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六年级作文 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发布时间: 2022-11-25 16:29
阅读:30

【篇一: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一辆暂新的的公共汽车发出呜呜的的响声,驶向远方。衣裳褴褛的老爷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在冬日黄昏时的街头。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老爷爷冻得惨白的左手用力地拄着一根破棍子;同样冻得惨白的右手颤抖地拿着一个破了的瓷碗,好像随时会掉下来摔碎似的。

老爷爷一不小心脚底打滑,摔倒在路边的花坛上。还好老爷爷眼疾手快,右手撑在了花坛的边沿,老爷爷并没有重重地摔在地上。老爷爷年纪还是太大了,加上受了惊吓,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路过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就是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扶。突然,一位带着红袖章的志愿者从外面挤了进来。他上前仔细看了看,然后急忙掏出手机拨打120。

碧——波,碧——波……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

听到救护车的叫声,人们纷纷离去。只有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没有走开。

“快,快把老爷爷扶起来。”志愿者大声的叫着。小男孩弯下腰和他一起把老爷爷扶了起来。他们和医护人员一起把老爷爷抬上了救护车。

到了医院,护士冷冷地大声问:“谁是病人家属?先交1000块!”

志愿者掏了半天口袋,只有850元。

“叔叔,我有两百快。”

“你哪来这么多钱啊?”

“我准备买航模的压岁钱。”

“谁交钱啊?”护士有些不耐烦了。

“阿姨,这是交钱的发票。”“嗯——”护士拿过发票转身就走了。

“小朋友你叫啥名字?”

“我叫陆飞。”

“叔叔,你叫啥名字啊?”

“我叫徐明。”

“陆飞,你先回去吧!别让你爸爸妈妈着急!”

“徐明叔叔再见!”

走在医院的过道里,大厅里明亮的灯光把陆飞小小的背影拉得好长好长……

【篇二: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阳光,使冬日里寒冷的坚冰融化;阳光,使冬日里的翠松熠熠生辉;阳光,使冬日里瑟瑟发抖的动物们感到温暖……

冬日里的暖阳,无私的把温暖撒向大地,而我却有点小自私的把几缕暖阳藏进我的被窝中。

寒冬不愧是寒冬,晚上即使铺了电热毯,也能隐约感到一点寒意。于是,每逢好天气,母亲就会把我的被子拿到太阳下晒一晒。那天是周末,母亲依旧一如既往的帮我晒被子,可天公不作美,栏杆上布满了露水,湿漉漉的。母亲,只得找干布来擦。

母亲转身的一瞬间,一根银白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我的心一颤,母亲何时多了白头发,记得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母亲还是满头乌发啊!难道?母亲自我上初中以来,便更加悉心的照顾我,是太过操劳吗?突然间,那根银白色的头发显得如此刺眼,我眼框不知不觉湿润了。

妈妈把布拿来了,我立即将呼之欲出的眼泪擦干,微笑的看着妈妈,妈妈也冲我笑着,就像这冬日里的暖阳。我站在一旁看着妈妈,忽然妈妈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冰上,差点滑倒在地,我想都没想就立刻跑上去扶妈妈,妈妈站稳后,又要继续擦栏杆,我一把夺过布,三下两下就利索的干完了,随后,妈妈,把我的被子放在栏杆上,用藤条拍打着被子上的灰尘,忽然间,那道光,又射到我的手上,虽然看上去很刺眼,但手背却被她照的极为的温暖。

晚上,往被窝里一躺,感觉就像陷入软绵绵的棉花之中,两条被子,在往上一盖,那种享受的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皮肤触碰到被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不仅是阳光的温暖,更有那,比暖阳更温暖的母亲的爱。

冬日里的暖阳,给予我身体上的温暖,而如暖阳一样的母亲,给予了我心灵上的温暖,一直伴我成长。

【篇三: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我喜欢春日那绵绵细雨,喜欢夏日那叠叠新叶,喜欢秋日那习习凉风,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冬日的纷纷白雪。

步行在大街小巷上,忽然,一阵迷人的幽香钻入行人的鼻中,原来是诗人笔下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梅花。

在一片银装素裹的大地上,除了一个个凋谢的树木,只剩下学会谦让的雪松和洁白美丽的香飘十里的梅花。

公园里一片冷清,偶尔有几只麻雀从你上空飞过。洁白的雪花先是像水滴那样,静静的在天空中舞着,随后一个个雪花像饱饮了玫瑰酒似的,醉醺醺的在空中翩翩起舞,变成了一个洁白的美丽的花儿。

马路上,大雪给树木披上了银装,给大地披上了地毯,给行人披上厚厚的棉袄,突然,一阵明亮的黄光照亮了洁白的马路,原来是开着雾灯的汽车。

夜晚,偶尔有几位路人步行去超市买食品,招待家里的客人,真可谓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呀!

冬日如此多娇,在这冰天雪地,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何不简洁顺畅,令人神往呢?

