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爱上人间烟火气
爱上人间烟火气
发布时间: 2021-09-10 22:21
阅读:29

【篇一:爱上人间烟火气】

“民以食为天。”在世界上,中国人是最爱吃、最懂吃的。古人雅称下厨时的气息为烟火气,着实让做饭的活儿多了几分文学之美。家里有个懂“烟火”的人,是很有面子的,而我恰恰就是这样的幸运儿。

“妈妈,今天吃什么呀?”

小时候,我最喜欢搬一个小板凳,在厨房坐着看母亲“变魔法”,问着今天的菜谱,闻着菜肴与火交融时的香气哈喇子直流,在母亲面前蹦啊,跳啊,抢着要尝尝鲜。可母亲再怎样变换菜式,再怎样努力的创新,用心讨好全家人的胃,一日三餐,年复一年,我终究是乏了。于是,我放下家中的筷子,渴望走到外面去。

“妈,今天我和同学到外面去吃,不回来了。”

“妈,楼下又新开了一家馄饨店呢。”

“妈,我想去吃肯德基。”

那时的我有多不喜欢吃家里的菜呀,每次回家当母亲像服务员一样笑着报今天的菜名时,我总会这样那样地搪塞,强行打断她的话。母亲一怔,笑意消失了不少,却也没多说什么,走到柜边抽出几张钞票塞到我手中:“去吧,多吃点,别饿着肚子回来。”我笑着奔出家门,从未回头看到她眼中的落寞。

读高中后,每次返校前,她都是那样,忙里忙外。走之前又反复问:“家里的咸鱼要带吗?”

“不要!”

“那带点酸萝卜吧,天热食吃点开胃。”

“不要!”

刚进学校,一切都是令人惶惶的未知,何况我已经到了要面子的年纪,生怕这些东西让同学看见了笑话,自然不耐烦地拒绝。母亲也没再坚持,只像是在自说自话:“现在嫌弃家里的饭菜,今后远走高飞,再想吃,可吃不到了。”我没有回应,只是推门扬长而去。

学校的伙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起初我深感自由,可渐渐地觉得也就只是重复着那么几种,我感到厌倦,开始怀念起家里的饭菜。我开始回避去学校食堂,味觉也慢慢沉睡了。胃,不知何时起,竟抽搐起来。只是,我沉默着什么也不说,每次周日回家总是默默吃着家里的饭,默默回味着,多少次想说,想家了,却倔强地隐瞒着,看着母亲默默看着我。

一次周日返校,母亲留我在家吃晚饭,我却大呼小叫着“要迟到了”,连连推辞,手忙脚乱地到处清行李。母亲走进厨房待了一会儿,接着出来帮我收拾,将满屋的书本清得井井有条。临走时,自然又是一番叮嘱,帮我系鞋带,整理好衣领,再目送我离去。关门时,她始终注视着我,直至我将门慢慢合上,咔哒一声,两个人便分隔在两侧,整个楼梯间都是静悄悄的。

到学校后,刚上两节晚自习,我就饿了,只好在袋子里到处寻找着零食。我翻动了一下,竟摸出了一个便当盒,打开一看——油亮亮的炒饭,绿油油的青菜,清香的豆腐……我愣住了,窗边路过的同学看到,羡慕地说:“你好幸福啊!”“谢谢。”我不知该回答什么,又顾及面子,害怕其他人看到了笑话,只是合上了盖子。下了自习后,我奔回宿舍再打开,赶紧舀了一勺放入口中。冷了,其实,每一粒米都凉了。

“你带的饭还没冷吗?”一旁的室友看到了好奇地问。

“还没呢,我妈给我装的,保温效果可好了!”我笑了笑,不假思索,大口地吃起来。冰的饭,冰的菜,在舌尖上重新滚烫,又恢复了家中特有的烟火至味。

“好吃!”我夸了一句,继续吃着,直到熄灯了也没有停下,尽管已经有些难以下咽,我仍然吃得干干净净,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剩这剩那。我吃着,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有的和食物一起被吞下,有的滚落在被子上,吃完后我才发现连被子都已经湿了。

第二天打电话,母亲第一句话便是“饭冷了吗?”。

“没有,可好吃了!同学都说我好幸福。”

我听到了电话的另一头母亲快活的笑声,在这一头的我却红了眼眶。

“其实,我留你回家,是想让你多吃点家里的饭菜,学校的不好,油啊盐啊我都不放心。”

“我知道,妈。”

“自己在学校每天三餐饭一定要吃好,你以前的同学有的就有了胃病,自己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妈。”

“以后你要是喜欢,妈送饭给你吃,现在你越来越大了,家里的饭,不常吃到啊。”

“好。”

我强忍泪水,哽咽着挂了电话。少时的我亏欠了她多少,让她只因这么一点小事,便高兴成这样。我们都不会用语言表述内心,有时,兜兜转转那么久,换来的都只是相顾无言。可是没关系,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学着弥补,将你珍惜。

“长大后想在哪里当老师?”那天,她问我。

“‘父母在,不远游。’我当然是要呆在这里,离家不过三尺路,每天上完课后就回家,到你这蹭吃蹭喝,我要一直蹭下去!”

