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院落
院落
发布时间: 2022-05-11 14:23
阅读:14

【篇一:院落】

院落,院落,人生的院落。——题记

爷爷家坐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几间老屋,背靠青山,少有人烟。周围的邻居大多数早已搬走,人去屋空。只有爷爷和几个年龄相仿的老人还留在村里,这片黄土地,是他们此生的眷恋。

红石砖的地板,乌青色的瓦,还有石块堆砌的墙,这是爷爷家几孔窑洞的唯一特色。他们朴实稳重,不言不语,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屋顶上长满了荒草,零散的烟囱隐没在荒草中。日子长了,烟囱口的草便长成了黑色,与其他清翠的草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窑洞前面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左侧有几处圈舍,饲养着一些家禽。它们整天聒噪,却也平添了几分热闹。

院子的正南方,是一片很大的菜地。爷爷虽然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但是对于零碎的小事是不大管的。所以这块菜地,一直是由奶奶来打理。奶奶的个子不高,有点驼背。最为独特的是她有一头微卷的短发,像是上个世纪流行的发型。菜园里种的,无非是些家常菜种,例如小白菜、青菜、西红柿、青椒等。奶奶对她这些菜的爱惜,绝不亚于对儿女的疼爱。还记得小的时候,我很淘气。四五月份,真是青菜长得最旺盛的时期,我为了扑到菜园里的蝴蝶,经常在菜园里上蹿下跳。结果蝴蝶没扑到一个,菜倒是踩坏了不少。害得奶奶心疼了好久,要拿着扫帚打我,我却一溜烟儿早跑了。

给这平凡的小院添上一抹亮色的,是那零星散布在院子里的几棵梨树。芳菲四月天,当青青的草铺满山坡时,梨树就开花了。豌豆粒大小的花苞,布满了枝丫。春风绕耳,满院的清香。就算是落了的花瓣,捧在手心里轻嗅,也有淡雅的香味。每日穿行在棵棵梨树下,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心中生出小小的欢喜。日暮时分,夕阳晚照。雪白的梨树似乎被天边的晚霞染红,也披上了一层鲜艳的颜色,恍若离世的美丽。

村庄的四周都是山,把仅有的几户人家围得严严实实,仿佛与世隔绝。坐在门前的台阶处,仰起头向上看,只能看到一小片清澈明净的天空。偶尔也会有飞机掠过头顶,留下一道长长的尾线,许久才消失。傍晚时分,袅袅的炊烟被流动的风卷上长空,转而消散。遥远的蝉声时不时从空旷的山谷传来,空灵悠远。真有几分“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的味道。

晚饭之后,爷爷就把电视打开,搜寻他的戏曲频道。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使他的皮肤晒成了不均匀的黑红色,整个人也显得瘦弱。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向上弯,额头上的皱纹很深,却让我觉得很温暖。爷爷虽是农民,却也识的几个字,爱听戏。一聊到戏曲,他便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那些咿咿呀呀我听不懂的文字,在他眼中却是最悦耳动听的音乐。

老屋的院落,它是我成长的见证,是我记忆的开始,也是我童年的结束,它拥有我太多的回忆。此后山高水远,那段记忆将永远镌刻在我心上,任它岁月流转,时光蹉跎,终不能遗忘。

【篇二:院落中秋夜】

中秋节吃团圆饭、赏月是我们民族的习俗,这不,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来临了,家家户户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吃过晚饭,我受月儿之邀来到我们家的花园中赏月。坐在院子里,清风拂面,风中夹着阵阵花香,百合花的幽香,菊花的冷香,还有月季花的清香……

这时,月色也伴着花香飘然而来,月亮姐姐露出了羞答答的脸庞,玉盘似的月亮铺下了皎洁的月亮,静静的院落融化在轻柔的月色中,显得那样的宁静,那样的恬美。院子里的每一朵花儿静静地享受着流水般的月色,接受着月亮姑娘最美好的亲吻。

你看,美人蕉举着花把儿,野藤蔓趴在墙上,喇叭花也不甘寂寞地在夜里盛开,各色的花儿在月色中接连吹奏着一曲又一曲优雅的乐曲。

突然,几片浮云掠过月亮,月光变得暗淡下来了,但温馨的味道仍然让我感受着月色的美好。夜已经渐渐深了,云彩也越来越多,月亮的影子越来越模糊了,月光越来越暗,我知道月亮跳过了一段精彩的舞蹈,要谢幕了。

