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老路
老路
发布时间: 2021-02-23 15:57
阅读:13

【篇一:老路】

外婆家门前有一条路。

这条路“依山傍水”:一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另一边是蜿蜒盘旋的汨罗江。长长的路顺着流淌的汨罗江水在不停地向远方延伸。曾几何时,它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乡亲开启远方之旅;可现在这却是一条幽静的路,少有汽车光顾。

听外公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条路是那么的繁华,所有从乡镇到县城的汽车都会通过这里。但是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人们在河对岸开辟了一条更加宽敞便捷的公路。于是,外婆家门前的这条路便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光荣的退休了。

没错,路老了,它经不起磕磕碰碰和汽车的碾压了,路上时常能看见一些新鲜的沥青,那是为了掩盖老路的伤疤,可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热爱。每次,无论是开车还是自驾,最后我都会走这条老路回到外婆家。在路的这段就能远远的看见路的尽头,外婆站在门前的水泥坪上痴痴地眺望。我们慢慢靠近,她便举起手慢慢地挥动。

这也是给我快乐的一条路。在外婆家,有一个活动叫“辞年”,孩子们可以到各家各户讨要糖果庆祝新年。小时候我和表弟顺着老路走街串巷,讨到大袋大袋的零食。有时干脆就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分享我们的“战利品”。路过一条大黄狗,我们也递给它一根鸡腿,它叼住鸡腿,摇着尾巴一路小跑地走开了。这是冬天的趣事。夏天的时候,一棵棵枣树长得正壮实,翠绿的树叶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老路一下子就变成了绿色的长廊。每每这时,外婆都会领着我和表弟,提个小篮,沿着老路打枣子。在老路上,外婆条件反射又说:“慢点,小心车……”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车?早没了!“外婆,看我的吧。”我和表弟抓住树粗壮的树干使劲的摇,熟透了的枣子和树叶像雨点般落在地上,落在我和表弟身上。外婆忙跑过来,用手择掉我们身上的树叶。“你看你们,不好好摘,快把地上的枣子捡起来。”我恶作剧的吐个舌头,外婆被逗笑了,大家都笑了。阳光下,两个弯腰拾枣的孩童,一位满脸笑容的外婆,一段坑坑洼洼的老路便成了我记忆中最美的风景。

离开时,也一样。每每离开外婆家,我都会舍不得,会流下眼泪。偏偏这时候老路仿佛变长了,怎么走也走不出老路,一回头总会看见站在坪上注视远方的外婆也在悄悄的抹眼泪。这时泪水也模糊了我的双眼,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这条老路和满脸皱纹的外婆了,半年后?一年后?唯一能做的只是在心中祈祷外婆平安健康。

带不走的是乡情,留不住的是乡愁!

路,老了,它成了老一辈人的回忆,记载下了路旁乡亲们往日岁月的点点滴滴。但它在我心中,就如静静流淌的汨罗江水一般,永远那么悠长……

【篇二:老路】

一条老路从门前一直延续到村口,它陪我走过十六个春夏秋冬,陪我走过风风雨雨。它无怨无悔地为我们贡献自己的全部。它是那么可亲可敬!

我们踏着它上学、玩耍、骑自行车;大人们踏着它去干农活、上街;老人们着它走家串户,聚在一起谈家常;大姐姐们踏着它去工作,到了适婚年龄又踏着它出嫁,回来时,怀里抱着可爱得让人恨不得咬几口的小孩儿;大哥哥们踏着它出去大展鸿图,回来时,还带着一个长得水灵灵的姑娘……老路,它静静地躺着,陪我们哭,陪我们笑,记忆中有着许多它……

曾记得,那天我和堂姐骑自行车上学的时候,因刚下过雨,老路很滑,我未准备就绪,堂姐跳上后车架时,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我的左手也被扭伤。至今我都没敢告诉爸妈,怕他们担心,我尽量在他们面前装出像往常那么伶俐,到夜深人静时,便用药酒按揉,直到两个月后才完全恢复。堂姐笑说:“老路是怕我们以后把它忘记了,所以给我们留点记忆呀。”

老路真的老了,每当下大雨,车辆经过时,水花四溅,泥巴飞到树上、墙上、行人路上,而且大车经过时,不时有陷下去的危险。走路更不用说了,没有一片完整的地方,一双崭新的鞋经过也会变成从泥巴坑出来的泥鞋。

一天,我偶尔听见村里的叔叔伯伯说:“这条路看来得修了,不然以后走路也是个问题,更不用说财运了。”是啊,饱经沧桑的老路真的老了,有几个地方塌了,它瘦了,它正在无力地呻吟着,一条条裂痕是它辛劳的见证,它是该歇歇了。

老路,我敬佩您!我要向您学习——默默奉献,不求报答!

【篇三:那条老路】

人生有无数条路,在某个交叉的十字路口,你是否犹豫过,迷茫过?漫漫人生路,在这条属于你的人生道路上,没有亲人,没有老师,没有伙伴,就像坐在一条停在河中央的小船上,没有船夫,只有一双船桨,只有靠自己的坚持和努力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在我走过的路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家乡的那一条老路。路是泥土铺上去的,崎岖不平,坑坑洼洼。路两旁是大片的野菊花,蒲公英,喇叭花,狗尾草,还有荔枝树。

春天,路两旁的草丛中冒出了新芽儿,一群刚出生的小生命,嫩嫩的,绿绿的,可爱极了。荔枝树,也都开花了。一大簇,一大簇的,开满枝头。孩子们放学回家了,成群结队的在这儿捉迷藏,躲猫猫,好不快活。春风轻轻吹,吹来一大股花香,草香,还有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夏天快来了,大概五,六月的时候。花草开得更旺盛了,花儿绽开笑容,草儿在和小昆虫们嬉戏,草丛间热闹极了。这时候,荔枝树结果了,又大又甜的荔枝挂满枝头。每逢周末,孩子们就会和家里的大人们来到自家的田里,找快阴凉的地方,坐在小板凳上,吃着酸甜可口的荔枝,大人们边摘,孩子们边吃。吃饱了,又去玩了。

