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冬日里的暖阳
冬日里的暖阳
发布时间: 2021-05-04 17:05
阅读:10

【篇一:冬日里的暖阳】

窗外,嚣张的寒风“呼啦呼啦”地咆哮着,道路两旁那可怜的光秃秃的柳树哆嗦着、摇晃着,一阵接着一阵,那是“呜呜”的声响。它们是在唱歌,还是在哭泣呢?

看那整齐的柳树,青青柳叶忍受不了寒风的侵袭,早已枯败凋落了,但它还是不停地挥动着柳条,似乎在不停地呼唤着。

冒着寒风,我裹紧外衣,丝毫不惧,行走在落叶满地的柏油路上。望着那佝偻的柳树,还有那纤瘦的柳条,我想起了慈祥的爷爷奶奶……

同样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我回到了久别的老家,回到了爷爷奶奶的身边。老家的冬天每年都会下雪,寒冷就像家常便饭一般,人们都习以为常。

爷爷的年纪大了,身子越发不好了,花白的头发,也染白了稀碎的胡须。本就佝偻着的身子,还因为得了病,腿脚变得不利落了,说话也是不清不楚的。所以,奶奶就每天陪伴在他身边,就像树的影子一样时刻相随。

那时候因为我还小,忍受不了户外的寒冷,放学后就直奔家里去。

爷爷早已坐在他最喜爱的摇椅上,半眯着眼,一晃一晃的。听到我的声音,爷爷就挣大着眼,停止了摇晃,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爷爷便伸出的他枯枝般的大手,紧紧地捧着我的小手,暖暖的、暖暖的。接着,就抱起我,松放在膝盖上,双手环抱着,笑着问:“怎么裹得跟个粽子一样,手还这么冰啊?”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些。

我愤愤不平地抱怨:“外面太冷了!手又没衣服穿……”爷爷听了后,笑容消失了。他马上放下我,走进房间去了。我心里不安了起来,是我说错话了吗?是我让爷爷不高兴了吗?

不一会儿,爷爷手里拿了个充电的热水袋慢慢地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你等一会儿,爷爷把它充好电,你的手就不冷了”爷爷边找插座,边高兴地说。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到了吃饭的时候,奶奶早已备好了饭菜,桌上冒着热腾腾的香气。奶奶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边夹边催促说:“中午学校没吃好,回来快多吃点!”爷爷也时不时地支援奶奶,直到我放下筷子说吃饱了才停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外面是雪白的世界。

爷爷却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笑呵呵地对我说:“婷,来!试试手套!”哦!原来一大早,爷爷是出去买手套!爷爷迫不及待地拿出小手套,给我穿上,软软的、暖暖的……

外面的阳光也慢慢从窗户照了进来,映在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似乎每一条皱纹都化作了一点温暖、一份爱。

【篇二:冬日里的暖阳】

阳光,使冬日里寒冷的坚冰融化;阳光,使冬日里的翠松熠熠生辉;阳光,使冬日里瑟瑟发抖的动物们感到温暖……

冬日里的暖阳,无私的把温暖撒向大地,而我却有点小自私的把几缕暖阳藏进我的被窝中。

寒冬不愧是寒冬,晚上即使铺了电热毯,也能隐约感到一点寒意。于是,每逢好天气,母亲就会把我的被子拿到太阳下晒一晒。那天是周末,母亲依旧一如既往的帮我晒被子,可天公不作美,栏杆上布满了露水,湿漉漉的。母亲,只得找干布来擦。

母亲转身的一瞬间,一根银白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我的心一颤,母亲何时多了白头发,记得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母亲还是满头乌发啊!难道?母亲自我上初中以来,便更加悉心的照顾我,是太过操劳吗?突然间,那根银白色的头发显得如此刺眼,我眼框不知不觉湿润了。

妈妈把布拿来了,我立即将呼之欲出的眼泪擦干,微笑的看着妈妈,妈妈也冲我笑着,就像这冬日里的暖阳。我站在一旁看着妈妈,忽然妈妈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冰上,差点滑倒在地,我想都没想就立刻跑上去扶妈妈,妈妈站稳后,又要继续擦栏杆,我一把夺过布,三下两下就利索的干完了,随后,妈妈,把我的被子放在栏杆上,用藤条拍打着被子上的灰尘,忽然间,那道光,又射到我的手上,虽然看上去很刺眼,但手背却被她照的极为的温暖。

