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那一抹清唱的温柔
那一抹清唱的温柔
发布时间: 2021-02-15 18:15
阅读:27

【篇一:那一抹清唱的温柔】

风是自然的恩赐,也是最亲昵的伴,就像一杯简简单单的白开水,慢慢品,淡而有味。

“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范仲淹离座举杯,裳袂飘飘,叫人欢喜,令人“心向往之”。千年孤鸿的东坡先生于中秋之夜临风望月深情地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风景就是风之景,无风之动也就没有景色的万姿千态。“叮铃,叮铃”风铃无风不铃。风予铃以生命,铃以歌为回赠。

临风文人必心生摇曳。多情的诗人开始“小楼昨夜又东风”的遐想,相思的人儿开始“风中一朵雨做的云”的吟唱。一切的承载也都交给了身边的风,随风而去,既是无形又在心头留下印记。

清风邀明月,鲜花酿初雪。世间万物虽各有不同,却又在不经意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人与人之间虽万水千山,也依然能让心灵契合的刚刚好。“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风送来了你,捎我以你的情意,就像远处毫无联系,却又彼此相知相依,只待最后的一缕春风,让我们遇见。之后的种种也都托于风,作为知己的你如风,无形却又在我的心间留下慰藉,这样就像明月懂得清风的洒脱,初雪明了鲜花的心意。

我真的希望用风划下岁月的文字,记住过往每一个在身边留下印记的人,记录每一缕感动过自己的清风,不希望自己只记得人们被风抹去的样子,像风抚过雕塑,尘封在定格瞬间的相片里。

是这样一抹温柔,寄来生命中最值得记录的瞬间;是这样一抹温柔,让自己与知己牵上线;是这样一抹温柔,拂走了一番番岁月,带来了时间才能给予的沉淀。风,清唱在这里,以后也是如此,即便时过境迁,这份厚重的恩赐依然不变,也许这才是自然给人的情谊。

【篇二:可以有一万种温柔】

以前对于温柔这个词语有一种莫名的不喜欢,虽然不愿意当女汉子,但也不想成为一个娇嗔柔弱的人,可能是与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我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总是一句:我可以的。来回答所有的帮助。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太逞强了。其实有时麻烦别人也可以帮助大家的交流,但是,我就是像一个倔驴一样,委屈都想要华丽非凡的。真是太多次被自己折服了。

我的爸爸是一个要求特别高的人,可以说是完美主义。对于我做的事情,从来都不许有任何错误。所以长大了,我也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高的人。可以说是对自己很不好的,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朋友也总说我对于每一件事情都太认真了。为此,我是特别的困扰,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做才好。别人也许看不出来,我是一个充满自卑的人。因为总是得不到我爸的认可,甚至有些时候觉得不在这样的环境生活,我会更加开心。当然,我不是抱怨什么,只是觉得,即使最亲的人也无法左右你生活的态度。

以前觉得生活是一条直线,一直走下去就好了。现在觉得生活不仅是弯路,而且阡陌交通。任何一部都要充满智慧。

现在我在尽量改正自己,不在用偏激和逞能的方式去直戳生活的苦楚,而是温柔的看待对或者错的一切,因为,我不想要一直拘谨和胆颤的活着,我想要用我的努力,去收获属于自己的自由。

【篇三:月光下的温柔】

月亮从乌云后渐渐的露出脸来,她温暖和煦的光照着整个大地,让整个世界撒了一层水银。树叶也泛着银光,像调皮精灵的舞蹈。

月光下有一座小小的房子,房子前面有一个大大的院子。在院子中间,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是什么呢?月亮凑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孩子,一个有五六岁,另一个大概三岁吧。大孩子是姐姐,坐在一个宽宽的小板凳上,将弟弟紧紧地抱在怀里。弟弟眼睛红红的,也许是哭过吧,两个孩子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院子延伸出去的路上,像是等待着什么。

一阵风吹来,树枝沙沙的作响,仿佛张牙舞爪的鬼怪,树叶上的精灵疯狂跳动着,期待院子里孩子与他们一起玩耍。小孩子死死地抓着姐姐的衣服,脑袋也转了个方向埋在姐姐的胸前。姐姐更加紧紧地抱抱着弟弟,努力地克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她知道,如果自己害怕,弟弟会哭的,所以拿出她所有的勇敢,她要保护弟弟。心里祈祷着爸爸妈妈早些回来。

“姐姐”,小孩子弱弱的叫着,“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怕。”