我的心中不由泛起一丝伤感,月亮似乎也知道我的心事,又从云朵里露出了她美丽的容颜,似乎在对我说:“嘿,秀榕小朋友们,我们下个十五再见,祝你中秋节快乐哦。”

我站了起来,恋恋不舍地回到房间,带着月亮姐姐对我的祝福,悄然入睡了。

【篇三:院落里的三轮车】

这辆载着两张小凳子的三轮车上覆盖着一张塑料薄膜。它仿佛一位经历沧桑的老人,停放在院子的角落里。看到它,心中便泛起层层涟漪。

寒风怒号,穿得像球似的我无意间往外一瞥。窗外竟是奶奶那张熟悉的脸。那时,我才上中班。我缩着身子,不时地朝门外的奶奶看一看。奶奶微笑着,举起手中的冒着热气的手抓饼,向我摇了摇。我看见了开心的朝奶奶一笑。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课,背着书包,直奔教室外而去。奶奶张开双手,让我扑进了她那温暖的怀抱。奶奶把手抓饼递给我,然后牵着我的手,走出校门,把我抱上了车。车里不透风,一点儿不冷,还有热乎乎的手抓饼。我伸着脖子,朝前望去。眼前是奶奶的背,她时不时的打一个哆嗦,缩一下脖子,再接着骑……

知了在枝头不停地叫,一声比一声卖力。我坐在车里,不停地用手扇风。“奶奶,我要吃冰激凌!”我向奶奶喊道。“好好好,我来帮你买。”奶奶把车停了下来。几分钟后,我便吃到了甜滋滋的冰激凌。我舔着冰激凌,奶奶把我带到一条小河边。我被抱下了车,一阵风迎面吹来,凉凉的,一点儿都不热。奶奶牵着我的手,静静地站着。耳边的短发被风吹起,鸟儿们在枝头唱着歌。渐渐地,我身上的汗被吹干了。我再一次抬头看了看奶奶,奶奶亲切地摸着我的头:“不热啦?”我乖巧地点点头。奶奶把我拉到车旁,让我坐上了小凳,握着把手,一摇一晃地把我载回了家。

院子里的银杏叶随秋风悄无声息地飘落至地上。奶奶却不在了,她留下的,只有这辆生锈了的三轮车和那永远磨灭不了的记忆。

【篇四:院落】

院落,院落,人生的院落。——题记

爷爷家坐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几间老屋,背靠青山,少有人烟。周围的邻居大多数早已搬走,人去屋空。只有爷爷和几个年龄相仿的老人还留在村里,这片黄土地,是他们此生的眷恋。

红石砖的地板,乌青色的瓦,还有石块堆砌的墙,这是爷爷家几孔窑洞的唯一特色。他们朴实稳重,不言不语,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屋顶上长满了荒草,零散的烟囱隐没在荒草中。日子长了,烟囱口的草便长成了黑色,与其他清翠的草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窑洞前面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左侧有几处圈舍,饲养着一些家禽。它们整天聒噪,却也平添了几分热闹。

院子的正南方,是一片很大的菜地。爷爷虽然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但是对于零碎的小事是不大管的。所以这块菜地,一直是由奶奶来打理。奶奶的个子不高,有点驼背。最为独特的是她有一头微卷的短发,像是上个世纪流行的发型。菜园里种的,无非是些家常菜种,例如小白菜、青菜、西红柿、青椒等。奶奶对她这些菜的爱惜,绝不亚于对儿女的疼爱。还记得小的时候,我很淘气。四五月份,真是青菜长得最旺盛的时期,我为了扑到菜园里的蝴蝶,经常在菜园里上蹿下跳。结果蝴蝶没扑到一个,菜倒是踩坏了不少。害得奶奶心疼了好久,要拿着扫帚打我,我却一溜烟儿早跑了。

给这平凡的小院添上一抹亮色的,是那零星散布在院子里的几棵梨树。芳菲四月天,当青青的草铺满山坡时,梨树就开花了。豌豆粒大小的花苞,布满了枝丫。春风绕耳,满院的清香。就算是落了的花瓣,捧在手心里轻嗅,也有淡雅的香味。每日穿行在棵棵梨树下,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心中生出小小的欢喜。日暮时分,夕阳晚照。雪白的梨树似乎被天边的晚霞染红,也披上了一层鲜艳的颜色,恍若离世的美丽。

