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走过老街
走过老街
发布时间: 2019-11-05 20:47
阅读:148

【篇一:走过老街】

“妈,听说老街要拆迁了,真的假的?”

“嗯,这个周周六就要动工了。”

“那咱们不回去看看吗,我想街头的那棵大槐树了,上面还有我可得字呐……”紧接着屋里迎来了一阵沉默。

老街,小县城里那个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小居民区的主街。传说,这条街在县城里的“资格”最老,也是县城里最后一条没有被现代科技所占领的街道了,算得上是记录县城历史的“文物”了。

在这居住的人从没有过大富大贵,但“人气味”确是最充足的。现在这文物没有了但年的“人气味”,可是痕迹倒是留下了不少。地砖上被岁月磨去棱角的坑凹光滑、圆润,清晰的记录者老街的曾经。

那个时候整个县城最拥挤的地方就是老街,人多就不说了,地方也不大,加上家家门口堆积的杂物更让老街显得狭窄。

“二嫂,你家还有葱吗?给我递过来两棵,今天早集忘记买了……”老街很窄,从这家门口走两步就进了对面家,夏日也没有关窗闭门的习惯,所以邻居成了最值得信任的人。骑车走过总会不小心碰倒点什么,只要扶起,主人也不会责怪,反倒拦住你拉起家常。如果时间紧,就不必扶了,一声“对不起”自会有人帮你处理剩下的问题。老街的邻居间不存在责怪,包容、原谅已成习惯。

老街住进来一家外来人,就在老街街的尽头。夫妻都是典型的上班族,可能是冲着这便宜的房租才回来这拥挤的老街。大概是不了解老街,傍晚回家,一句一句的问候让他们有些不习惯,可能从没在这冰冷的城市里享受过这种待遇。慢慢地,每到老街他就不再骑在车上,而是推车而行,不为别的,只为走的慢些,回复每句问候。看来他已正式成为老街的“居民”。老街不会因为是外来人而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打伞站在街头,雨点落在伞面、屋檐、石砖,溅起的水花摆脱不了大地的召唤,重新落回原处。石砖坑凹积存的泥土被水滴带入空中,落下,打湿我的裤脚,染脏我的布鞋,我不介意,这是母亲对于子女回归的欢迎。况且我不能确定带起泥土的水滴是来自天上还是我的眼眶。老街也在哭泣,雨点是泪水,“嘀哒”是哭声。她哭诉拆她的人、是她曾经的子女,她哭诉小县城再也没有一条充满人气的老街。

老街,再见。你的“纯朴”划在我心头的那一笔,永远不会被记忆的尘埃填平。

【篇二:走过老街】

老街屋檐上挂着的一排排灯已经亮起,微弱的金黄色光芒像老人的眼,在半空中扑闪,将昏暗的街角映得明亮而清晰。

夏季勤劳的太阳也终会有累倒的时候,它的身子不禁渐渐倾斜,那束光芒也渐渐收敛。似乎一阵清风徐来,便能将它吹跑。

“哗啦啦……”风跟着云跑。太阳将它煽情的目光投向云彩,那丝丝缕缕的光芒被打磨成细线,缠绕在云儿的身上,云儿像是身穿半边绯红、半边金黄的衣裳。从老街的路口展望天空,两侧的飞檐将左右的天空遮掩,只剩下中间一道细长而斑斓的路,绵延伸向天霄。好似仙女下凡的一道圣光,又若一条五光十色的天河,包裹着半个老街。两畔的灯也延着这条路不息地亮着,好似霰灵鸟一般守护着这份空寂与美丽。

因为老街上人群稀少,来来往往的大多是匆匆赶路的,或许不曾有人注意到这道美景。不远处的一个身影痴痴地望着晚霞。她坐在椅子上,倚着靠背,半仰着头,双手自然垂落膝前。应该是住在这条老街上的老人吧,我暗自嘀咕着。

我不能分辨她是否睁着双眼,因为眼角那道弧线,勾勒着渐渐远去的岁月。明明是一双眯着的眼,却又似乎洞察着周围的一切。或许她的双眼本就长得这样,又或许她正闭着眼倾听自然的语言——晚霞轻轻拂过的声音。嘴角上扬,心灵放空。

可望见她三分长的白发,朴素的衣裳和她佝偻的背,难道这夕阳染红天际,黑夜即将来临的景,算不上悲哀?

