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关于“面条孙”的记忆
关于“面条孙”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21-04-08 11:17
阅读:7

【篇一:关于“面条孙”的记忆】

小学时读过冯骥才先生的《俗世奇人》,书中的“泥人张”,“刷子李”等传奇人物的传奇故事,如今想来,都还历历在目。浏览全书,似是少了些什么,那便是伴我走过童年的“面条孙”了……

“面条孙”是我的姥姥,其貌不扬,却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手厨艺却也鼎鼎有名。她精通十八般面食,“面面”俱到,各具风味。一双糙手,却造就了无数丝滑面条;一汪热泉,便胜却人间无数珍馐。

坐在窗前,凝望着窗外的风光,思绪万千,想起了那面,那“面条孙”……

和面

一箪面,一瓢饮,在厨房,我不堪其忧,“面条孙”也不改其乐。

姥姥在众面粉之中,洒下一把甘泉,双手搂定“面粉山”,自下至上,翻滚小山,便在此时,我正看得入迷之时,姥姥便在我额头与脸颊上点下几个白点。在不断捏揉的过程中,渐渐地,一个乳白色的小团儿便成形了。姥姥在上面盖一块布,说我们休息一下。我总会在姥姥回屋后,偷偷掐一撮儿面,捏小人,捏一段时光……

擀面

“面条孙”从屋中出来,在厨房的深处,取出一根长约半米有奇的擀面杖,掀起面团的盖头,手掌一按,这一招出手极快,力道极强。她一手执面杖,一手持面饼。一根面杖前后翻滚着,一个是如意金箍棒,一个是兵心面饼心。面饼在数秒之中以毫厘必争之势向外扩起来,霎时间,面饼已占满案板,“面条孙”拍拍双手,四处冒起白烟,“氤氲”中,“面条孙”露出满意的笑容。

谈笑间,“面条孙”已将大圆饼叠成三层,从抽屉中取出一把快刀,刀锋在烈日下泛起点点银光,“面条孙”从右至左,驾驭这把刀在这面饼上恣意驰骋,动作一气呵成,气势恢宏,从上望去,面饼似完好无缺,但随手一拨,纹路又立时显现出来。

下面

沸腾的开水在锅中冒着泡,阵阵低吼似是腹中饥饿,我在“面条孙”旁边,帮着她一条一条往锅里下,这时,当面条与开水邂逅,发出清脆的叫声,似是赞叹不绝。“面条孙”抽出一双长筷,在锅中翻搅,晶莹的面条一根根,染白了汤汁,滋润了自己。轻轻挑起一根,闪着光,滴着水,似有一层油,虽无甚味道,却已令人垂涎三尺。

吃面

这是最滋润的时刻,盛一碗面,便是盛一碗美味,盛一碗幸福。捧着碗,放几条青椒,放几丝辣角,舀几勺肉酱,加几勺佐料。有红有绿,有香有色,我早已按捺不住狼吞虎咽的“雄心壮志”。翻调几次,便可开动了。用筷子将面挑得奇高,放一头在嘴里,一边吸,一边走,快活极了。每当美味的面条刺激着我的味蕾,笑容便荡漾在脸上。

如今,已上初中,与“面条孙”相见次数愈来愈少,一月只见两三回,回去要吃的便永远是这面了。

常常回忆起脸上贴着白点的我;常常回忆起氤氲中指点江山的“面条孙”;常常回忆起我嘴中的,美妙绝伦的面条。午饭时,更是“寤寐思服”,睡眠时,便又是“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了。

江畔何人初见月,“面条孙”何时召我还?

【篇二:关于雪的零散记忆】

又是一年的大雪纷飞的时光。轻轻翻起记忆的长河,入学几年,从未用过今日的大学。

镜头一——下雪啦

“下雪啦!”正如诗人的作品中提及—“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平静的早晨,零散的雪儿飞落,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走出餐厅。走在树间,寒风凛冽,落雪温柔。我兴奋的用手接过,化作晶莹剔透的水滴!

镜头二——赏雪

皑皑白雪装点着世界,在走廊炙热的灯光下,邀请三两个挚友不禁赏雪。雪在空中飞舞,旋转。正如那句“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孩童捉闲看孩童捉柳花”。柳絮轻扬,皎洁如银,飞舞于空中,引得孩童惊险追逐。这雪似乎比柳絮更富有灵动感与唯美感。“嘿!”耳边突起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看向手指指向的方向—微弱的一处灯光下,雪儿纷纷扬扬的舞动着,仿佛世界都有暖意了。

镜头三——烈日下的化雪

一场大雪,本以为雪会因为寒冷的温度而持续美很久,然而正午太阳的炙热,或许潺潺的水。

我望着那雪儿,悟出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能旷日许久的,我们要珍惜!

关于雪的回忆就到这了,今年的雪会不会更美?