秋天,飘落的树叶给老路增添了几分姿色,秋风袭来,遍地的树叶漫天飞舞,就像一个个小精灵在跳舞。秋风袭来,蒲公英已经开始准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秋天是孩子们最奔放的季节,果园里丰收了,大人们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时间来管他们,它们可以玩得尽兴,而这条老路就是他们的聚集地。孩子们来到这里捡树叶,做标本,都很快活。

是冬天了,这儿更热闹了。因为孩子们都放寒假了,在外地工作的人都回来了,一家人都团聚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是我们农家人最愿意看到的。这时候,还留在树上的树叶都穿上了深绿色的冬装。花儿也没有离开,它们只是冬眠了,等到来年春天,春风会把它们都叫醒的。

这条老路陪我走过了七个春夏秋冬,陪我走过了半个童年。虽然它现在已经不在了,可我依然很想念它,想念和它的点点滴滴。

我现在已经是一名中学生了,每天都要学习,因为在以后的生活中,我们都会用到学到的知识。学习不单单是学习教材上的知识,而是学习一本叫“世界”的活书。

人生的那条老路,会陪你走过每个春夏秋冬。无论那条老路是否平坦,只要你一步一个脚印,终有一天你会将它踏平。路上的风景也是你将永远怀念的,无论是否靓丽。

【篇四:老路】

走在宽阔的马路上,无意间发现了旁边那条已是荒草萋萋的小道。这儿已经是虫儿们的乐园,野草的天堂。不时有小孩找趣往这条小路上走,则会有人讥笑:“有大路不走偏走小路,傻瓜!”

回想起这条路的历史,它曾是我们村的“交通要道”,无论是大人赶集,还是小孩上学,都要踏着它走上路程。

我想,它肯定看见了,在一次大雨过后,一位迈着急促而缓慢步伐的学子从它身上踏过,泥泞的道路使学子无法正常行走,上学急迫的心情使他摔了一跤又一跤。这时,这条路多么想伸出一双手,送他过去,又是多么悔恨自己不是一条踏不烂的水泥路。

我想,它肯定看见了,散学后的孩童们,背着书包,又蹦又跳地踏在路上,时不时踢出脚下的一枚石子。这时录得心也随着孩童们的脚步一蹦一跳地,多么欢快,多么高兴啊!

我想,它肯定还看见了一位年青人把捡到的钱还给老人。一个个在它身体上劳动的人……

就在这时,一台台挖掘机从它身旁路过,一辆辆卡车从它旁边开过。不久一条漂亮的公路取代了它,渐渐的从它身上经过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个也没有了。

就在这时它看见那位含辛茹苦的学子开着车荣归故里,看见当年的那些孩童正骑着自行车从公路上奔赴学校。忘了,人们真的彻底把它给忘了。渐渐地它习惯了这种生活,看着每天如影似的车流经过,它笑了,它为人们的生活感到高兴。不信你看,在它脸上踏出的脚印就是它永久的笑容。

这条老路尽自己所能,把所有的都奉献了出来,当自己真正老了,新的路在接替自己,它则默默地在丛中笑。这就如同我们的老师们,他们不辞辛劳地接纳了一个又一个学生,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我们。

当他们老了,下一代接班人上来时,他们只是倍感欣慰。老路呀老路,你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服务了一批又一批行人,你就是最伟大的!

【篇五:老路柔美黄河奔放】

经过几天的等待,旅途中的亮点——黄河壶口瀑布总算要到了。晚餐时,爸爸打电话一听,那儿6点起床都会堵车,急急忙忙订了一个破烂的家庭旅馆,我们垂头丧气:又要起早了。

第二天,当我们急急起床时,爸爸却乐呵呵地说:“起那么早干嘛?”让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爸爸从同一旅馆的游客处打听了消息,有一条老路,又近,人又少,一点都不用担心堵车。这条消息让我们小小开心了一会儿。

开在老路上,我突然兴奋的说:“看,桃子!”大家立刻往外看去:“哇,真的呢?”爸爸却说:“不,那是苹果!”我降下窗户一看,竟然是粉红色的苹果!我望望苹果园,又望望蓝天,突然觉得空气好清新。

转过一个山头,山的颜色突然变得丰富起来。枫林在山间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像是画家随意的几笔,极具功力。再加上路旁枫树的落叶,简直浪漫到极致。我们无奈地看着摄影发烧友丁伯伯冲出车外……

黄河到了,看着一条名叫“车水马”的龙在我们的对岸,有点庆幸。但黄河的气势却让我们吃了一惊。原以为母亲河处处汹涌澎湃,但却风平浪静,越往下游,江面越紧,沙滩越大,才到了壶口瀑布。

河面在这里突然收紧,几百米宽的河面变成了十几米。河水被挤愣了,带着泥沙朝高高天空飞去,华丽的落进了谷里。河水不甘心,它怒吼着,它咆哮着,为那次失败的飞翔后悔着。它用水雾拍打着岩石,它用风沙磨着岩石,想把江面弄得宽一点,再宽一点。

以河为界,一边山西,一边陕西,山面这边有一个龙洞,传说是大禹治水时所凿。沿楼梯而下,黄河又傲然挺拔了一节。它将水雾拍打在我们身上,它将风沙吹在我们身上,人们带着满肚期待而来,带着满肚感慨而归。

老路柔美,黄河奔放。它们是艺术最极端的两边。如果在一起,便是大自然中最激烈的火花。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