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暖阳
暖阳
发布时间: 2021-09-06 23:20
阅读:32

【篇一:暖阳】

长命9岁了,这个名字是爷爷取的。她像往常一样在家门前的那个最高的大土包子上等爷爷从地里回来,不同的是,今天是她一年中最快乐的日子。太阳灼烧着大地,小黄狗顶着烈日,依旧忠诚的趴在她旁边。今天是爷爷的68岁生日!

长命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个日子,她想给爷爷一个惊喜,她小心翼翼的把早已准备好的“蛋糕”捧到桌子上,然后自己学着电视机里的那样精心布置了一番,虽然所有东西都是替代品,就连“蛋糕”也是用野菜和面粉蒸的。长命觉得愧对爷爷!她发誓,以后一定要让爷爷吃上真正的蛋糕

正在她这样想的时候,爷爷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爷爷虽然年龄大了,但身体还算硬朗,做事跟小伙子一样,干啥都有劲!长命着实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回过神来,对着爷爷噗哧的笑了,“爷爷都大人了,还这么调皮!”长命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笑着说。

长命仰望着爷爷说∶“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呀!”长命没有等爷爷回答,就掀开了红皮“包装盒”。嘴里还随即说∶“是您的生日!”这时候的她像一个蕙质兰心的天使,脸上尽是孩童般美好的笑容

爷爷没有说话,但从爷爷的表情中即可观察到,那种高兴劲溢于言表。长命急忙掰了一块送到爷爷嘴中,爷爷依旧是满脸慈祥的笑容,爷爷也掰了一块 水里蘸了下 送到他可爱的孙女嘴中,爷孙俩相视一笑,尽享天伦之乐,至于为什么蘸水,长命也不会在意,只有爷爷知道,长命把盐当成糖了!

秋天到了,气候一天天冷了,当年长命跟爷爷一起种下的苹果也成熟了,苹果也比长命的拳头大的多了,爷爷又去地里了!她看着这广阔的几亩地,好像在嘲笑着她和爷爷,长命知道,爷爷患有很严重的风湿,每到冬天就疼得很。长命就用热水洗过的毛巾裹在爷爷的腿上,虽然长命不知道风湿有多疼,看爷爷的样子,也能体会到!

清晨6点多,长命睡醒看到爷爷没有去地里,表情也十分僵硬,爷爷好几天都闷闷不乐了,正当她疑惑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几个穿蓝色制服的人进来了,她在书里看到过,他们是警察。他们跟爷爷低声交谈,好像故意不让长命听到一样。他们是不是在说什么秘密行动,长命是这样想的。爷爷点了点头,给长命说,走!爷爷带你去城市里看看。长命十分的高兴,因为她的梦想是以后要做市长!这也是她第一次去大城市,她认为自己的梦想就要迈出第一步了。想到这,她再一次笑了,这次比上一次笑得更甜了!

长命在6个月的时候被拐卖了,爷爷正巧在地里干活碰到了人贩子,用锄头救下了长命并报了警,人贩子很快就被抓住了,由于找不到孩子的父母,爷爷也没有儿女,长命就被寄养在了爷爷家,这点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毕竟爷爷一直对她视为己出。爷爷在前几天就知道长命的父母找到了,这意味着长命就要回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那里了,长命知道这个消息后,这对她来说如同晴天霹雳,她怎么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又哭又闹,但在爷爷和警察的连哄带骗的攻势下终于屈服了。

长命来到了新家,9年没见到女儿的母亲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给长命,就是长命想要月亮父母也不会摘星星的,长命依旧闷闷不乐的,直到她看到楼下的那家蛋糕店,她开始变了!上学也很积极,一切都变美好了!

楼下的菊花快要凋谢了,冬天来了!长命还在想着爷爷的老寒腿。就在一个清晨,长命又站到了家门前那个最高的大土包子上,吱丫一声,爷爷的木门被推开了,屋里没人?她很疑惑于是跑到苹果地里去了,不过地里没有爷爷,她没有看到苹果树嘲笑她的样子,而是一群伐木工人和他们的机器嗡嗡嗡的在工作!长命急坏了!连忙阻止他们!那机器像是不耐烦的样子,吧嗡嗡声弄的更大了,好像故意不让工人们听到似的。长命哭着走了,她只好去问隔壁山上的刘奶奶。她走在那条长满草的小路上,小草上的露水还没有被冬日的暖阳蒸发掉,刘奶奶给了她一封信,是爷爷的!里面是这样说的

