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豆腐飘香
豆腐飘香
发布时间: 2021-11-20 18:46
阅读:1

【篇一:豆腐飘香】

儿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邻居李大爷是做豆腐的,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就起来磨豆子、熬豆浆、挑豆皮、压豆腐。托板豆腐便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窄窄的巷子里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破旧的板车碾在青石板小路上,“咯吱——咯吱——”的声音渐响。青石板不是十分规整,有点长短不一,但一块挨着一块,平平整整地铺在路的中间,一直向着远方延伸。小路的边沿是一溜贴地的野草,长得青青葱葱,密密实实。

“热豆腐哦!卖热豆腐喽!”

李大爷吆喝打破了清晨的宁静,略微嘶哑的男声唤醒了沉睡的院子。阵阵豆花香悄悄飘来,穿透了厚重的大门,大摇大摆地窜进各家各户,肆无忌惮。

破旧的木板车边围满了人,小担上放着一大块用白布包着的颤悠悠、热乎乎的水豆腐。李大爷揭开覆盖的薄布,浓郁的香气便再也抑制不住,火急火燎的迸发。白嫩嫩的豆腐散发着腾腾热气,氤氲了周围的一切光景。狭窄而细长的的木板已发棕黑,道道沟壑透漏着厚重的年代气息,与同娃娃般稚嫩白胖的豆腐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直叫人迫不及待地探询它的奥秘。火红的辣椒在似白玉的豆腐上点缀几笔,似无心,却又格外好看。舌尖轻轻触碰,酥麻的微灼感让人浑身一震。入口,如风,即散,徒留下一口清香。

吃托板豆腐用勺子?才不是,咱土生土长的运河人可是直接大口吃呢!叉开双腿,俯下身子,双手捧着那温热的豆腐便酣畅淋漓地吃起。移不开的视线紧紧盯着那托板,颇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痴迷。运河边上的人管吃托板豆腐叫“喝豆腐”,主张是不加任何调料,直接入口。有的小贩,预备下几个碗勺,把豆腐切好之后放入碗里,再添上酱油食醋,虽然也有风味,但总不如托着木板弓腰来“喝”更有味道。托板豆腐,无论寒暑一律必是热的,略烫人口舌自是最好,有七滋八味,“白生生,水灵灵,胜过脂膏精”。

李大爷用铜制的豆腐刀子将豆腐削下,一片一片打到小木板上,细致有序,急不得,慌不了。轻轻一吸,又热又嫩、洁白如玉的豆腐便流入口中。很多人乍开始时吃不惯水豆腐的豆腥味,但后来吃习惯之后,才发现,济宁水豆腐唯有这样不加调料、趁热大喝,才能更尝出其清香溢口,回味无穷。香椿成熟时,更是有香椿拌豆腐的吃法。香椿的鲜嫩多汁配上豆腐的热气滚滚,自是独有一番风味。

“今天没带钱也没关系,尽管吃!”李大爷笑着说。

“宁肯不吃北京烤鸭,也把热豆腐托回家。”多寂静小巷,破旧板车;托板豆腐,心中美味。

“买豆腐喽!热豆腐!”

当李大爷的吆喝声再次响起时,豆腐的香气已飘的很远很远。

【篇二:学做水晶豆腐】

昨天晚上,妈妈说教我做水晶豆腐。妈妈提议:“你就当我的小助手吧!”“好勒!”我兴致勃勃地答道。

我想了想可能需要的材料,手忙脚乱地拿了很多出来。妈妈看了看我:“你拿这么多的材料出来干什么呀?”“这些不是所需的材料吗?”我疑惑地问。“你是小助手,应该听我说的,不是吗?你太着急了!有句老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哈哈哈,原来这句古话是这么来的。

我开始认认真真地“工作”了。按照妈妈的要求,拿了一个不锈钢盆,一个不锈钢碗,一袋淀粉,一个盛淀粉的勺子和一双筷子。妈妈现在就是一个讲解员,边做边同我讲解。“我们先把适量的淀粉放进不锈钢盆里,再往里面加适量的水,边加水边搅拌淀粉,你来试试吧!”妈妈对我说。我接过妈妈手中的筷子,充分的搅拌着,直到淀粉在水中全部溶解为止。看上去有点像泥水匠拌的准备粉刷的石灰。妈妈则在锅里加了半锅水。

