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中考作文 食趣
食趣
发布时间: 2021-11-25 10:28
阅读:1

【篇一:食趣】

捻一段旧时无忧的时光,忆一地温柔,将其湮没在过往岁月里,不回首,亦不停留浅尝。殊不知,总有那么一个物件,偷偷揽那年入怀,往后在触及之时,除了感慨,更多的是温馨。

驱长车,在滚滚烟尘里,趁着假期我回到老家,一进门,便能闻见扑鼻的香气。那香气浓郁,醉人,却没有城里闻见的那般腻。缕缕艾香从蒸炉中溢出,弥漫于整个厨房间,升腾起的雾气,笼罩着冲进来的我,使得这里一片朦胧。迷离间,我看见了奶奶忙碌的身影,不大的厨房里奔来跑去,一会儿给灶下膛中添柴草,一会儿端出热气腾腾的粽子,又一会儿舀水持火。我愣愣地站在门口,不知该干些什么,奶奶或许早已看见了我,须臾,塞给我一个刚出炉的粽子。

“热的,快吃。”

我赶忙应诺,三下两地解开粽子,细细剥开艾叶,潮湿的艾叶早已弄湿了我的双手,而我却全然顾不得去擦拭,刚见一点白色糯米,便立刻咬下去。糯米很软,很黏,粘在牙齿上,余香便在口中肆意挥毫。留下深深浅浅的牙印,那是期待与幸福。绵软而香甜,炙手而难得,恍惚间,手中只剩下几根长长的艾叶,散发着残余的幽香。回到餐厅,家人同样在品尝粽子,桌上摆着小碟的白糖,那是甜的留恋,桌旁不时传来的欢声笑语,那是温馨的驻足。

饭后,奶奶撤走餐具,搬上来一篮篮的生米,干艾叶红枣等等,我迫不及待地靠近桌沿,拎起两片艾叶,胡乱地卷成沙漏形状,抓起一把米就要往里面倒,或许是过于急切,米撒下不少,灰青的地板上霎时溅起点点星辰,汇成壮阔的画面。我略带惭愧地收拾好自己的狼藉,不知所措地望向奶奶。“没事,我来教你,看好了。”说着,奶奶便提起艾叶,挽成漏斗,舀起一勺糯米递给我,又温柔地握住我的手,将米徐徐倒入漏斗中,她的手是那样平稳,丝毫感觉不出几分焦躁与慌急,她的心是那样平静,似乎任何事情皆兴不起她心中的波澜。倒好后,她轻轻抓起一个红枣将其没入糯米之中,最后帮助我盖好顶层,用绳子裹紧。之后我又试了几次,其过程的有趣深深吸引了我,奶奶望着我包好的几个大粽子,欣慰地笑了。

此时的我除了成功后的喜悦,更多是百感交集。我犹然记得,儿时的记忆是漫天的雾气,是永远吃不完的粽子,是粘牙的糯米,是奶奶欢喜的笑靥。她总是给我端来一盘盘的粽子,或甜或咸,每一次艾叶的拆开总是带着满满的好奇与欣喜,永远不知下一个口味是什么,永远不知用筷子捣开糯米后,是看见鼓鼓的红枣呢,还是黄黄的咸鸭蛋黄,是方方的猪肉呢,还是小小的红豆。我仿佛听见,那满足的欢笑,我仿佛看见,那幸福的笑靥。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伴随着学业的压力,导致我看望奶奶的次数日益减少。很多端午,我总是在家里度过,匆匆忙忙吃完买来的粽子,便要回房间继续学习。我吃过很多口味的粽子,甚至有星冰粽,焦糖味粽等等,口味的新奇却令我怅然若失,每每吃完却没有了那年的欢喜。童年时的粽子味在我的味蕾中逐渐淡化,儿时的期盼亦在我的记忆中渐行渐远。我望着灰扑扑的天空,望着高楼大厦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如今,还有谁,能真正停下来,去亲手包出一个红枣粽子呢,还有谁,仍在坚守与传承这门手艺呢,还有谁,能发现其中的乐趣呢。我们停留在吃粽子与开拓新口味粽子上,却没有人肯继续往下。更有甚者,端午节的概念,同样被车水马龙,滚滚尘埃覆盖,再没有以前的喜悦了。

“妈妈,我想吃粽子。”“有时间我出去买几个,不过,你真的喜欢吃?糯米很粘牙的。”

是的,我喜欢。

【篇二:2020中考作文食趣】

皮薄馅厚,用勺轻轻地捞起,轻咬一口,恨不得一次吞下一整个,一碗下肚才知道什么是满足,趣在美食中……

小时候,最衷爱的美食莫过于宣堡小馄饨了。望着锅里的馄饨如同一只只白色的小纸船,安详地躺在水面,享受着“热水澡”,我便早已“口水直流三千尺”了,迫不及待地呼喊着:“妈妈,快点儿,快点儿,我要吃!”

如今,繁忙的学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食欲大减。“儿子,想吃啥?我去买。”妈妈每次殷勤地询问换来的都是我漫不经心的“随便!”突然,电光火石间,小馄饨的记忆跳入了脑中,“我想吃,小—馄—饨!”

