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六年级作文 饱经风霜的老屋

饱经风霜的老屋

发布时间: 2021-03-18 15:49
阅读:9398

【篇一:饱经风霜的老屋】

这是一间木板做成的屋子,因为这间屋子年代久远,所以人们管他叫老屋。

老屋外面看上去十分破旧。窗子上的玻璃不知道被哪个捣蛋鬼用石子打了一个窟窿。只要风吹过,屋子便会“嘎吱嘎吱”的响。老屋的头上戴着一个帽子,绿色的小草生长在上面,花儿也来做了几个点缀,老屋的身上长满了青苔和蘑菇

老屋旁边的大树也沙沙作响,叶子一个劲儿地向老屋落去。

老屋里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纱,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屋子靠窗子的地上有一层黄土,应该是被风带来的。

老屋里地上的几块木板已经腐烂了,有的钉子没有了,便向上翘了起来。屋里角落的瓶罐,有的已经破碎了,有的被灰尘覆盖。靠在窗边的瓦罐里,不是积水便是黄土。

老屋也有许多小动物光临,小老鼠便是常客,它们常来看一看屋子里有什么吃的。

夜深了,老屋又沉入了梦乡。

【篇二:饱经风霜的老屋】

我早已从那个头发上挂着草的小丫头变成了现在忙忙碌碌的女孩。我所居住的地方,周围的人也是变了又变。

我知道我已不能回到过去,回到那梦刚刚开始的地方,而我是却如此怀念我的老屋,怀念那记载了我无忧无虑童真的地方。

假期回到小镇,老屋依旧,可屋中已不再有我熟悉的面孔,那爬满了青苔的墙角,屋后那杨树已叶满枝头,。物是人非,物非人非……

小时候住在老屋,是童年里最快乐的日子。老屋有些陈旧,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到里面的砖块,有时我睡不着,经常仰望着房梁发呆,担心它会掉下来,那我是该先大喊还是先跑……

老屋的夜晚是最美的。老屋中间有一块方形露天地,抬头一望便是天空,星星点点地美极了,偶尔传来阵阵蝉吟和鸟声,我便伸长耳朵猜小家伙们隐藏的地方。

那时是睡不了懒觉的。天刚亮,就有各种叫卖声传来,奶奶便出去买豆腐脑儿。满满一大碗豆腐脑,再撒一些葱花,放一些虾皮,在那时便觉得是无上的美味。

下午的时光很安静。有卖糖人儿的老人在街上摆摊,奶奶是不准我吃糖的,所以我总是注视着那个小摊了咽口水,因而我格外盼望秋天,因为奶奶不把冰糖葫芦归在“糖”的范围内。

那时看《红楼梦》总觉得读不懂,连林黛玉的“黛”字都不认识。日子一天天过去,各种各样的书一页页翻过,到现在翻回《红楼梦》,恍然中泪流满面……

原来那些刻意要记住的东西,却在不知不觉间忘记了。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仰望老屋,太多太多的回忆……

【篇三:饱经风霜的老屋】

又是一年秋来到,黄澄澄的银杏叶既喧嚣了那树,也染黄了我记忆中的那老屋和穿梭其中的那人——外公。而如今,银杏老屋依旧,只是外公早已乘着两年前那最后一袭花香去了。

每当我和妈妈回老家看外公,他总是安逸的坐在摇椅上,品着茶,抽着烟,眯着双眼看太阳,他说他喜欢那从东方升起的太阳,像毛主席一样温暖、慈祥。听妈妈说,外公从小就入了伍,对毛主席感情特别深。

打我记事起,外公就住在那间被烟熏火燎得乌黑的老屋里,老式门窗上的油漆早已斑驳,妈妈屡次要求重新修盖老屋,可外公就是不肯,他说,人老了就喜欢这住了一辈子的老屋。是啊,伴着公鸡雄壮的啼鸣,几声牛羊的欢叫,农家小院飘起的袅袅炊烟,交织成老屋这样恬淡闲适的早晨。