黑夜偷袭天空,无穷无尽的黑浪翻滚,抹去一切光阴的力量。或许只有像星星、月亮这点不起眼的光芒,才能在这黑夜中苟且发亮。

即使天空变得混沌,老街仍被檐下的灯照得明亮。老人依旧坐在椅子上,静候岁月。她脸上的笑意似乎从未被抹去,就像黄昏时的晚霞一般,即使下一秒被黑夜吞噬,也要用最美的笑容面对生活,面对人间。

第二天清早,我拉开窗帘。太阳一如既往地从东边升起,阳光像是一头欢快的小鹿冲入我的怀里。此时的天空又变得格外干净,明晃晃的眩光将所有的阴沉迷蒙全部散尽。

或许,老人始终坚信着,老街的晚霞并不代表黑夜的来临,因为灯的庇护,它象征着雨过天晴,象征着生命的延续。而黑夜并不代表终结,因为只要鼓足勇气,面对黑暗,迎接你的便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

暮年之时的晚霞代表着一个光阴的故事——只要勇敢坚强地活着,生命就不会终止,光阴也不会被风吹散。

【篇三:走过老街】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似乎在一瞬间,我从三岁的无知小孩,到十二岁懂得生活哲理的男孩,真是一会儿功夫。

当然,陪我走了10年旅程的还有它——老街。

家乡的老街虽不比有名的楠溪江丽水街,但是它承载了我深深的记忆。走去一看,有一棵高大粗壮而挺拔的大樟树,枝繁叶茂,在大树的笼罩下,鸟儿在树枝上栖息。当人们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时,可在树下乘凉,这是夏季。

那四季,可就犹如一幅五彩缤纷的图画了:春天,风一吹,樟树树寇微微摇摆,就像一位英俊的少年,摆动它潇洒的英姿。枝丫探出小脑袋,观看这世间的美好,翠绿的颜色,真好看!秋天,树叶黄了,被风吹起,就像一只只金蝴蝶翩翩起舞打扮着秋天的大好时光。冬天,雪花把樟树装扮得多姿多彩,孩子们淘气得把雪往树上扔,可把树爷爷开心坏了,欢蹦乱跳。樟树的四季景不错吧!

树下的石条也有大用处呢。我们常见爷爷们会在石桌上摆上一副棋局,然后津津有味厮杀着。而又的老人们会把石条做成哑铃,来锻炼身体,他们可是很富有精神财富的。

我走在这条老街上,触摸着熟悉的事物,感受着阳光的明媚,这让我回忆起小时候的事:那时候,朗朗的读书声,时光的流逝,让我有了很多趣事,如:捉迷藏、跳水、弹石子……伙伴们与我共度童年,让童年变得丰富多彩,现在的伙伴们都各奔东西,在小学打好基础,才能迎来美好的未来。

时光飞快流逝,让我的童年如水流般付之东流,真希望时光回到童年,多享受几天美好时光,哪怕一分一秒。

【篇四:走过老街】

周末,我和同学们一起去了南塘老街。这里都是石板铺成的小路,两边都是用木头建造的店铺。看上去像一条最古朴古香的老街巷口。

走进里面,那真是人山人海。我看到好多人都在参加一些古老传统的游戏呢:有转呼啦圈,有滚铁环,有盖房子,有踢毽子等,好不热闹!

走进南塘老街深处。呀!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原来这里有着许许多多宁波的特色小吃,在每家特色小吃店门前,都排着长长的一条队伍,一条队伍最起码有二三十人。虽然不想排队,但是这一阵阵香气却让人难以拒绝。我们在一家寿司店门前开始耐心的等候了。我边排队等候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寿司师傅是怎样做寿司的,首先他们在砧板上倒上一些食用油,放上若干只虾,然后熟练地撒上一些菜,再挤一点沙拉酱,接着在菜上放上两条鱿鱼,再用专用的筷子把它们翻个面,等熟了之后,大约两三分钟,他们就把它做成一个个圆球状,并且把每个球装进一盒子里。最后师傅们再夹上几根海苔丝,撒些肉松,再加点沙拉酱,一盒精致、美味的寿司就完成了。不过,这还真有特色,别的地方都是用米饭做的,这竟是一个个虾球做的,真是与众不同啊!

再往里走,有许多的陶瓷店,手工艺店。手工艺店里摆放着好多漂亮的手链、项链,还有很多可爱的铃铛娃娃,五颜六色,各种各样,可漂亮了。柜上还放着招财猫、小花狗、小兔子等,它们的动作也是千姿百态,跳跃式的,趴着的,躺着的什么样的都有,非常可爱。我们各自挑了一个买了下了,当作纪念。

逛南唐老街,就好像穿越了时空隧道,把我带到了一个古老的宁波。我爱这充满古色古香的南唐老街。

【篇五:走过老街】

这样一条老街,我深深被它吸引。一年一年,杨花开了又落,候鸟去了又来。老街一直在那儿,缓缓散发着它独特的味道,让时光都变得柔情。

我喜欢在老街散步,一迈进老街,便再也看不见笔直的柏油路,看不见沾了灰尘的疲惫的樟树,看不见形形色色忙着按喇叭的汽车。一迈进老街,只有身与心的放松,如一束阳光倾泻在碧波荡漾的湖上,照进人坚固的心墙。