【篇三:勿忘关于那些不逝记忆】

我一直是一个骄傲的孩子,我总想着不断遗忘自己的过去,连续地遗忘,一边迅疾向前,一边头也不回地丢掉身上的记忆,但是总有些时光,早已刻骨,早已铭心……

关于她

明媚而温柔的光线,一个人的教室,忽然一个声音对我说“看看我写的文章吧!”我茫然抬头,在阳光的交集里,看见一张干净美丽的笑脸,那时的我似乎忘记了窗外的冬天。初见她时,她一身红裙袭人,早已映入我眼帘。

已经说不清楚是因为写作才认识佳,还是因为佳才爱上写作,总之,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天永远是那么蓝。

我常给她讲我的年少,我的日记,她总是看着我的眼睛,默默地聆听,然后叹一口气,带着忧伤的神情说,仪,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丢掉过去,我们还有文字。我们常常因为一首歌,不明所以地哭泣,常常因为一个瞬间似风景,停留好久。我常常问她,我们将来还能像现在一样吗?她总是说,只要相信,就可以的吧。

我们曾一起在球场上欢呼胜利我们曾一起为了一落千丈的成绩而伤心,落泪,我们曾窝在同一个小木屋里,听窗外的风撕扯着这个城市的夜,然后胡乱地说起各自的理想,一直一直守到天明,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一同带着担忧倒数光阴,那些回忆开起了明艳的花,长在路旁点缀着我们的青春年华,而今我们各奔东西,走在岁月的单行道上,没有回路。

关于死鱼

认识死鱼,是初二下期的事了,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疲惫不堪于各种学校的反复辗转之中,很是孤单。

冬日的光线是诱人的。光如柔水般静静泻下,白色的书在照耀下格外显眼,透过饭堂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看见了她。猫一样的眼神,猫一样的表情,猫一样的慵懒。手捧一本白色书籍,忘了时间。

没多久,我们便成了朋友,从此,形影不离。那时的我们总是没日没夜地捧着小说。文字,似乎就是一切,我和死鱼,只是天底下两个最单纯的,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的孩子。而初三犹如乌云压顶,让我有种未长大就老去的压抑和面对未知的恐慌,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丢掉懒散,开始努力,进入一中。

教室里的你我已经散去,那些笑声也飘逝无踪,只有纯美的记忆留在心中,不曾忘却。青春没有回路,但也无需惧怕,成长,必将到来,不必停下来采摘路旁那美丽的花用来封存记忆。因为前面会有另一处风景在等候你的到来!

关于我们

前天,佳对我说,穿过无数的巷子,走过无数的拐角,她早已放弃了当初的坚持,而我还在那里固执地行走,她怕再见到我,怕我看到她之后的失望与轻视。

死鱼也开始奋斗了,在他人的“打击”下,我相信她会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晴空!

我依然是我,只是活泼些了,也更加懂得,成与败,就在一念之间。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现实是理想的初衷,无论谁都会身不由己地改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也许,在今后的某一天里,我独自坐在客厅,泡着百合花茶,看那美丽的红色一片片打开,嗅着那一阵阵扑鼻而来的芳香,那会是回忆的味道。

勿忘,关于那些不逝记忆。

【篇四:关于他的记忆】

记忆的碎片散落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在角落暗暗发着光芒。我抬起头凝视着那个角落,却看到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出现在眼前。回忆涌上心头,凝望着那被定格在脑海里的微笑……

在我刚有记忆的时候,他已经过了甲午。面带笑容的他,正将我托在胸前,笨拙地哄我入睡。而我却不闭眼,而是一直盯着他看——络腮胡子散布在嘴唇周围,高高的鼻梁架在正中央,眯成缝的双眼旁,却布满了无尽的皱纹。看似满头的黑发之下,藏着一缕缕被时间冲淡的白发。

我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的样子,笨拙地哄着我睡觉。也许,是我真的困了,也许只是我看腻了,闭上眼睛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多长时间。未见过世面的我对一切充满好奇。他就像守护天使一样,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四处走走停停。

可到了下午,他用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把我领到了屋里。摸着我的头说:“我去工作啦,到时候回来给你买好吃的。”说完,便推开门走了。我趴在窗台上,看着他开着车离开大院后,便在炕上自娱自乐起来。

我总是习惯地跑到门外,期盼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回来——没看到他,便又轻快地跑回屋里……

到了傍晚,我依稀听到开门的声音。我试图努力地睁开双眼,却无济于事,困意让我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孩子睡着了?”

“刚睡着,孩子老找你呢。”

“明天我陪他玩一天,快睡吧。”

“嗯。”

一只大手放在了我的头上,一包不知什么东西放在了我的身边。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两人的身上。能听见的,却只是微风轻拂地声音。

两岁时,他开始教我说话,一遍一遍的发音在我耳边萦绕。我却有些烦躁,四处躲避。他却耐心地将我逮回来,一遍又一遍地教我说话。

时间在那时似乎过得很慢,我在不断的练习下,也能渐渐说出几个字了“姥姥、姥爷……”他听了之后,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六岁时,我只是隐约记得,当他开着车载着我四处奔波的时候,我只是坐在副驾驶上摆弄着他医药箱里面的东西……

可是突然有一回,他消失在我的记忆中。大人们都不告诉我他去了哪里,只是红着眼睛在一旁回忆。我看看姥姥,又看看其他人,便不再问起关于他的事情。

长大以后,我对他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总会在我凝望着那些相片时,一切便断断续续地涌现出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