烧开后,把我搅拌好的淀粉糊一点一点的往锅里倒,边倒边用铲子搅拌。“切记,不能停下来,否则淀粉就会糊锅底。”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锅里的淀粉糊,“哇哦”,太神奇了,淀粉糊在锅里一点点的变色了。我看妈妈翻炒的样子,似乎有点累。“妈妈,您休息一下,让我来吧!”“没事的,一会就好。”就这么一点儿对话时间,锅里的白色淀粉糊已经全变成透明的了,像一个大水晶。“哇!哇!”这就是传说中的水晶豆腐,我兴奋地叫着。妈妈慢慢地把炒好的水晶倒入不锈钢碗中,等它完全冷却。躺在床上时,我满脑子都在想,水晶豆腐烧好是什么样子的?水晶豆腐好吃吗?……

中午,妈妈把昨晚做好的水晶豆腐拿出来,反扣在盘子中,这水晶豆腐可真像一个大布丁,看上去很Q弹,仿佛也很美味!妈妈把“大布丁”切成“小布丁”,待油烧热,放锅里炒。加了点调味料,大蒜叶子。看着翻炒的水晶豆腐,我口水都要流地上去了,迫不及待地想开吃了。妈妈把炒好的水晶豆腐装进盘子时,我立刻把盘子抢了过来,拿双筷子就解馋了。妈妈看我吃的这么香,脸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妈妈做的水晶豆腐可真好吃,口感非常棒。改天有空,我也要尝试做水晶豆腐,尝尝自己的手艺。

【篇三:鲫鱼炖豆腐】

故乡靠海,盛产鱼虾。鲫鱼是最常见的海鲜。所以,鲫鱼很便宜,又很好吃,是道家常菜。

我最喜欢吃的是妈妈做的鲫鱼炖豆腐了。我们家有个习惯,每逢好日子,母亲就会整装待发,去菜市场买来鲫鱼和豆腐以及其他配料。买好菜,母亲总是要仔仔细细地把鱼洗净,刮去鳞片,再把豆腐切成丁。等到鲫鱼炖豆腐全部程序都完成了,大约需要半个小时。

午饭时间到了,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妈妈亲手制作的鲫鱼炖豆腐,个个喜笑颜开。我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鲫鱼肉,饱满的汤汁从牙缝中流出,给人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汤汁虽然浑浊,但也有几分清澈,暗色的鲫鱼,米白色的豆腐,翠绿色的香菜,在碗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闻一闻,一股鲫鱼汤独特的香味扑鼻而来。米白色的豆腐也有独特的味道,不甜也不咸,刚刚好,有一种清淡的滋味,又有一种浓郁的原味。喝一口汤汁,不甜不腻也不咸,一股香味在口齿间弥漫。

鲫鱼汤鲜美,但在苍南,我们有一种家乡独特的吃法。我们喜欢把鱼汤舀一勺浇在米饭上吃。再夹一块鱼肉,剃了大刺,蘸着鱼汤一口吃进去,再把小刺吐出来。而我喜欢把鲫鱼汤浇透米饭,拌在一起用勺子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吃法,大人吃得老练,小孩吃得稚嫩。在家乡苍南,每个人都喜欢吃鱼。

我爱家乡,更爱家乡母亲做的鲫鱼炖豆腐!

【篇四:家乡的小吃“老豆腐”】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食文化从古至今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那老豆腐的风味却依然不变,依然保持着原来色香味俱全的老味道,令人回味无穷。

我虽然没见过老豆腐的制作过程,但那老豆腐的传说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说有一个买豆腐的老头,那天他起晚了把要卖的豆腐做嫩了,倒入香料和汤水,仔细一尝,软糯嫩滑的豆腐比原来更美味,从此老豆腐诞生了。路过老豆腐摊位,只听人们都津津乐道着老豆腐的好,而我也是老豆腐的“忠实后盾”,它用它的味道征服了我,也征服了全村村民。

那天,我突然心血来潮,于是我便买了一碗老豆腐,回到家,我便迫不及待的打开,只闻到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令人垂涎三尺。用汤匙轻轻抿上一口汤,汤汁在口中唇齿留香,咽下去之后,汤汁暖暖流向身体,让人立刻温暖起来,再舀起一块豆腐,洁白无瑕的豆腐在汤匙中摇摇欲坠,放入口中,不用咀嚼,便融化在口中,让人忘记一切烦恼,再珍贵的美味佳肴,山珍海味也比不过这一碗老豆腐,如果你尝的还不过瘾,还可以把香喷喷、酥脆的油条放在汤里,变得软糯的油条载着浓郁的香汁,也是一种不错的搭配吧!

老豆腐配油条是最普通不过的早餐,就是这平凡的早餐却构成了丰富的食文化。普通的老豆腐吸引了我,你是不是也有所动容,那就一起来尝尝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赞不绝口!

我喜欢美味的老豆腐!