村庄的四周都是山,把仅有的几户人家围得严严实实,仿佛与世隔绝。坐在门前的台阶处,仰起头向上看,只能看到一小片清澈明净的天空。偶尔也会有飞机掠过头顶,留下一道长长的尾线,许久才消失。傍晚时分,袅袅的炊烟被流动的风卷上长空,转而消散。遥远的蝉声时不时从空旷的山谷传来,空灵悠远。真有几分“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的味道。

晚饭之后,爷爷就把电视打开,搜寻他的戏曲频道。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使他的皮肤晒成了不均匀的黑红色,整个人也显得瘦弱。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向上弯,额头上的皱纹很深,却让我觉得很温暖。爷爷虽是农民,却也识的几个字,爱听戏。一聊到戏曲,他便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那些咿咿呀呀我听不懂的文字,在他眼中却是最悦耳动听的音乐。

老屋的院落,它是我成长的见证,是我记忆的开始,也是我童年的结束,它拥有我太多的回忆。此后山高水远,那段记忆将永远镌刻在我心上,任它岁月流转,时光蹉跎,终不能遗忘。

【篇五:梨花香院落】

爷爷住在乡下,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梨树。爷爷来电话说,梨花开了。

周末,我和父母回家看爷爷,回家赏梨花。

车刚到村口,就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飘入车窗。

“真好闻!”妈妈赞叹道,“泉泠,是不是你在玩橡皮泥呢?”

“妈妈,我都多大了,早过玩橡皮泥的年龄了。”

“你们都错了。”爸爸笑着说:“这明明是梨花的香味。肯定是从咱家梨树上飘来的。”

到了院门口,我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推开大门。

“哇,好一树梨花呀,真漂亮!”

洁白的梨花像一大团一大团的雪聚拢在这一枝那一杈上。翕动着像一只只白色的蝴蝶,跳动着。那金黄的梨惢,更增添了她们的妩媚,配着洁白的小裙子,像跳舞的小姑娘纷纷展示着迷人的舞姿。

走进了,香味更加浓郁,花也看得更清楚。每一片花瓣都像是用玉石雕刻而成的,鲜润而有光泽。有的花全开了,裙裾飞扬;有的半开着,娇羞妩媚;有的还打着朵,鼓着腮帮子准备爆出香弹。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走进院门的爸爸冒出了一句诗句。

“不对,不对!应该是忽如一夜春风来,无瑕玉蝶飘下来。”正在手捧落花的妈妈说。

果然,伴着妈妈的话音,一阵暖风轻过,洁白的花雨忽忽悠悠地飘将下来,落到头上,滑到脸上,香香的,凉凉的,痒痒的。

我们娘俩在馨香的花树下跑呀,跳呀。爸爸用手机啊咔咔拍呀,照呀,放到朋友圈里晒图显摆。

大梨树下,满是我们的欢笑声。

【篇六:院落的山】

小时候处处都充满神奇,现在都去了哪里……

——题记

儿时,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颖,一棵树,一块石,一盆水……

但在现在看来,都早已厌倦了。看遍了的题型,看遍了的事物,如老马识途一般。就算是到一处新地方,过个两天就“陈旧了”。在学校内反复做过的题型,也越做越“简”,几笔了之。唯有这校内未曾去过的地方,还有几分神秘。正准备返回教室去,远望着楼梯,总有这几分熟悉,但也只是残影。

教室里,旁听着同学们滔滔不绝地讲着,也没有发言权,但一个词提醒了我——“滑坡”。

那是很早的事了,在老家的院落里,总是会堆着一座座“小山峰”,多半是用干玉米棒堆成。每次都围着转悠,之后便艰难地爬上去,还不忘向父母炫耀炫耀,便像滑滑梯是的滑下来,要么吃饭,要么就是“滑梯烂了”,不然一般都别想让我离开。但尽管如此,往往第二回去时就都没了。

回想起来,还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呀,如果还在,我可能还会去体验一番。

但紧随其后便是一个问题出现在脑海之中:为什么,小时候会有这么多新奇的事物?

就如同自己将了自己一军,突然愣住。回去看看,也许就有答案——在假期,我有一次回到了老家,盖了新房,那座“山”还在。再次走近围着转悠:我长大了,它却变矮了。用手轻轻压平一点在上面坐了一下,就离开了。依旧是开心……依旧是伤心……

回到学校,这会是我在叙述着儿时的经过。岁月辗转,回首往事,但那棵树的根,永远不会变。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4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