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六年级作文 照亮你,温暖我

照亮你,温暖我

发布时间: 2020-11-12 19:01
阅读:4903

【篇一:照亮你,温暖我】

夜,来临了,天色也变冷了,我打了个冷颤,准备拉上窗帘。这时,我看见楼下的长椅上坐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他们的身上穿着清洁工的制服,手里都拿着饭缸。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们才刚刚吃上晚饭吗?

我可以清晰地听见他们的对话。那位老奶奶对老爷爷说:“快点吃!要不人家一会儿把灯关了,你啥也吃不到。”坐在一旁的老爷爷一直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没有说话。从这个场景,我可以推测:他们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可以吃上晚饭,他们很害怕这唯一照亮他们的光很快就会消失。我一直看着这对老人。那个老奶奶会常对旁边的老爷爷说:“快吃,要不一会儿灯灭了!”有时奶奶还会把自己的菜夹到老爷爷的饭盒里。我住在2楼,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位老人的手很粗糙。两位老人挨得紧紧的,我想可能是天气冷的原因吧。

他们吃完饭后,爷爷扶着奶奶一步步向黑暗中走去。也许是对彼此的关爱,也许是奶奶的唠叨,深深地打动了我。每天晚上,我都会在这个时间,留一缕最明亮的光,送给这对老人。而这对老人,每天也都会来到我这里吃饭。这就算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特殊约定”吧!

他们相互的关爱就像冬天里的火苗,温暖了我幼小的心灵。那就让我留一缕最明亮的光,来温暖这对老人,温暖全世界。

【篇二:照亮你,温暖我】

京剧腔调,京鼓作响,一首京剧拉开了序幕。唱念作打,吹拉弹唱,温暖了一个炎黄子孙冰冷的心房。

我走在大街上,矗立的高楼大厦已将老城的旧貌碾得粉碎,原本湛蓝的天空,却显得有些黯淡。

耳机里,一阵嘈杂繁乱的流行音乐在我耳畔回响。蓦地,一座古老的房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是什么把我领到了这里?我拔掉耳机,静静地等待着温暖。

忽然,只是忽然,一声京剧响彻天际,接着便是京鼓、京板纷沓而来。我只觉得一股暖流温暖我心,使我沸腾起来,与这西皮老友在这里重逢。正当我唱意难奈之际,却又无词可唱时,门里传来一阵女声:“三将领离了洪同县,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只觉得脑子里像有了什么东西,仿佛醍醐灌顶一般,使我在历史的寻找温暖:是卢俊义对“义”的声声断喝?还是谭嗣同面对法场的义正严辞,还是杨涟在监狱的“大笑还大笑……何有与我哉……?”

我不再去想,也不敢去想,我只想在这历史的温暖中,照亮我的成长,照亮我的梦想,照亮我的人生……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词多源于《苏三起解》、《四郎探母》等正气凛然的曲目,虽唱得是女声,却如男声一般洪亮,震撼我的心灵,直达灵窍!

虽不知那票友的名貌,倒也无妨,我还要感谢她,是她在困难里温暖了一个男孩的心智,适时地激发了他的成长和潜能!

被温暖包裹,被京剧照亮,京剧照亮我的人生,温暖照亮我的脚步……

【篇三:照亮你,温暖我】

就像温暖的太阳,照亮我的心房。照亮我前进的方向。

秋风裹挟着单薄的树叶不知往何处飞去,我一个人走着,觉得自己就像一片枯叶,有点孤单,有点落寞。

也不知是如何走进了家门,我对于周围全然不顾,径直走进了房间。突然有一瞬间,我觉得我要崩溃了,我已经努力了,但我为什么还是失败?我默默地坐在床上,心里很不舒服,但我却克制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液体。

“笃——笃——”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我无力地抬起头,看见你就站在门口,但下一秒,我又把头垂下,你没说什么,径直走到我身边。良久,你开口了:“怎么了?伤心不是你的作风啊!”半开玩笑的语气使我越发觉得委屈。我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我还是把心里的不快告诉了你。你很认真地听,当我说完时,你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失败不可怕,这是经由你的努力得到的结果,那么它就不能算是失败而是成功啊!”我似懂非懂地等着你的下文。继而你接着说:“不要伤心了,这次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下次接着努力就是了,没有什么好沮丧的。”话毕,你扬起了一个微笑。不知怎的,心中就好像有一堆雪被太阳温暖的光晒化成了一堆雪水,暖暖的。

我尽管有些迷茫,但在有了你的开导后,我又笑了起来。谢谢你,我的妈妈!你的爱就像太阳,让我被温暖照亮!

母爱是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这财富,是我孤单时的一缕春风,是我受伤时一剂良药,搜我无助时一抹阳光,让我被温暖照亮,重又坚强!

风吹老了月亮,吹老了星光,吹老了绿洲上的枣树,却永远吹不老太阳,因为那是母爱,属于我的母爱,能让我被温暖照亮的母爱啊!

