能作罢。

于是,自行车在我家摆了一年又一年。

一日,爷爷躺在摇椅上晒太阳,优哉游哉地眯起双眼看报纸,时不时地望着他那宝贝自行车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再望着院外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欣慰地点点头。我忍不住跑去问他:“爷爷,你为什么那么宝贝你的那辆自行车呀!”爷爷再度眯起了他那双眼,随着摇椅的摇摇摆摆,一段故事娓娓道出……

“那时候的道路还是坑坑洼洼的,我们上学时,可没有什么电瓶车和轿车,我们都是依靠双脚一步步地走去上学。而家中的大人白天忙着插秧、种田,晚上还要做家务,一天忙到晚,压根就没有时间管我们这些小孩……”

爷爷说,他们那个时候最怕的便是晚上回家了。家中有兄弟姐妹的就结伴而行,而爷爷那时是家中老大,姊妹们都还小,每次回家时他都心惊胆战的。回家的路上有一个破旧的寺庙,每次路过那儿时,他就会一阵快跑,逃离那儿。如果是遇上了下雨天,那便是苦上加苦。雨水将黄土路冲得坑坑洼洼,一个个小水坑在黑夜里隐藏着。没有手电筒的他,只能撑着一把小破伞,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时不时地踩进一个小水坑,溅起了满身的泥水。每次回到家时,就像一个进门讨饭的小乞丐。

而爷爷的那辆自行车还是他生日时,他那远方的伯伯送给他的。这对当时连饭都吃不饱的人们来说,是多珍贵的礼物呀!当然,这对他来说,无疑也是一种救赎。那时的爷爷因为这辆自行车,在同龄人的面前得意了好久。这辆老式自行车虽说笨重了些,不比现在的自行车来得简便轻捷,但是他的整个学生时代可全靠这辆自行车撑起来的。难怪爷爷对它有着这么一份割舍不下的情怀。

摇椅轻轻地摇着,爷爷乐呵呵地笑着,阳光洒在爷爷身上,映照出深深的影子。蒙了灰的自行车在车库里,漆黑的车身却仿佛随着摇椅上的爷爷一样,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篇五:糊涂的爷爷】

轰然一声,那座熬过岁月侵蚀的老屋化成了一地的残骸,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恍然若失的感觉。我扶着有些感伤的爷爷,踩着满地的碎瓦片,慢慢的走回家去,毕竟这儿的尘土不适合老人家,还是商品房里面洁净的空气适合他。我们一老一少,慢慢的远离那被尘土所掩盖的瓦片,走向家中。

“这座屋子终究还是倒了,住了几十年,没想到它却会比我先走一步,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你们也不愿意住老房子。”爷爷边走边呢喃道。

“爷爷,这所房子就是咱们祖屋了?”我听见爷爷的喃喃自语,好奇地问。

“算是吧,毕竟我也是从小在那长大的,算起来我们一族也住了接近百年的时间了。”爷爷有些感慨的说。

“哪又为什么要拆啊?留着当祖屋,逢年过节的拜祭不也要在那举行吗?”我更加迷惑地问。

“这拆迁好不容易轮到我们家,怎么能错过。毕竟祖屋也不能住了,拆了也好,也好,拆了以后你们就可以住新房子了。这屋子留着无非也就是个念想罢了,也没什么用。”爷爷脸上也覆着一层恍然若失。

我听出了爷爷语气中的难受,也就不再多嘴。把爷爷送回家后,我又回到了拆迁现场,毕竟拆迁现场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很有趣的。

我到了现场后,拆迁还在进行。轰隆隆的机器不断的嘶吼,活脱脱像一只饿极了的凶狗,扑向了老屋,一口一口把老屋吃干净。但是老屋却不能逃,也不能反抗,只能默默的受着。木屑,黄泥,石块,还有屋顶的植物都不断地往下落,下了一场颇为凄凉的雨。我看得有点愣神了,好几十年的房子就这样没了?