孙女啊!当你看到信的时候,我早已经过上幸福生活了,不要担心我,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当个高官,为人民造福,就当你一直想当的那个市长吧!好了,爷爷不识字,再多了就不会了。

信里还有一个地址,长命十分高兴,她把用自己零花钱买来的饱含着爱的护膝和真正的蛋糕装进了快递盒,那如同冬日暖阳一样邮向了,那个她一生一世牵挂的人的地址。

这个夜晚,她想完了这些,她带着甜甜的笑睡着了,在梦里,她梦到了爷爷,冬日暖阳撒在爷爷的脸上,依旧是那无比慈祥脸庞,爷爷笑了!

【篇二:雷雨中的暖阳】

在你的人生中,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重新拾起信心,不因为小挫折而放弃自己的梦想。而他,就像是暖阳,温暖我的衣襟,也温暖了我的心田。

“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冲出学校,对着天空怒吼着。风呼啸着,雨拍打在我的脸上,生痛生痛。电闪雷鸣。身后追出来的几位老师无一不打着各式各样的鲜艳雨伞,可没有一人上前来。我背对着他们,刺耳的议论声徘徊在我的耳际。

“这孩子谁啊?”

“哈哈,就是那个作文比赛最后一名啊!写的那么烂还不服气,冲出来干啥?”

“你们别说了,她至少还是个学生,这样会对她造成伤害的……”

“嘿,这你就不明白了……”

凉丝丝的雨滑落到我衣袖间,刺骨的冷意顿时满溢开。我的鼻子酸酸涩涩的,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也许是因为我与生俱来的傲气吧,我总是不可一世,总是以为自己很棒,总是不自量力……

“楚楚,我怀疑你疯了。”低沉的男低音响起,我的肩上披上了有着淡淡清香的牛奶白外套。我的少女心一阵强烈的振动---

是他!

“嗯?不然你还以为是谁?”陆昱霖似是有读心术,勾唇一笑,坏坏的气质让我的脸滚烫滚烫的。

“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冷得哆嗦,浑身打着颤,小手通红通红的。

“走吧。”他摸着我湿漉漉的头发,皱了皱眉。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愣了一下。

“还不走?哟,瞧这小脸蛋,你喜欢我?”他打趣道。

“本来……就是嘛……”我声音愈来愈小,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衣角,生怕踩到一个水坑,溅起水花。

……

后来,我成为了北京全市作文比赛一等奖的拥有着。老师再也不会看不起我了,父母也对我刮目相看。

清晨,一丝丝红晕从东方升起,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声,我脸上洋溢着笑意,心中时不时地想起在那段难熬的雷雨中,我唯一的暖阳。

【篇三:冬日里的暖阳】

阳光,使冬日里寒冷的坚冰融化;阳光,使冬日里的翠松熠熠生辉;阳光,使冬日里瑟瑟发抖的动物们感到温暖……

冬日里的暖阳,无私的把温暖撒向大地,而我却有点小自私的把几缕暖阳藏进我的被窝中。

寒冬不愧是寒冬,晚上即使铺了电热毯,也能隐约感到一点寒意。于是,每逢好天气,母亲就会把我的被子拿到太阳下晒一晒。那天是周末,母亲依旧一如既往的帮我晒被子,可天公不作美,栏杆上布满了露水,湿漉漉的。母亲,只得找干布来擦。

母亲转身的一瞬间,一根银白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我的心一颤,母亲何时多了白头发,记得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母亲还是满头乌发啊!难道?母亲自我上初中以来,便更加悉心的照顾我,是太过操劳吗?突然间,那根银白色的头发显得如此刺眼,我眼框不知不觉湿润了。

妈妈把布拿来了,我立即将呼之欲出的眼泪擦干,微笑的看着妈妈,妈妈也冲我笑着,就像这冬日里的暖阳。我站在一旁看着妈妈,忽然妈妈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冰上,差点滑倒在地,我想都没想就立刻跑上去扶妈妈,妈妈站稳后,又要继续擦栏杆,我一把夺过布,三下两下就利索的干完了,随后,妈妈,把我的被子放在栏杆上,用藤条拍打着被子上的灰尘,忽然间,那道光,又射到我的手上,虽然看上去很刺眼,但手背却被她照的极为的温暖。