“哼,想得倒美。”她气呼呼的撅起嘴,却一直给我夹着菜,眼里满是笑。我拼命的吃啊,吃啊,把剩下的半句话咽了下去,眼里闪起薄薄的泪光。

“我会一直蹭下去。如果有一天你连锅铲都拿不动了,没关系,我做饭给你吃。如果有一天你连筷子都拿不动了,没关系,我可以喂你,一直,一直。”

爱上人间烟火气,爱上人间真挚情。妈,如果岁月允许,我可以不言不语,搬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里轻嗅着灶边的烟火气息,看着你银色满际,把爱融进食物里,夸你,爱你,陪你忘却四季更替。

【篇二: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题记

冰心一提起林徽因,开口就说“她很有才气”、“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或许从她名字的由来就可以看出她不平凡的一生。林徽因,这个催漫天山茶蘼香的女子,让我不由地恋上了她,爱上了她比烟花还灿烂的一生。

花开绵密的四月,踏上独属于江南的青石板,推开那座叫作往事的城门。岁月里斑斓的痕迹,将暗影散落在小街的石板上。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在打听着有关莲荷的消息。而在那众荷喧哗中,林徽因是挨我最近、最温婉的一朵,看那傲世的容颜,惊动了人间四月天。

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与之邂逅,转身忘记;有些人与人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的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林徽因似乎与人很结缘,她信守的一生就曾经波澜过三个男子的世界:徐志摩为她徜徉康桥,盼切一场绝恋;金岳霖为她终身不娶,期待回首携过;梁思成为她情倾心覆,约定白首之约。

而她最终选择了与她志趣相同的建筑大师梁思成,这让历史给她的抉择画上了完美的笑脸。

或许她早已看穿世间的万物百态,知道无论人们经历多少沧桑、多少繁华,终会过去,当他们洗尽铅华,去寻一方净土终会明白,有些路注定不能一起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林徽因是纯洁的。她没有被世俗烟火熏染,也没有被浑浊世态浸浊,心灵深处始终有一处最洁净的角落,永远如初时美好。她会为一朵花低眉、为一片云驻足、为一滴雨感动、为一本书倾情。所以,我们会不由自主爱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中的梁燕呢喃、莺歌燕舞,也会爱上那白莲化身的女子。无论岁月如何转变,她都活在人间四月,有着不老的容颜。

无论林徽因一生爱过多少人、犯过多少错,又经历多少浮沉,她永远都是一杯青梅煮好的绿茶,给人无法散尽的淡雅素芳。

夏荷飘香,一声懂你。试问:一年春事,桃花红了谁?一眼回眸,尘缘遇了谁?一街暗香,阑珊寻了谁?一帘幽梦,凭栏念了谁?这世上,不是只有烈酒才能醉人,有时候,一份清淡的简约追求,足可以维系一生。林徽因,她没有张爱玲的凌厉,也没有三毛的放逐,她生命的宠辱不惊就足以让这世人痴迷。

“一身诗意三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属于那个时代的林徽因是脱俗的,我只想对这个女子说一句话:

“此生,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篇三:天上明月,人间烟火】

几度春秋几轮月,月到中秋分外明。这“明”的是温情,是念想,是人间可以暖心的烟火味。

中国人酷爱用味道去记忆,记忆一份感情,记忆一座城市,记忆一个节日。今年中秋未到,母亲老早就计划好了中秋菜单,八菜一汤。这美味里既有时令大闸蟹,象征甜蜜美满之意的潮州甜品,亦不乏朴素的家常小菜,浓稠得宜的鲫鱼汤。

中秋节终于到了,满满当当的菜品摆上圆桌,亲人们围坐桌旁,一边享受美食,一边笑语盈盈,热热闹闹,好不快活。而习惯张罗的妈妈看着亲人们齐聚一堂,气氛热络的样子,她也知足地笑着,幸福全写在脸上。

念想不远,阅历尚浅,我记忆中的中秋模样都是这般温馨而美好。

我熟悉每一道菜的味道,这味道是一次次味蕾刺激下的习以为常,是柴米油盐,是一日三餐,是母爱,是乡味,是中秋月中明明的亲情。

我熟悉这圆桌旁的每一张笑脸,这笑脸是岁月深处永远不变的容颜,是朝夕相处,是日月与共,是亲人,是我深爱的人。

感受着满桌的热闹气氛,那沸腾的烟火气竟熏得我眼睛发酸,我想哭。

“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白居易他乡望月,望出了感伤和清冷。长大了,人生都会奔波吧。想着此刻,我正高三,不到一年后,我必定是离家越来越远。即便不会经历白居易的那番苦情,我也多么害怕习以为常的,会变成不可多得;害怕朝月亮奔去的途中,再难见可爱可亲的人间烟火气。