重拾那份记忆,重享那份食趣……

母亲早已将肉馅和皮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桌面上。卷起袖口,坐下,循着零星的记忆,我亲自动手。

我轻轻地取下一张面皮,左手托住面皮,右手用筷子轻轻地挑起肉馅,小心翼翼地从下方把筷子抽走,使肉馅聚集在面皮中央。

大功告成!我不禁沾沾自喜,信心满满地进入第二步。我用右手将面皮轻轻地对折,用双手捏住两端,再次对折,并将两端重合,捏成一个小船儿状。

正欲宣告“成功”,“噗!”一声闷响在耳畔响起。定睛一瞧,呀,原来面皮破了。我顿时惭愧无比,心情由成功的巅峰跌落到了失望的谷底。

怎么回事?正在捏馄饨的妈妈开口了:“捏馄饨时,中间要压一个褶皱啊!”

顿悟,哎!生活经验太少,自然会惹出笑话。“卟哧”一声,我情不自禁地为我的滑稽笑出了声。顿时,一种体验生活的乐趣油然而生,看来这包馄饨也是一门学问呢。

“下锅喽!”妈妈一声呦喝,一只只刚刚包好的小馄饨如同一位位矫健的跳水运动员,舒展身子,一跃而起,与水面来了个亲密拥抱。

过了两三分钟,我便急不可耐:“好了吗?好了吗?”妈妈却不着急:“慢点儿,慢点儿,要煮沸两次呢!”

我却不以为然,二话不说,便捞起一只,咬下一口。“呸!”刚入口,便吐了出来,“还是生的呢!”

妈妈只是笑了笑:“让你心急……”

我便乖乖站在一边,再也不吱声了。只见妈妈朝锅里加水,用勺子轻轻搅拌。不一会儿,水便开了,又加了一碗凉水,解释道:馄饨表面看似已经熟透,馅儿却还夹生呢!

水再次沸腾,妈妈掀开锅盖,将馄饨捞起,沥水,装盘,上桌,一股股热气扶摇直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我挑了一只最大的馄饨,轻轻地咬开那薄如蝉翼的面皮,粉红色的肉馅便害羞地露出脑袋,顿觉淳香四溢。晚上,母亲把吃剩的馄饨炸给我吃,酥脆的外皮一口咬下,带着酥脆的口感嚼上鲜嫩的馅,别有一番风味。

不觉莞尔:人生不也如馄饨一样,只有饱受煎熬,才能磨炼自我。若熬过去了,自然就会芳香四溢。

美食的情趣,串起了童年与生活,在心中,四溢……

【篇三:食趣】

童年是一场如诗的梦,在这车马喧嚣的世间,将童年的回忆一点点取出,细细品味,品味少时的天真,品味食物背后的乐趣。

至今在梦里都想起的,是西瓜的甜。

小时候,三伏天的太阳晒得人都快熟了,在最热的中午,我急忙奔出去,买了一个西瓜。在回来的路上,把大西瓜当作宝贝似的,抱在怀里怕掉了,捧在心口怕滑落了,只得顶在头上,两只手支撑着西瓜的两侧,头垂得低低的,腰弯得深深的,尽管很不舒服,但为了我的西瓜,也只得颤颤巍巍、惶惶恐恐,活似个进贡的使臣。如此情景,顶回家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顶回家的西瓜还不能直接吃,得放在井水里冰镇一段时间,到了傍晚才能吃。

这段时间,我这个吃货自然是心痒难耐,看着静卧水中绿玉一般的西瓜,也不由得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了,但这可是在水里冰镇的西瓜呀,妈妈可说了,吃了没冰好的西瓜,会因为西瓜表面的热气,越吃越热的!也无法,只得似个猴子似的,紧盯着西瓜,一边想象西瓜的甜美,一边期盼着傍晚早日到来。

古有望梅止渴,我这应该叫“望瓜止馋”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傍晚,妈妈拿起水果刀开始切瓜了,我却一直站在她身边,妈妈问:“你为什么站我身边啊?”

我忙答到:“老师说了,要观察生活,我这是在观察如何切瓜。”说得好听,其实我是怕老妈偷吃,看着她,万一她偷吃多了点,赖给我怎么办?

切好的瓜摆在盘中,绿色的瓜皮上站着红色的瓜肉,丝丝白色的雾气飘浮上方,一种水气的湿润和瓜肉的甘甜交织在一起,吸引着馋虫,再衬上青花瓷盘,还没开始吃,就似一幅画了。“叶碧藤青果硕圆,瓤沙红脆噬甘甜”正是这般景象。

刚端上桌,我一马当先,抢了最大的一个,同时说道:“冰镇过的东西,直接吃的话,对肠胃不好,我得替你们试吃,以个人的健康换全体的健康,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一边铁骨铮铮,大义凛然,一边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妈妈见了,轻拍我的后脑勺,嗔怪道:“馋猫,知不知道西瓜吃多了,西瓜籽会在肚子里发芽,长出西瓜来的!”听了,并不感到害怕,反而觉得,这块我吃下去的西瓜有好多籽,那岂不是能结出好多西瓜来,那样吃西瓜就不用再出去买了,吃不掉的可以卖掉,那我岂不就发财了!

长大了,再吃西瓜时,之前的种种仿佛成了过眼云烟,也不喜争抢了,家人常拿着一块西瓜,笑说,你吃。往往一笑,说:“你吃吧。”

也常将整盘的西瓜一块块地递给家人,最大的给祖父母,最小的往往留给自己,轻咬一口瓜肉,看着坐在桌子四周的家人一边食瓜,一边谈笑风生。

一切的温馨,尽在此中。

以食物代表童年,以食物凝聚家庭、慰藉家人,平凡的食物,充满了趣与爱。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