门前那颗银杏树,粗壮遒劲,枝干上粗糙的纹路,像极了外公额头上深深浅浅的皱纹。一年十二个月,它却只有在区区三个月中绽放光彩,它不会在人前展露脆弱,它用一身金黄裹住外衣下的灵魂,用冷傲妖娆的外表掩去内心的柔软,伴着花开花落,逝过归根落叶,它用生命演绎了一场最奢美的传奇。我想,这就是外公爱它至极的原因所在吧。

儿时的今日,在露白月明之秋夜,我和外公一齐躺在凉床上,明月被几缕“清烟”所萦绕,忽明忽暗,几朵云彳亍地向我飘来,慢慢的,慢慢的,它带上了几片银杏叶一同飘来,那树叶是云带给我的信,或告诉我应昔日如今,或告诉我将离愁别绪。不远处的几处灯火,好似繁星坠落,给人以希望,给人以慰藉……

如今,我坐在被尘埃盖过的凉床上,忆着张爱玲描绘凄美爱情的句子,心中却所想的是人世亲情。她说:“像在一个昏黄的梦里,梦里的时间总觉得很长,其只不过是一霎那,却以为天长地久。”何不是呢,以前与外公的欢乐时光总觉得很漫长,却稍纵即逝,五年后,十年后,二十年后,我是否还会记得那棵树,那老屋,那记忆,亦或我留下的只有那张外公年轻时已泛黄的旧照。待你来看老屋时,只求你化作那片云彳亍着,彳亍着像我飘来,默默地,默默地,带上几片银杏叶,因为那树叶是你给我的信。

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一条温顺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有一种寂寞,茫茫天地之间“余舟一芥”的无边无际无着落,人只能孤独面对,各自素颜修行。

【篇四:饱经风霜的老屋】

最近,老是在梦里出现老屋的身影,它孤独而又寂寞地坚守在那儿。所以,周末我决定去老屋看看。

我喜欢坐在老屋的阳台上,捧着一本书。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暖洋洋的。午后,我还没来得及细细观赏,黑色的幕布就已悄然拉下。

我仿佛又看见了奶奶蹒跚地端着一桶水,把那扇门擦得如铜镜一般亮,让我再次看到了童年的欢乐。

每到除夕,我们几个孩子仿佛全变乖了,个个挨着门看谁长得高。奶奶则拿着小刀轻轻地在门上刻下我们的身高。每一次,都要和表哥争论看谁长得高面红耳赤才罢休,而奶奶总是在一旁微笑着说:“都长高了,都长高了。”渐渐地,奶奶都要搬来凳子为我们刻身高,她满头大汗,却从不放弃。

奶奶前年种下的爬山虎已经爬满墙壁。每当暴雨来临,我总会站在窗台边看它接受大自然的洗礼,而那风雨,好像也透过窗子,敲打进我的心里。

院子里的葡萄藤下,我和哥哥在乘凉,将泥土刨开坑玩过家家,在地上写字。奶奶总是微笑着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不会像以前我们在地上画星星、画月亮一样骂得狗血喷头。她知道我们在学习,尽管她不识字。玩得筋疲力尽时,我就扑到奶奶温暖的怀抱中,闻闻熟悉的味道,听着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夏夜的星空,仿佛格外明亮,仿佛梵高的《星空》。

和奶奶生活的日子并不长,唯一能记清的片段就是在老屋,在这个古老的小屋里。奶奶的笑就悬在半空,没有声音的笑。太阳落下时,奶奶就端着凳子靠着门吃饭,虽说是吃饭,也还是那副笑脸。奶奶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但越来越明亮,就像那晚空的繁星。

终于,常年患病的奶奶还是倒下了,我多想伸出一双神手,牵住奶奶身体里支撑生命的那几根神经,让她从此醒来。

那时候,我不懂世间最无情的是时光。

老屋依旧还在,刻痕依旧还在,只是多了一些人世的沧桑,少了刻痕的那个人。

【篇五:饱经风霜的老屋】

“我们……准备把老屋拆掉,重新建一座房子。”餐桌上,母亲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