我一直在跑,想逃离庸俗,想出脱平凡,奔向那皎洁的月光。但我忘了,天上明月同人间烟火一样都能抚慰人心。谁又能说热气腾腾的菜肴、亲友的寒暄不比天上的明月更美好浪漫呢?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晚年隐居的王维借着诗句表现出清幽宁静、高雅绝俗的境界。而我虽欣赏王维的淡泊,却难以入山绝俗。在内心深处,我感到更温暖更亲近的是汪曾祺先生的烟火人间爱,那就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如果问我中秋节最真挚的祝愿是什么,我会心满意足地说,明月朗照,烟火相伴,亲情美好,人月团圆。

【篇四:人间的烟火】

我的家乡自贡市富顺县承载我不多的光阴和记忆,印象中好像只有弯弯曲曲的沱江围着紫色的丘陵绕来绕去,让我觉得跟外面世界若即若离。不过有一样特产美食却让我印象深刻而恒久,那就是看上去充满了市井气息的豆花。

豆花显得太普通,但对于我这么一个普通人来讲,它却亲切可人,因为我是吃着豆花,喝着甜汤长大的。当我像被命运的阵风吹向远方的种子,在遥远的异乡生根发芽时,对家乡的怀念,往往会具体到一碗白嫩的豆花,一碟令人暗咽唾沫的蘸水。豆花就是家乡的味道。

豆花兼有豆腐脑的嫩和豆腐的绵。做豆花时,先将石磨豆浆烧开过滤掉渣滓,再用微火煮,同时把竹筷架在锅上方,用产自地底深处亿万年的卤水顺着竹筷微微点滴注入煮沸的豆浆,让化学元素在锅里发生反应,从而使蛋白质凝结。在此过程中,如果卤水下得太快太多火力太大就变成了豆腐,反之则很可能变成豆腐脑,总之需要恰到好处——就像爱情。成功做出来的豆花洁白如雪、嫩而不溏、绵而不老、清香悠长,加上本地特色的糍粑蘸水和滋润、散酥、浓香的米饭,三件套的组合和谐相配,自是滋味横流、风情万种,哪有不诱人的道理?

富顺人热爱悠然自得的简单而朴实的生活,走进那熟悉的豆花饭店,叫上一碗滚烫的豆花,生活的热情便由此开始。多少年来,正是这毫不起眼的豆花,牵动着无数游子的心。我想,这般情景的发生,比豆花更为重要的理由,应该就是那些不加修饰,且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篇五:人间烟火,最抚凡人心】

即使放暑假的美好时光,父母也要按时去上班,我们学生们也逃不了暑期补课的魔爪。

不情愿地我拿着父母给的爱心早餐钱来到KFC。由于是早上,店里没有许多人,我点了最爱的皮蛋瘦肉粥,随意的找了张靠窗外的桌子,慵懒的打了个哈气,无聊地看着窗外夏日的早晨。

突然我的视线中多了两个人——一个消瘦,穿衣并不是很整洁,围脖上挂着黑粉黑粉的毛巾,肩上还扛着装着一大袋空瓶的大塑料袋,另一位应该是他的孙子,活蹦乱跳的,可爱的很。老爷爷把袋子放在门口,掸了掸衣服,领着他的孙子进来了。

只见他的孙子快速飞奔向柜台,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份汉堡,一份粥。老爷爷用粗黑的手从口袋里拿出钱来付,领着孙子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没过多久我的吃的和他们的一同上了。我一边吃着皮蛋瘦肉粥,一边继续关注着这一对爷孙。只见老爷爷把吃的全推到孙子面前,笑着说:“多吃点,看都瘦成什么样了,今天呀我们在肯德基放开心得吃。”

小男孩点点头,笑嘻嘻着拿着汉堡吃了起来。我心里很生气,觉得他一点也不体贴他的爷爷。可是下一幕却否定了我的这个想法,只见他把才吃了几口的汉堡和喝了几口的粥推给了老爷爷,小声对爷爷说:“我吃不下了,给您吃吧,不许省着,今天我要看着你吃完。”老爷爷一边摇头边摇着手,说:“爷爷不饿,爷爷是买给你吃的。”最终,老爷爷还是拗不过小男孩,端起粥碗吃了起来,边吃边说:“这么好吃的点心和粥,你怎么会不喜欢呢。”其实我发现小男孩的视线一直盯着汉堡与粥,有时还会伸出那小舌头回味一下,再快速的收回去。

我恍然大悟,小男孩假借自己要吃后又说不好吃,其实是想要让爷爷吃上一顿好的早餐,因为他知道,爷爷是绝不舍得给自己一顿好早餐的。

我陷入了沉思,等我再抬起头时,发现餐桌上只留下那空空的包装袋,老爷爷领着小男孩的手,托着袋子,缓缓地向前走去,渐渐的,渐渐的他们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一扫之前的颓然之气,昂扬地走在夏日的晨光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