晚上,往被窝里一躺,感觉就像陷入软绵绵的棉花之中,两条被子,在往上一盖,那种享受的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皮肤触碰到被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不仅是阳光的温暖,更有那,比暖阳更温暖的母亲的爱。

冬日里的暖阳,给予我身体上的温暖,而如暖阳一样的母亲,给予了我心灵上的温暖,一直伴我成长。

【篇四:冬日暖阳】

寒风中我们瑟瑟发抖,冬日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咧咧寒风,还有失败,绝望时的无助,但我们遥望惨白世界的一角,会发现那里还垂着一轮太阳。

刚上初中时,有些内向的我有些无法接受身边陌生的面孔,加上过敏性鼻炎的疾病,我也没少受同学直白话语的伤害。但过程中家人老师都在安慰我,那是的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低谷,失足掉下了悬崖,抬头望着尽头的山崖,我已无力挣扎,我好像走进了人生中的冬天。

记得那个下午,我觉得世界不再残酷,因为我迎来了冬日里的一轮太阳!平淡的天空驱散了我消极的心情,我怀着病重的身体走进学校那拿作业,只记得我爬上四楼,气喘吁吁地走进班里,几个同学那有些温和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撒在我身上,我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适用的走到座位旁,一览无余的课桌上,静静地摆着一块完整的月饼,他悄悄的躺在那里,在灯光的反射下把一缕光投进到我的眼里,正在我为课桌上一盒月饼而感到诧异时,倪老师不知何时走到我旁边:“欢迎回家”

这句铅块般的话萦绕在我耳边,一遍遍回荡着,我心里不知怎么,一股感激涌动,差点流了泪“老师,谢谢您”同学们也都跑来问候我的情况,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那时的心情,那一盒月饼,一句老师的信任,一群同学的问候,那便是我在最寒冷时的一轮太阳,它融化了冰天雪地,也融化了我心里的隔阂,带给了我深深地温暖。

后来我知道,班里每人只有一小丫儿,而老师却特意给我流的完整一块,还记得那句话“欢迎回家”没错,我们就是一个集体,老师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落队,也不会让任何一员陷入寒冷!

每人都有失败,有绝望,有自己的冬天,但每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它出现的不早也不晚,每次出现都会把所有灰蒙穿透,用温暖阳光送走寒冷!

【篇五:冬日的暖阳】

“收破烂喽!”窗外传来略带沙哑的吆喝声。母亲听闻,赶忙跑到窗户处叫那人停住。我也趴到窗台边向外望了望。只见那人看了我们一眼,停住了装满废品的三轮车。

我跟随母亲下楼去,呼啸的寒风立即袭来,我不禁又往衣服里缩了缩。母亲对那人说些什么,我便在旁仔细打量起来。他戴着加绒的帽子,穿着军大衣,两手不自然地放着,干瘦的脸上漏出呆滞的凄凉。随后,他走向三轮车,从废品下抽出几个袋子,又拿绳子将车上的其它东西捆牢。母亲见他收拾好了,带他去地下室拿东西。

“呵,东西还真不少!”他先是环视了这间堆满纸壳等废物的屋子,随后便迅速地整理废品,没一时便捆扎好了。他又拿出一杆秤来称重量。开始时,他还有些高兴的神情,渐渐地,他的脸又变得呆滞,还略带些尴尬,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也慢了下来。终于,他称定了价钱。 他望向母亲,张了张嘴,可又没有说话。母亲便问:“这些多少钱?……不忙的话上楼喝杯茶吧。”“不了。”他忙说,“这些二十四元。”他将手伸入衣兜里,掏出一大把零钱,侧过身子去数。母亲尊重他,也不向那边去看,假意整理东西等着他。不一会儿,他转过身子低着头说:“今天,我的钱没带够……我搜遍了全身,只有这十三块钱了。”他拿着一堆皱巴巴的钱的手举得很低,似乎他手中之物是多么不堪,他的神态又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等待着大人的发落。

听到他说的话,母亲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干笑一声,打破了僵局:“这样吧,我给你便宜一些,就十块钱吧,下次你记得来,我攒着废品还卖给你。”母亲犹如没有听到他低声说的话,言语如此轻快。那人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所听。他愣了半天,才记起找出十元钱给母亲。他说了一声谢谢,匆匆收拾好东西向外走。

冬日里,柔和的阳光,照向大地,暖暖的。在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厚重身影里,装的是颗被温暖的心。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