最近心里总是不适意,在镇上漫无目的地穿梭,竟又游到了老街。温煦的日光,梧桐树猗郁而泛着绿光。抬头一看,密密匝匝的绿中只隐约夹杂着几块淡淡的蓝,阳光下地上投出一片斑驳的剪影,我放佛闻到了那温润而又清凉的味道。那是一种过虑了阳光燥热后的味道,是只属于老街的平和的味道。

这条石板路还是原来的样子,至于它存在的起点在哪里?恐怕爷爷的爷爷也未必知晓。甚至有些石头的表面已经泛起一道道细细的裂痕了。不可思议的是,从石头缝细小的连接处竟然挤出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草来,有些还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在这里它们无需小心翼翼,担心车马的经过。一阵风拂过,它们笑得弯下了腰,风中就是淡淡的花香。因为这里太过恬静,它们才可以这样惬意吧。这闲适,这惬意就是老街的味道。

随着眼前景象的渐渐熟悉,记忆的大门慢慢的打开。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老街里每天放学后都能听到各种叫卖的吆喝声,卖爆米花的最受欢迎。一群小朋友听见那仿佛有磁力的吆喝声就马上将那小三轮车团团围住,每人各自掏出口袋里的角票,凑成整元的就可以吃上满满一大袋透着金黄的,香甜的爆米花。吃完后只把黏黏的手在衣服上一抹就跑去别处寻找新的游戏了。直到听见大人喊吃饭时,才会边讨论明天的游戏项目,边恋恋不舍的散去。老街的味道是爆米花的味道,是童年欢乐的味道。

现在,我早已不玩孩童时候的游戏了,吃爆米花也不需要和别人凑钱了,但我好像再没吃过比那时的味道更好的爆米花了。老街也不似从前那样热闹了。从前在这里居住的人多到城市买房了,这的小商店,包子铺也因为少有人光顾而显得有些破败。只有路两旁的梧桐树却更显得茂密了。

当我们的指尖再也留不住流淌的时间时,当我们再也无暇去放肆奔跑时,当人们的本真与质朴只能在这样一条老街上才能感受到时,我们才发现老街的味道正是人情的味道,正是自然的味道,正是我们弄丢了的惬意而舒适的味道。

在这样一个偶然的闲暇时间,感谢老街让我明白了这一切。老街的味道会一直留在我的心间。

【篇六:走过老街】

有着浓浓水乡味儿的沙溪老街,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不管是本地游人还是外地游客,都会在此流连忘返,忙不迭地取出相机。到底是多么奇特的东西呢?我不卖关子了,这就是老街的铜像。

铜像有一组,分为几个不同的形象。

自西向东走,你首先看到的是一位老爷爷。老爷爷的额头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副担子,也许是在卖豆腐花,也许是草头饼,反正,担子里有好吃的东西。几个穿着漂亮的小朋友在左看右看,我也是其中一个,正津津有味地盯着老爷爷,因为,他把我带回爷爷奶奶的童年。

第二位是补锅匠。他正坐在小凳子上,前面一口铁锅,右边放着一只风箱和一个炉子,补锅匠用铁水去补锅子上的洞。补锅匠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这大概是他的儿子,或许是他的小徒弟。小孩用双手托着下巴,也许在想,我也要学会这活,帮爸爸妈妈挣钱。

我家住乡下,奶奶也用铁锅来做菜烧水,漏了就丢掉,可那个艰苦的年代,就让补锅匠给补补再用。

瞧!那不是拉黄包车的车夫嘛?他戴着一顶破草帽,顶着烈日,右手扶着长长的木柄,左手拉着拉环,累得满头大汗。我见过的黄包车是在电视上,今天看到了实物。一个穿黄衣服的小男孩坐上了车,妈妈为他拍了一张照。我忍不住如法泡制,哈!自行车、三轮车、汽车、火车,就是那“失传”的黄包车,我也坐过拉!小伙伴们,我可以自豪地说,你们肯定比不上我坐过的车多了。

第四位是修鞋师傅。他的右边摆着一张凳子,左边放着一个木箱。你看,他正用锤子有力地敲打鞋跟。“咚咚咚”我站在旁边,好像听到鎯头的敲打声。看看自己脚上崭新的皮鞋,想想那年头生活的艰苦,我们真幸福啊!

走过卖油的担子,最后一个是磨刀匠。老师傅骑坐在长凳上,前面放着一块磨刀石,他把刀磨好了,正用手拭一下,看看磨得快不快。“磨剪刀啰……”我在电视上听到过磨刀师傅的吆喝声,此时,我的耳里虽然没听到,可我心中,分明听到这位手脚勤快老师傅的吆喝声。

这就是老街的铜像,它告诉我们逝去的生活。看到了这些铜像,老街的故事、爷爷奶奶童年生活故事都历历在目。

我喜欢老街的铜像——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2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