晚上,往被窝里一躺,感觉就像陷入软绵绵的棉花之中,两条被子,在往上一盖,那种享受的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皮肤触碰到被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不仅是阳光的温暖,更有那,比暖阳更温暖的母亲的爱。

冬日里的暖阳,给予我身体上的温暖,而如暖阳一样的母亲,给予了我心灵上的温暖,一直伴我成长。

【篇三:冬日暖阳】

寒风中我们瑟瑟发抖,冬日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咧咧寒风,还有失败,绝望时的无助,但我们遥望惨白世界的一角,会发现那里还垂着一轮太阳。

刚上初中时,有些内向的我有些无法接受身边陌生的面孔,加上过敏性鼻炎的疾病,我也没少受同学直白话语的伤害。但过程中家人老师都在安慰我,那是的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低谷,失足掉下了悬崖,抬头望着尽头的山崖,我已无力挣扎,我好像走进了人生中的冬天。

记得那个下午,我觉得世界不再残酷,因为我迎来了冬日里的一轮太阳!平淡的天空驱散了我消极的心情,我怀着病重的身体走进学校那拿作业,只记得我爬上四楼,气喘吁吁地走进班里,几个同学那有些温和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撒在我身上,我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适用的走到座位旁,一览无余的课桌上,静静地摆着一块完整的月饼,他悄悄的躺在那里,在灯光的反射下把一缕光投进到我的眼里,正在我为课桌上一盒月饼而感到诧异时,倪老师不知何时走到我旁边:“欢迎回家”

这句铅块般的话萦绕在我耳边,一遍遍回荡着,我心里不知怎么,一股感激涌动,差点流了泪“老师,谢谢您”同学们也都跑来问候我的情况,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那时的心情,那一盒月饼,一句老师的信任,一群同学的问候,那便是我在最寒冷时的一轮太阳,它融化了冰天雪地,也融化了我心里的隔阂,带给了我深深地温暖。

后来我知道,班里每人只有一小丫儿,而老师却特意给我流的完整一块,还记得那句话“欢迎回家”没错,我们就是一个集体,老师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落队,也不会让任何一员陷入寒冷!

每人都有失败,有绝望,有自己的冬天,但每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它出现的不早也不晚,每次出现都会把所有灰蒙穿透,用温暖阳光送走寒冷!

【篇四:冬日的暖阳】

“收破烂喽!”窗外传来略带沙哑的吆喝声。母亲听闻,赶忙跑到窗户处叫那人停住。我也趴到窗台边向外望了望。只见那人看了我们一眼,停住了装满废品的三轮车。

我跟随母亲下楼去,呼啸的寒风立即袭来,我不禁又往衣服里缩了缩。母亲对那人说些什么,我便在旁仔细打量起来。他戴着加绒的帽子,穿着军大衣,两手不自然地放着,干瘦的脸上漏出呆滞的凄凉。随后,他走向三轮车,从废品下抽出几个袋子,又拿绳子将车上的其它东西捆牢。母亲见他收拾好了,带他去地下室拿东西。

“呵,东西还真不少!”他先是环视了这间堆满纸壳等废物的屋子,随后便迅速地整理废品,没一时便捆扎好了。他又拿出一杆秤来称重量。开始时,他还有些高兴的神情,渐渐地,他的脸又变得呆滞,还略带些尴尬,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也慢了下来。终于,他称定了价钱。 他望向母亲,张了张嘴,可又没有说话。母亲便问:“这些多少钱?……不忙的话上楼喝杯茶吧。”“不了。”他忙说,“这些二十四元。”他将手伸入衣兜里,掏出一大把零钱,侧过身子去数。母亲尊重他,也不向那边去看,假意整理东西等着他。不一会儿,他转过身子低着头说:“今天,我的钱没带够……我搜遍了全身,只有这十三块钱了。”他拿着一堆皱巴巴的钱的手举得很低,似乎他手中之物是多么不堪,他的神态又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等待着大人的发落。

听到他说的话,母亲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干笑一声,打破了僵局:“这样吧,我给你便宜一些,就十块钱吧,下次你记得来,我攒着废品还卖给你。”母亲犹如没有听到他低声说的话,言语如此轻快。那人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所听。他愣了半天,才记起找出十元钱给母亲。他说了一声谢谢,匆匆收拾好东西向外走。

冬日里,柔和的阳光,照向大地,暖暖的。在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厚重身影里,装的是颗被温暖的心。

【篇五:冬日暖阳】

冬天的阳光是少见的,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原来炽热如同太阳,也会因冬日的寒冷而盖上厚棉被吗?