【篇五:豆腐情】

“你怎么又吃豆腐呀?吃不腻吗?”同伴不解地望着我的中餐,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吃了五六年的豆腐还是一样喜欢,也许是因为它有着家的味道吧……

十岁时的我跟着爸妈来到了县城,他们则以做豆腐卖为生,正读小学的我作业总拖到很晚才做,刚躺下睡却听到一阵震耳的机器运转的声音,愤怒地跑向厨房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忙碌不已,原来爸爸正在做豆腐,由于不是很熟悉操作,所以只有早些起来慢慢进行。

爸爸并没有看见我,我却惊呆了:爸爸一会儿烧火到大汗淋漓,一会儿整理豆腐架,一会儿又跑去收拾包袱……他总是不停地在这个不大的厨房里走来走去,忙得不知道现在正是凌晨一点多!等到早晨我去上学时,一杯香香的豆浆已送入眼帘,我心一惊,忙得不可开交的爸爸竟然还记得给我留一杯豆浆,我顿时不知所措。

由于豆腐天天都有,一顿三餐都吃豆腐的日子当然也是时有的。终于,我爆发了,宣泄着自己的不满:“干嘛天天吃豆腐,就不会换点别的吗?脑子里全是豆腐渣啦!”爸妈惊呆了,却并没有说什么,我却分明在他们眼中看到了晶莹滚动的液体,我开始为刚才的鲁莽懊悔不已,可又不愿低头认错。第二天,餐桌上的香气散遍了整个厨房,一条新鲜的鲤鱼躺在碗里,虽然它的旁边仍是那些白白嫩嫩的豆腐,突然间,我觉得豆腐其实很好吃嘛!

放假期间,我依旧跟着爸爸上街去卖豆腐,望着前面那个正奋力蹬三轮车的背影,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瘦骨嶙峋的背曾是我嬉闹的爸爸的背吗?那根根白发为何驱走了爸爸一直喜爱的一头黑发呢?曾经可以一把将我举起的那双手哪去啦,为何只有一层皱巴巴的皮附着在那上面?

我哽咽了,爸爸唯一没变的是对我无言的付出和真切的关爱,是那日日夜夜的豆腐浆染白了爸爸的黑发,是那重重的扁担压弯了爸爸笔直的背脊,是那黑夜的削瘦了爸爸粗壮的手……突然好想对着前面的爸爸大喊一声:“爸爸,我永远爱您!”可我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那天我卖豆腐时特别的快乐,努力向行人推销着我深爱着的豆腐。爸爸远远地望着,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时他在想什么呢?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盼望着每日餐桌上的豆腐,因为妈妈总能用尽各种方法将他们做得别具特色,我也因此更加喜欢那“不一样”的豆腐,它们总是白嫩干净,永远给我清新纯洁的感觉,每晚我还是做作业做得很晚,可那刺耳的机器声却成了最美妙的催眠曲,使我安稳地进入甜美的梦乡……

【篇六:一碗热腾腾的豆腐】

“情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世间有父母对子女的舐犊之情,有邻里和朋友之间的关爱,当然也有陌生人的爱。

记得那次,我正欣赏着引人入胜的电视节目时。楼下传来一个年迈老人的叫卖声:“卖豆腐喽!”我急匆匆地拿着3元钱下楼买豆腐去了。“老板,给我一碗豆腐,放点糖。”我边说边递钱。老人虽然年迈,但他的动作却那么娴熟、那么麻利。“给,小姑狼,请端好,小心烫!”老人沙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着。我端着豆腐小心翼翼地上楼了。

突然一个年轻人迈着急促的步子下楼了。由于他走得太快,把我和豆腐撞倒了。只见衣服上和楼梯上满是豆腐,我想:“这可怎么办呀!”我赶紧擦掉衣服上的豆腐,手忙脚乱地收拾楼梯上的残局。

“小姑狼,来,我重新给你盛一碗。”楼下传来沙哑的声音。这时,我的心温暖起来了,“谢谢!”我又上楼了。“小心点,别再倒了。”我转过头,发现老人脸上依旧溢满了笑脸。每当我吃着豆腐,就会想起老人洋溢着笑的脸,如沐春风。每当我听到别人的叫卖声,我也会想起老人那沙哑的声音,在我看来,那不是沙哑的声音,而是世间最美的声音。

我已经好几年没见到那位老人,我不知道他身体健不健康,不知道他生活好不好,不知他有没有变老,在我心中他永远是那个年纪。

那热腾腾的豆腐,那沙哑的声音,勾起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因此我也知道“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人间不仅有父母的爱、朋友和邻里的关爱,当然也有来自陌生人那陌生的爱。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