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六年级作文 笔尖流出的故事
笔尖流出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22-01-15 11:32
阅读:5

【月光下的村庄】

汤翊萱

铁蛋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今天,铁蛋在村口兴奋地张望着,因为在大城市里工作的表哥马上就要回来了。

此时,铁蛋的表哥铁柱正拉着行李箱静立在村子外面。时隔多年再次回到故乡,在公司里雷厉风行的铁柱却迟疑了。爸妈会像小时候一样,守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亲热地唤他吗?姑父和姑妈又会不会似当初那般,在一旁带笑看着呢?铁柱不敢想了。毕竟,那时他不顾家人的意见,是那么倔强地走了……

“表哥!”突然,一道清脆而又欢快的声音打断了铁柱的思维。

铁柱一愣,抬眼看去。只见面前一个约摸十二三岁,虎头虎脑的男孩儿正小跑着,朝自己而来:“铁柱表哥!”也许是因为刚刚跑过,他脸上还带着两片冒着热气的红晕。

铁柱在对故乡残存的的记忆中寻找着姑妈的孩子,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表弟。语气不由自主地放柔了:“你……是铁蛋?”要是同事见到铁柱这样子,一定会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什么时候,连他都能这么温柔了?

铁蛋点点头,在前面领路。

其实,铁柱最想见到的还有姑父姑妈。在他赌气出走刚到新城市的时候,姑父姑妈偷偷给他寄过很多次钱,让他得以在大城市生存。

到家了。铁柱按捺住紧张,推开门。屋里的场景,与十年前无二般模样。热气腾腾的饭菜,带着慈祥微笑的爸妈,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姑父和姑妈。

“哦,爹娘啊?”铁蛋咽了一下口水,“因为屋里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爹娘搬到山上去了。那边很危险,有蛇。爷爷舅舅都不让我去看爹娘。”说到这儿,铁蛋颇有些埋怨。

唉,农村啊。铁柱想。他也是因为农村太落后才去往城市的。姑父姑妈也是因为贫穷才去煤矿挣钱的。

铁柱光顾着想,没注意到几位长辈们闪烁不定的眼神。

“对了,今天我和表哥一起去找找爹娘住的房子吧!”铁蛋突然说。

铁柱还没来得及开口,爷爷就笑眯眯地道:“蛋娃,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找不到你爹娘他们的。他们不告诉我们,就是图个清静……”

“没事,我们去找一会儿就会回来的。”铁蛋满不在乎。他说完就拉起铁柱往门外走,只剩下长辈们互相交流着眼神。

“他们真的找到了怎么办?”铁蛋舅舅担忧地问。

“哪里需要担心?”爷爷目光好像悠远了许多,“根本,就没有房子啊……”

此时,铁柱和铁蛋正爬着山。铁蛋走在前面,铁柱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铁蛋,不是找你爸妈吗?你怎么都没找?”

铁蛋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告诉表哥,其实他早就找到爹娘住的地方了,只不过瞒着爷爷他们而已。

“跟着我走就好,我早就找到啦。千万别告诉爷爷,要不然下次,我便只能和他们一起来了。”

纵然有千万个疑问,铁柱还是决定直接问问姑父姑妈。

就快要到山顶了。

月亮悄悄的出来了。它面前还有一片云彩,看起来是那么朦胧,那么神秘。

铁蛋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前面有人那么高的杂草丛,突兀地问:“表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去大城市吗?”