“不怕,乖,爸爸妈妈马上就回来了。”姐姐轻声地安慰着弟弟,也给自己鼓气,眼睛依然盯着那条路上。

“姐姐,会有熊婆婆将我抓走吗?我被抓走了,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爸爸不能给我骑大马了,我吃不到妈妈做的好吃的了,呜呜……”,弟弟说着轻轻的呜咽起来,他不敢大哭,他记着妈妈说过哭的孩子不是乖孩子,会有熊婆婆抓走的。好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风吹得更大了,树叶更响了,精灵也更调皮了。

听到弟弟哭了,姐姐连忙拍着弟弟的背安慰着,“不会,不会,弟弟这么乖,熊婆婆不会抓你的。”小孩子抬起头,红红的大眼睛向姐姐求证。

“嗯。”姐姐坚定地点着头。为了让弟弟不再哭,姐姐慢慢向弟弟讲起幼儿园的老师讲给她的故事。风渐渐地停了,像是被姐姐讲的故事吸引了,精灵也不调皮了,静静地在树上听着。月亮更温柔了,将大地照的更亮,驱赶着躲在远处的“恶魔”。

月亮西移,姐姐继续讲着故事。

“婷婷,小浩”,一个女声传来。两个孩子惊喜地抬起头看向路边,月亮也向路边射过一屡光,看看是谁打扰了她听小姑娘讲故事。

“爸爸妈妈。”两个孩子同声喊着人。原来是孩子的父母回来了,月亮看向那扛着锄头,担着箩筐的一堆青年男女,她的不满也没有了,毕竟那是孩子的父母,这么晚回来也是因为忙。

弟弟从姐姐怀里跑出去紧紧地抱着爸爸的大腿,其实他更想骑大马的,因为爸爸以前经常把他架在肩上,那样的他比爸爸还高大,可是爸爸担着箩筐,不能给他骑大马。姐姐就斯文些,只是一只手牢牢的牵着妈妈的手。

看着两个可爱懂事的孩子,两个眼里有着欣慰与心疼。一人一个牵着孩子的手向屋里走去,边走边与孩子们说话。

月亮跟在后面,温柔的看着着幸福的一家四口。

【篇四:西服袖边上的粉笔末下的温柔】

清晨,我在我家附近的林荫道上散步。微风拂面,夹杂着泥土的芳香,新鲜清凉,再看看夜间晶莹的露珠,不禁意间看到了那个初二时的我们与那位身着西服的他。

那天,火红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几朵铅灰色的云懒散的盘旋,我随着消失的尘土到达学校,到达我所在的班级。

刚进入班时,我乖乖地坐在板凳上,目光总是动不动的朝向门口,因为我期待我们的老师。说时迟那时快,还容不得我在心中描绘他形象后,他就以一副完全与众不同的形象展现在我的面前。

他不像其他老师一样光彩艳丽,而是穿着一身西服,衬托出他那博学多才的才识和非凡的气质,他就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他的第一节课就像一场优美的舞台剧,把我的目光给牢牢的吸引住。可没想,我却突然感到有些不适,可我不想打搅这优美的“舞剧”,只能自己忍着,可我这幅难受的模样使细心的他看见,他把我带到办公室里,问我父母的手机号。不久之后,爸爸带着那担心的眼神带我离开,临走时,我不仅看到他脸上那担心的眼神。

第二天,在与大大的太阳竞速过程中,在去往医院的过程中,爸爸说:“你们学校有一个老师给我打电话,好像是个男的,问你的病好点了吗。”我思前想后,脑海中只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他。不久神情又投入到那美丽的风景之中。

一星期过后,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早早就到达了学校,在和一位位和蔼的老师打招呼的过程中,在鸟儿的欢唱声下我到达了我所想念的班级,与班里的每一位同学打招呼,嘴角也不自觉的绽放出一抹笑容。

“叮铃铃…”,它的课开始了,我的目光又被这优美的“舞剧”所吸引,下课后,他点名将我叫到办公室,那时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跟随着他进入办公室,他用那温柔的语气对我说:“你的病好点了吗?还有大碍吗?”那种语气使我不适应,使我的目光呆滞无神,几秒后,眼睛又恢复原来的生动,回答他说:“病全好了,没有什么问题了。”那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时隔几年,看见身着西服的人,看见黑板与粉笔摩擦下的粉笔末,不禁想起您,不禁想起您那粉笔末下的温柔。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