“嘿,小泽,你怎么在这发呆啊?”那人一搭我的肩,熟络的说道。

我一歪头,看见是阿明说道:“看拆房子呢,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闷闷的感觉。”

“有什么好闷的,这可是好事,说是喜事也不为过,别在这瞎想。”阿明有些随意的应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老房子被拆了,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丢了。而且还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我变得无家可归了。”我有些郁闷的说。

“得了吧你,别在这装郁闷了。我先去那边瞧瞧,你小子也开心点,毕竟是好事。”说着便走了。

看着房子逐渐塌落,我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愈发得强烈,总有些压抑。便自然也没有兴趣接下去看最后的拆屋,一个人调头往后走,只是比较来时,心里多了份沉甸甸的味道。“啪……”一声脆响,惊了我一下,低头一看,是片类似瓦片。这片“瓦”上面居然还雕着头不知名的异兽,我暗自想着这是用来装饰的还是用来辟火辟邪的?但是也并未深究,便重新起身继续踏上回去的路,一条由青石板夹着泥土的路过度到水泥的路。

一遍走一遍在想,以前的人到底为什么那么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连片瓦片都要弄得那么麻烦。走着走着,不由的摇头笑笑,我对这个古老的民族还真的有些陌生了,乃至于那些习惯也看做一些无用功了,不过也对,课堂上又没有将这些的用处,那么在我看来算无用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一步接着一步,让我渐渐远离那所古老的屋子。随着距离的一步步拉远,我对它也逐渐变得陌生,也许就是这样吧。当踏上路与路的交界处,踏到干净而又整洁的水泥路时,不由的感到了这些年里改革的好处,这生活和以前还要在泥土里面拖曳而行好多了。可是一离开那些泥土,心里那份空落落的感觉便开始肆意的疯涨,让我心里更加难受。摇了摇头,不管那些杂念,趁着还没到吃饭的点,赶快回去看动漫,再晚可就赶不上了。

我急促的脚步声渐渐的落了下去,我刚刚踩碎的那瓦片里,钻出了一只似狮、独角,身有翅的异兽。它停滞在空中,眺望了一下我离开的方向,可是只看见了一天灰白色且透着寒意的水泥路,和一些交相辉映的霓虹灯以及喧杂的人声。它眼里透出一种落寞,然后便转身飞向遥远的深山,可是一路上竟没有一人认出了它。它不由的有些郁闷,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民族,带着无限的遗憾飞入了虚空,飞入了时间的长河。然而,这一切我并不知晓。

只是那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只似狮、独角,身有翅的异兽跟我讲,说它想回家,可是它家里的人都忘记了它,让它有家难归。还叫我别忘了以前的事情,别忘记自己的根。醒来后,我十分不解,我这个年龄何来的以前,再者说我也不是植物,哪来的根?看来得去好好问问科学老师了。

【篇六:糊涂的爷爷】

云飘了,树摇了,花开了。

哐当哐当,我们抬着烧猪,提着冥币,拎着香烛祭品,上了山。

或许,是从小锻炼的不够,或许,是祭品太重了,又或许,是看到手中空空被人搀扶着的爷爷,我竟不自觉的把一箱子祭品放下了。爷爷转过身来,朝地上的祭品伸手,似乎也想拿,我慌忙地抓起来,心想爷爷年纪大会累着的。爷爷扑了个空,朝我笑了,笑得很奇怪。

一路上,爷爷笑着,尴尬的笑着。

坟上,我们烧纸,摆冥具。也不知什么时候,爷爷居然不见了,接着听到“哒哒哒”的声音,爷爷在砍树!“爸你干嘛”父亲吓了一跳。砍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爷爷做,我想着。

“下来吧爷爷”我说到。哒哒哒,爷爷不知是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弯下腰一刀一刀地劈着树。

“爸你疯啦!到时候骨头扭到了可怎么办啊”父亲急了。

“爸?你怎么了?”母亲疑惑了。爷爷停下来,也不说话,僵了许久,才小声叹道:“东西又不让我拿,树又不让我砍,我又不是动不了,为什么你们要把这些全干完,让我来休息?”

“不是这样的…”我想说下去,但霎时却不知道怎么说。

原来,我们一直都不知道爷爷在想什么,原来,人间的爱若按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对方就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原来,爷爷需要的爱是他也有机会给我们爱。

框框当当,我们下山了,我惊讶地发现,暮春四月,千山芳草碧绿,万树郁郁葱葱。淡淡草香,莺莺絮语,抬头,归雁抖落捎来的太阳,融化了南国的冬眠,驱散了灰色的梦境。

爷爷站在领头,抬着烧猪,笑得见牙不见眼。

爷爷的春天,何不是我们的春天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2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