已经不记得当时脸上是怎样的惊讶。唯一存于脑海中的是筷子从指间滑落,掉到桌子上的碰撞声,以及我迷惘望向远方的眼神。回忆起关于老屋的点点滴滴,心中不禁五味杂陈。

老屋存在了有些年头,可以追究溯到我的爷爷奶奶那一辈。那时的老屋,深青的屋檐,赫红色的砖瓦,灰色的墙壁,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深沉。方圆几里,唯有它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的童年就是在老屋的陪伴下度过的。春天,与老屋一起欣赏花草盛放;夏天,在老屋的怀抱下,享受扑面而来的凉风,谛听蝉儿们美妙的乐章;秋天,与老屋一同漫步在希望的田野上,静心品味收获的喜悦;冬天,在银装素裹的老屋的注视下堆雪人,打雪仗,期待着与下一个春天再次相逢。

岁月总是不经意间从指缝间流走,当我离开老屋,来到城里上学时,一系列的问题悄然而至。爷爷奶妈每天都要打电话来,说明老屋的现状。原来,老屋已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它再也经不住时间无情的冲洗了。慢慢的,漏雨、墙体脱落等已经成了常态,老屋再也不能象往常一样能够撑起一方天地了,一座座比它高的楼房拔地而起,它成了真正的“落单者”。

我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这一切。经济迅速发展的背后,带来的是无尽的伤痛。城市的无数霓虹灯已经让夜晚变成了奢求。路上的行人在各色灯光的照耀下已没有一丝血色。在城市里玩够了,人们又继续来农村的资源。一幢幢欧式建筑与一家家农家乐又成了一道“光鲜亮丽”的风景,口头上打着亲近自然的口号,却肆意地破坏着一切。那一条条死亡的河、一块块被污染的土地、一天天充满雾霾的日子,都能成为最好的证据!人类若不停止这令人痛心的暴行,必将受到自然的遣责与报复。

老屋啊,你已成了我心中最后的一块净土,现在连你都难逃“死亡”的命运,只求你的灵魂能够永驻我的心间,时刻使我惊醒,不再精神迷惘。

【篇六:饱经风霜的老屋】

老屋很老,是老太太一直住的。老屋很大,方圆百里找不出几家。老五又很小,只是怀揣着些灿烂的儿时的梦……

老屋虽老,但因为翻新过几次,所以一眼望去也猜不出年龄,我不知道,大人们也说不清楚,爸爸只说那曾是他儿时的天堂。老屋的表面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也就是普通的两层房,可里面确是别有洞天。向里走去,是一个露天的庭院,院子里那棵桂花树可谓是“饱经风霜”了。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倚着老树根数星星,或是大了些跳跃着去抓树叶子。但最美的还是在桂花飘香的夜里,躺在奶奶的怀里听故事,可有时候听到的是奶奶如桂花般香甜的鼾声。

桂花树旁一块地是圈起来养鸡的,似乎并不是为了吃才养的,而是作为一个消遣陪陪老太太的。记得从前,我总是乘大人们忙于做饭,无暇故我之时“偷”一把米喂鸡。而那些鸡也总会毫不吝啬的吃个精光,高兴之余还不忘打个鸣来犒劳我。喂了鸡,我便会去厨房。那里有个小门,是通往后院的。

后院又是一片神奇天地。那儿有一条河,河里的水清得惹人爱。河里养鸭,我喜欢坐在藤椅上看鸭子。看它那油亮的绿脖子和棕褐色的羽翅,再伴随那一声声“鸭嗓子”,一切都显得如此欢愉。最爱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光芒照出了地里排得整整齐齐的青葱的腮边红晕。我仍在藤椅上摇呀摇,眼睛一瞥,发现身旁如火般红艳的山茶花,晚霞也不过是它制成的燃料吧!我会摘下几朵,挑出最美的花瓣撒在空中,也播洒在我心中。再看天边,邻家的炊烟都被染红了浸在了夕阳中。惬意从脚底升起,弥漫全身。

我与老屋的故事太多了,而每一个都是如此精巧。而它们都像相片永远定格在我的童年,也只能在我的梦中重现。

听说,老屋快要拆了,还有人想把那棵老桂树搬走。不知是否有一天,老屋真的会离我而去。若真到那时,就希望我和老屋的故事仍像昔日那样美丽纯粹,让那如童话般的梦永留心间……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3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