【篇四: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北风呼呼地吹,吹掉了枝上的最后一片叶子,它轻轻地坠下,仿佛在向秋天说再见……

大街上很冷清,人们都裹紧了大衣跑向回家的路,我也一样,努力地往回跑。我在朦胧中看到两位老人正在缓缓地向前走来。谁也没有想到,在寒冷的冬天,两位花甲老人竟会结伴而行在荒凉的街上。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他扶着轮椅上的手柄,推着她慢慢走向前。他穿的不厚,毛衣外面只是一件外套;而她不同,戴着帽子,穿着棉衣,一块花布毯还盖在她腿上。他的手已经冻得发紫,脸也在一直不停地抽搐,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没有让轮椅摇晃,也没有停止前进。看得出来,他只希望让她更舒服一些。而她虽然老了,却很敏感,她努力地想把毯子盖在他手上,但却始终无法办到。他轻轻推回她的手,如果她没有毯子,瘫痪会更加严重,他宁愿自己的手被冻裂。

那一刻,我震撼了,原来老人的世界里也充满了爱;原来在冬天,他们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彼此取暖;原来温暖可以用心点燃。

我看着他们,走向愈来愈远的地方。他还是那样缓慢地走,她还是舒服地坐着。我相信他们不会寒冷,因为有彼此的爱。我相信他们的心不会老去,因为有彼此的爱。

冬天那样凄凉,没有绿色,只有灰色。然而,我仿佛看到了一道彩虹,那么美丽,这好似是冬日里那道美丽的风景线,点缀了冬天的灰,转变为心中的绿,一直蔓延……

慢慢地,他们已经消失在人海,我想他们是去了美丽的天国,那便是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那不是远方,而是在眼前。

冬天,原来可以这样美丽;他们原来可以这样年轻;美丽,原来这样触手可及。

美丽,需要用心感受……

【篇五: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寒风中我们瑟瑟发抖,冬日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咧咧寒风,还有失败,绝望时的无助,但我们遥望惨白世界的一角,会发现那里还垂着一轮太阳。

刚上初中时,有些内向的我有些无法接受身边陌生的面孔,加上过敏性鼻炎的疾病,我也没少受同学直白话语的伤害。但过程中家人老师都在安慰我,那是的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低谷,失足掉下了悬崖,抬头望着尽头的山崖,我已无力挣扎,我好像走进了人生中的冬天。

记得那个下午,我觉得世界不再残酷,因为我迎来了冬日里的一轮太阳!平淡的天空驱散了我消极的心情,我怀着病重的身体走进学校那拿作业,只记得我爬上四楼,气喘吁吁地走进班里,几个同学那有些温和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撒在我身上,我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适用的走到座位旁,一览无余的课桌上,静静地摆着一块完整的月饼,他悄悄的躺在那里,在灯光的反射下把一缕光投进到我的眼里,正在我为课桌上一盒月饼而感到诧异时,倪老师不知何时走到我旁边:“欢迎回家”

这句铅块般的话萦绕在我耳边,一遍遍回荡着,我心里不知怎么,一股感激涌动,差点流了泪“老师,谢谢您”同学们也都跑来问候我的情况,我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那时的心情,那一盒月饼,一句老师的信任,一群同学的问候,那便是我在最寒冷时的一轮太阳,它融化了冰天雪地,也融化了我心里的隔阂,带给了我深深地温暖。

后来我知道,班里每人只有一小丫儿,而老师却特意给我流的完整一块,还记得那句话“欢迎回家”没错,我们就是一个集体,老师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落队,也不会让任何一员陷入寒冷!

每人都有失败,有绝望,有自己的冬天,但每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它出现的不早也不晚,每次出现都会把所有灰蒙穿透,用温暖阳光送走寒冷!

【篇六: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

“收破烂喽!”窗外传来略带沙哑的吆喝声。母亲听闻,赶忙跑到窗户处叫那人停住。我也趴到窗台边向外望了望。只见那人看了我们一眼,停住了装满废品的三轮车。

我跟随母亲下楼去,呼啸的寒风立即袭来,我不禁又往衣服里缩了缩。母亲对那人说些什么,我便在旁仔细打量起来。他戴着加绒的帽子,穿着军大衣,两手不自然地放着,干瘦的脸上漏出呆滞的凄凉。随后,他走向三轮车,从废品下抽出几个袋子,又拿绳子将车上的其它东西捆牢。母亲见他收拾好了,带他去地下室拿东西。

“呵,东西还真不少!”他先是环视了这间堆满纸壳等废物的屋子,随后便迅速地整理废品,没一时便捆扎好了。他又拿出一杆秤来称重量。开始时,他还有些高兴的神情,渐渐地,他的脸又变得呆滞,还略带些尴尬,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也慢了下来。终于,他称定了价钱。 他望向母亲,张了张嘴,可又没有说话。母亲便问:“这些多少钱?……不忙的话上楼喝杯茶吧。”“不了。”他忙说,“这些二十四元。”他将手伸入衣兜里,掏出一大把零钱,侧过身子去数。母亲尊重他,也不向那边去看,假意整理东西等着他。不一会儿,他转过身子低着头说:“今天,我的钱没带够……我搜遍了全身,只有这十三块钱了。”他拿着一堆皱巴巴的钱的手举得很低,似乎他手中之物是多么不堪,他的神态又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等待着大人的发落。

听到他说的话,母亲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干笑一声,打破了僵局:“这样吧,我给你便宜一些,就十块钱吧,下次你记得来,我攒着废品还卖给你。”母亲犹如没有听到他低声说的话,言语如此轻快。那人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所听。他愣了半天,才记起找出十元钱给母亲。他说了一声谢谢,匆匆收拾好东西向外走。

冬日里,柔和的阳光,照向大地,暖暖的。在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厚重身影里,装的是颗被温暖的心。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2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