【篇四:照亮你,温暖我】

温暖,每时每刻都在照亮着我们。

在学校里,我们也曾因为任性,而犯下错误,可老师的教育温暖了我们的心,老师的温暖也为我们照亮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同学之间也有很多温暖,如:在跑步时,我跟不上脚步,这时,就会有一个人向我伸出手,拉着我向前跑;当我晾衣服身高不够时,就会从旁边伸出一只默默无闻的手,帮我晾上去。这时,温暖照亮了我的心。

我们不仅被殷殷师恩、醇醇友爱的温暖照亮,更多的却是浓浓的亲情。

小时候,有次趁父母不注意,偷偷的溜出去玩。玩着玩着,竟忘了时间,也忘记了回去的路。我大哭,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哭着哭着,我听到了一声狗叫声,我便跟着叫声来到了一处山脚下,轰隆一声吓了我一跳,我四处张望,找到了一块凸出在山上的大石头,刚好可以避雨,我连忙走了过去。不久,大雨倾盆而下,我缩着身体在岩石下哭着。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我听到了爸爸叫我的声音。我跑过去,看到爸爸全身都湿透了,我扑到爸爸怀里哭了。爸爸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衣服,披到我身上说:“刚下了雨,别着凉,快穿上。”我穿上之后才发现,这件外套是爸爸的,是他从自己身上脱下来从而护在怀里不被雨淋湿,给我穿的。在这一刻,我知道,这是父亲在温暖着我的身心,也照亮了我对父亲的感动。

温暖,像一盏路灯,指引照亮着我们前进的道路。

是啊,温暖无处不在,在眷眷亲情中,在醇醇友爱中,在殷殷师恩中,时刻都在照亮着我们。

【篇五:照亮你,温暖我】

温暖能打开心灵的美,善良的美,宽容的美。温暖像一杯热茶,在你口渴的时候能给你解渴。温暖像一条被子,在你冷的时候能给你取暖。温暖是人间最美好的一种东西。有着不同的作用,有着不同的感觉。同时温暖能被某一种感觉,或某一种东西,或某一人照亮。

我的温暖是一种呵护的爱。我从小生活在外祖母家里,从小得到外婆家里的人疼爱。因为当时家里都是大人,几乎没有小孩。在我出生以前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喧闹声,和小孩的哭闹的欢语声。从小我就成了家里的福星,没有人和我抢东西,争东西,因为我是个女孩子,从小就被奶奶抛弃,所以妈妈把我送到外婆家抚养,自从我到外婆家后就得到了很多的人的疼爱,舅舅家没有孩子,我的小姨就比我大九岁。我到了他们家后,他们都拿我当我小妹妹看,带我玩,呵护我,外祖母和外祖父经常不在家。家里就我、个小姨,一个舅舅。从小她们非常疼爱我,有什么东西吃第一个想到就是我,给我吃,但比起她们。我们外祖母是最疼爱的。

我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下雨天,二姨她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当时我在睡觉,后被雷声惊醒了,那时我才一岁半,不会走,只会爬,所以我从床上爬下来去找他们,我当时爬出来后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我的衣服都淋湿了。我在雨里哭,这时外祖母回来了,她看见我哭立即把我抱起来,抱进屋里去帮我换衣服,当时我浑身热,外祖母用体温计量我的体温看39度,她二话没说就把我抱上医院。当时外面雨很大,外祖母不会骑车,他就把我抱在怀里跑上医院到了医院她的衣服全湿了可我浑身热没一点湿,外祖母不让我淋雨把自己的衣服给我穿。那天晚了外祖母陪我一宿,看着我睡觉,可自己却病了。这是我第一次被温暖的爱照亮。

从小我就是这样一次一次的被外祖母的温暖照亮。

【篇六:照亮你,温暖我】

夜,渐渐地降临,似漆黑的乌布笼罩大地;叶,沙沙地歌唱,似一曲温婉凄清的笛。在茫茫的灯光下,我看见了飞奔而来的妈妈。

她披着硕大的雨披,几根发丝随着雨水贴在她那削瘦的脸上,看起来很是焦急。那透澈的眼镜片上早已落满了水珠,她看到我,不顾一切地向我奔来。而我却在为她的迟到倍感愤怒,极不情愿地躲在她的雨披下,乘着电动车回家。

一路上,雨水暴涨。不知不觉间,宽大的裤管早已湿透。在这寒风瑟瑟的大雨天,我没有丝毫觉察。而妈妈,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车停了,她脱下雨披,将它整个儿套在我身上。她慢慢蹲下身,用那粗糙的双手捞起我的裤管。两只手抓住裤管的两端,用力拧成麻花状,然后散开。她一遍遍地攥拧,一次次地甩干,直到不滴水时才将我的裤管缓缓地卷上去,以免再次弄湿。望着妈妈那半蹲、疲劳的身影,我内心浮起一丝懊悔。当她起身,用关切的目光望着我的那一刹那间,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田。

忽然,马路旁闪过了一辆灰色的汽车。在高速旋转的车轮下,路边的积水飞溅起来。她转过头,下意识地立马搂住了我,那泥水似涌浪般无情地拍在她背上。单薄的衬衫上的墨色“花迹”一下子渲染开来,由一点蔓延到一片。我的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直到她说了那么一句话:“孩子,你没有被水溅到吧?”我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她仿佛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赶忙用冰冷的手为我抹干泪水。当她的大手触碰到我的脸时,我的心里被温暖照亮,而那股暖流早已涌遍全身。

回家的路上,我深深地倍感懊悔。用自己温暖的小手紧紧地抱住妈妈的腰,用头默默地蹭着妈妈的背,希望能借此给妈妈温暖,也或许我能为妈妈做的仅仅只有这些了。而妈妈却对刚刚的淋雨一点都不在意,一路上全是问候我的话,我把手搂得更紧了。

我躲在她的雨披下、躲在她的保护下、躲在她的羽翼下,看见她修长的头发被雨水浸湿了,雨珠顺着发梢缓缓地滴在她的背上,像是在雨中漫过步、洗过澡。躲在她身后的我却滴水不沾。

风,静静地吹,似一曲婉转悠扬的笛;灯,茫茫地照,似天边明亮的星。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被温暖照亮。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2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