这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自然太阳也如往常一样的藏了起来。但温度确实比昨日更低了几度,连呼吸间都带起了若有若无的雾气。手中是相机的绳子,麻质的,硬硬的勒着手心,累出了一道浅浅的痕。

悄悄拐过了街角红砖砌成的小屋,生怕惊醒了在烧水炉子前守着取暖的老爷爷。曾经爬满了铁丝网的丝瓜藤,现在枯萎了,随着老人的指尖和摇曳的火焰在风中颤动着。嗨--火啊,你竟不曾畏惧着冬天的寒冷吗?

一回过头,便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光景。满树的枫叶似跳动的火焰,忘我的、恣意的燃烧着,似是舍不得让秋天就这么离开。她又像是秋天的裙摆--长长的,轻飘飘的荡在空中。待冬将军已经降临时,那红裳的一角还舍不得离开人间呢。我伸出手,触着叶尖,循着叶脉,感受到的是你生命的火焰。嗨--枫叶呀,你也不曾舍得让寒冷侵袭整个人间吗?

雨后的广场蓄着一洼洼积水,映着锈迹斑斑的篮球架和蔚蓝的天空。旁边是一堵红墙,墙上蜿蜒而下的是已经枯黄了的叶子,在风中微微摇曳着,不住的簌簌而下,随即被一汪冬水所黏住,静静的沉在那儿,静静的等待着终结。不住的叹息--这世上总归有什么东西会屈服的,就连这被盛赞过的黄叶也不例外吧。满心的欢喜化作忧愁,却突然止步。在视线所及的一角,竟是一束仍带着点红色的叶儿。那点红色仍然在纠缠着黄色的蔓延,尽力阻止那终焉的到来。原来是我错怪了他吗?原来,在我手所触及不到的地方,这枝叶子也曾拼尽全力,为了不再沉默,为了耀眼的闪烁而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吗?不禁深深的懊恼自己的误解。嗨--黄叶儿啊,你虽然已将要化作春天花儿的养料,但你却是这冬日里最温暖的暖阳。

我抬抬手,轻轻动了动手指。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快门声。

【篇六:冬日暖阳】

在我们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往返奔波于各条大街小巷之中,他们以中老年人居多,他们默默无闻地保卫着城市的清洁,他们就是清洁工们。

那是寒冬的一个早晨,是这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妈妈带我到餐馆吃早点,餐馆门口的一位清洁工在人群中特别的显眼:那是一位老婆婆,感觉已过六旬,满头白发,手指甲中好似夹着好多的泥垢,颤抖着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老婆婆的工作服看着是那样的单薄……老婆婆的旁边放着一块木板,旁边还围着几个人,咦!在干什么?我凑近看了看,木板上面写着——“昨天下午六点左右,在此餐厅附近捡到一个棕色钱包,内装有银行卡、身份证和少许现金……请失主前来认领”。

噢!看来有人丢了钱包,老婆婆在这等失主呢。

过了几分钟后,人渐渐多了起来,许多人站在清洁工老婆婆身边,问这问那,也有人请老婆婆到店里面来坐,但老婆婆怎么也不愿意进去,说才打扫完街道,身上脏……正在此时,有食客给老婆婆端来了热水和早点。

有善良的人围观,也不乏有个别心术不正的人。有个小年轻走到老婆婆边上直接就要,说他刚好昨天丢了个钱包,让老婆婆拿给他,老婆婆问他叫什么,说钱包里有身份证,对上名子了就给他,小年轻说那就算了……

正在此时,又来了一位中年人,进门感觉垂头丧气的,想必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进门后突然怔了一下,又退出去看了木板一眼,那个表情我到现在还记忆忧新,感觉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了一样,弯腰和老婆婆交谈起来,老婆婆拿出一张身份证看了一下,然后给了中年人,看来他就是失主了……

旁边的人骚动起来,只见中年人接过钱包,直接从里面拿出两百块钱塞给了老婆婆,还一个劲地鞠躬道谢,老婆婆欣慰地笑了笑,将两百块钱塞了回去,拿起扫把准备离去,我不知道中年人对老婆婆在说些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些感谢的话……

虽然那是一个寒冬,可老婆婆的举动却深深地温暖了我的心,老婆婆微笑的脸庞,就好似一轮“冬日暖阳”。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