铁柱被他的问题卡得顿了一顿,没答。铁蛋似乎也没想让他答,自顾自地说:“因为我想挣钱。至少,我还能给爹妈买两块像样的墓碑……”

铁蛋边说边拨开了杂草,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只见一片杂草疯长的地中间,两个小土堆紧紧挨在一起。说来也怪,只有两个土堆周围干干净净,还长着几朵素雅的小花。在月光下,它们是那么的柔和。

月起来了,云散了。月光照着一切,它是那么皎洁,那么清明。铁柱扶着铁蛋的肩膀,望着山脚的村庄,他第一次觉得,这些月光下的老房子,比城市的灯光大楼还要美。

【一个少年】

秦海洋

冬日的黄昏,鹅毛般的雪缓缓飘落。一个车来车往的街头,早已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这个时候,万物都在冬眠等待春日的到来。可是朵朵却截然不同,它是只人人厌恶的流浪狗,在这冬天里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天天还要挨饿。

街头走来了一位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年,他准备去买些食物当晚餐。“汪汪汪。”少年听到了阵阵饱含痛苦的狗叫声。他循声而去,看到的是一只狗。这只狗皮毛上沾满了雪,四只小脚被冻得绯红,太久没吃食物都饿得虚弱不堪了。这只狗,就是楚楚可怜的朵朵。

少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朵朵看着这人的背影感到失落万分。突然,传来一股食物的香味。那位少年回来了,还带了不少好吃的。他把饭和不少美味佳肴摆在朵朵的面前。朵朵心头一暖,三下五除二地把食物吃得干干净净,没一点残渣。“汪汪汪!”朵朵快乐得直叫。少年咬了一口手上仅存的小面包,冲着朵朵笑了笑。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紧接着暴风雪像一群野狼般向那个街头奔腾而来。四周一片白,人们根本看不清路。刚才还在街头无忧无虑散步的人吓得加快脚步冲向了自己温暖的家;马路上开车的人都打开了远光灯,要不是红绿灯,他们早就紧踩油门赶紧把车快回了家。

少年听着狂风的咆哮感到胆战心惊……

一辆车正在急急地左转弯。在他面前这片白色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之后便是“砰”的一声巨响。司机忐忑不安,下车一看,车前有个趴在地上“哎哟”叫个不停的少年。在他前面有一只已经闭上眼睛安心地进入天堂的狗。原来在暴风雪来临时,少年紧紧抱住了朵朵带它去一个足以避寒的地方。他们过一条马路时,突然“飞”来了一辆“两眼发亮”的车。是朵朵纵身一跃帮少年挡住了重重一击……

第二天,晴空万里,天空一碧如洗。在车来车往的街头,人人纷纷前来悼念一只流浪狗。昨日,是它光融化了严冬的积雪。

【丁香花】

张芮嘉

校园里开满了芬芳馥郁的丁香花。

“啊——真香啊!”班长王寒冰站在丁香花下,垫着脚,手捧着丁香。

“哈——哈——哈想不到班长也有这种情调。”张明一边嘲笑王寒冰,一边又摘着丁香。

班长一听,立马转过头,怒目圆睁地盯着张明。

这是一对“冤家”。

王寒冰的手紧握拳头,往丁香树干上一击,不少丁香被震落下地。

“我要告诉老师——”王寒冰吼道。

张明一点也不在乎,继续摘丁香,并用丝带扎成一束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此刻的办公室里——

“报告——”王寒冰气冲冲地走到班主任李军那里。

“有什么事吗?”李老师亲切地问。

“李老师,张明他采摘丁香,我提醒过他,但他不听。”

“哦,是吗?”李老师瞧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笑了笑:“他摘丁香花也许别有用处吧。”

王寒冰才不管张明是为了什么。她只知道,张明应该受罚,被老师批评:“张明真的在搞破坏。”王寒冰急了。

老师则默默不语。

办公室门口,张明见王寒冰走了出来,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还做了个鬼脸。

第二天早上,班长王寒冰十分困惑,教室里怎么没有人呢?

突然,“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的声音传来。

原来今天是王寒冰的生日,班上的同学都想给班长一个惊喜。

“祝你生日快乐!冤家。”张明将昨天采的丁香,递给王寒冰。

王寒冰望着,这洁白馥郁的丁香花,泛着泪光……

【月亮】

木易

不知怎么的,铁蛋一家全是光头。

铁蛋很讨厌出门,因为大家总是嘲笑他。上学的路上,过路的人看着铁蛋那光秃秃的,圆圆的,发着亮光的脑袋总想笑,走远了还要回头望一望。在班上,铁蛋坐在最后一排,大家都瞧不起他,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小秃子”。铁蛋一听到别人说这个词就瞪着要喷火的眼睛,牙齿磨得嘎吱作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铁蛋觉得世界背叛了他,他很自卑。

一天夜里,窗外的月亮白生生的,圆得跟一个大皮球一样。

“嘎吱”,门开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进来了。他是铁蛋的表哥,头也是光秃秃的,与铁蛋那张充满忧愁的脸不一样,表哥的脸总是笑着。

铁蛋的爸妈连忙招呼表哥进屋,叫铁蛋陪表哥一起玩,然后在厨房忙了起来。铁蛋望着表哥害羞得不知道要说什么。表哥倒是挺自在,拉着铁蛋往街上跑:“走,出去玩。”铁蛋努力抗拒,但还是被拉了出去。

同往常一样,人们看着两颗秃头都忍俊不禁。铁蛋戴起了帽子,把头低下去了一点。表哥却不躲,嘴上还是挂着微笑。

铁蛋就很疑惑,问表哥:“你不怕被别人嘲笑吗?”

“有什么好怕的,”表哥耸耸肩,“他们笑,关你什么事。你不管他,反而没有多少人笑。”

铁蛋挠了挠光秃秃的头,思考着这句话。

铁蛋尝试着不去理会那些笑声。慢慢的,没多少人笑了。他和别人打起了招呼。虽然还有人叫铁蛋“小秃子”,但语气里多了几分亲切。

天上的月亮圆圆的,黑夜是它的假发,因为月亮也是秃头……

【爱心】

刘晋希

冬日黄昏,车来车往的街头,寒风呼啸,一只皮包骨头的小狗在千疮百孔的纸箱里打着哆嗦。

陆天放学刚好路过这里。他猛的一回头,借助微弱的光,看见了它。小狗呜咽了几声,陆天便跑开了。

陆天加快了步伐,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他似的。

陆天到了家,已经大汗淋漓。他扔下书包,跑到存钱罐前,急切地打开了罐子。“陆天回来了……”妈妈还没有把话说完,陆天已没了踪影。

“呼——呼——”寒风掠过小狗的身体,寒冷和饥饿更加凶猛了。这时,那个身影奔了过来。小狗虚弱地叫了一声:“汪——”

但那个身影并没有停留。小狗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陆天一刻不停,飞奔到了超市。

“嗒嗒嗒。嘿!”

小狗听到了什么。是死神来了吗?它努力的睁开眼。

“给,小狗,快吃。”陆天仔细打量着小狗,伸出手轻轻的摸摸它的头。

是火腿肠!“噢呜——”小狗惊喜地叫了起来,“吧嗒,吧嗒”吃完了食物。

“汪——”

“嗯?你想跟我回家吗?”

“汪汪——”

“来吧!”

“汪——”

“你以后就叫朵朵吧!”

黄昏下,一个阳光的少年抱着一只小狗走在车来车往的街头……

【美好的心】

紫铃小编

冬天,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少年在车来车往的街头孤单地走着。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是一只纸盒子,里面有一条被风吹得发抖的小狗。

“小狗狗,你是被人丢弃了么?真可怜。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带着小狗走进了一家面包铺。

“呦,陆天你来啦。这条狗……”店铺老板对他招了招手。

“不用管。来一个火腿面包。”

“好,”老板答道,“听我直言,人不能总是吃面包,而且你的情况,真不适合养条狗。”

陆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接过面包,从兜里掏出仅有两元钱递给店老板。

陆天将其中的火腿丢给小狗,自己吃着剩下的面包。

寒冷的风吹着,让街上的所有人都被冻得发抖。

陆天想了想面包店老板的话,觉得确实不能把小狗带回他所处的地方,但又于心不忍。于是,他改造了一下纸盒,笑着对小狗说:“放心,我每天都会来找你的。对了,以后你就叫朵朵吧。

少年不舍地转过身去,往自己的住处——孤儿院——跑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