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一作文 一碗芝麻糊

一碗芝麻糊

发布时间: 2023-01-25 08:46
阅读:16

【篇一:一碗芝麻糊】

石磨“吱呀,咕噜,吱呀,咕噜……”地转着,流出了光阴,流出了浓稠的岁月。难忘的事情就像小疙瘩那样不平,但它会被一轮轮削磨,最终淡忘。离恨愁,何时了,一缕犹存香,仍倚在我的心头。

当年的推磨人,头发已被时光洗白,双手已经枯老,如今只能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走向巷口,看夕阳的余晖慢慢地散去。那石磨,也已露出被风雨侵蚀得斑斑驳驳的痕迹,爬满了青苔。但在我的记忆中,那段香犹存,我只依稀记得——

奶奶那筋脉突兀的手推着磨,一轮一轮地转着,不急不慢,石磨缓缓腾起白烟,奶奶的笑脸在白烟中若隐若现,那样和蔼,那样美好。浓稠的芝麻糊如一滴墨在寒冷的天里半凝固的状态,迟迟不愿滴落在我们几个小鬼的碗里。新鲜出炉的芝麻糊冒着热气,它的颜色并不均匀,黑灰白驳杂其间,用洁白如玉的瓷勺勺起,一白一黑如两道辙,印在我的心里。一口下去,甜香暖热的味道如一朵花在心间绽放。小疙瘩在唇齿间化开,那种农家的香很真。

奶奶老了,推不动磨了。那老磨就僵在那儿,任时光的蛛网尘封,再也没有流出过香浓的芝麻糊了。

眼前,母亲把炒熟的芝麻扔一把进研磨机中,加上热水和糯米粉,顷刻之间磨出了细腻的糊糊。口感自然是比手工制作的好,既没有小疙瘩,也没有那么稠浓。但我更想念那一碗芝麻糊,虽然尝起来并不像机器打的那样顺滑,但它的小疙瘩,饱含着奶奶的爱,有老手作人的温情。

我真想再尝一尝那碗化在我心上,融在我记忆中的芝麻糊。可惜,奶奶老了,推不动磨了,那口古朴的石磨碾平了芝麻,却碾不平奶奶额上的皱纹。时光啊,你就不能放缓你的脚步吗?让推磨人老得慢一些,给我多一点时间,再尝一碗芝麻糊,让我重温一下,家的味道。

【篇二:一碗芝麻糊】

石磨“吱呀,咕噜,吱呀,咕噜……”地转着,流出了光阴,流出了浓稠的岁月。难忘的事情就像小疙瘩那样不平,但它会被一轮轮削磨,最终淡忘。离恨愁,何时了,一缕犹存香,仍倚在我的心头。

当年的推磨人,头发已被时光洗白,双手已经枯老,如今只能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走向巷口,看夕阳的余晖慢慢地散去。那石磨,也已露出被风雨侵蚀得斑斑驳驳的痕迹,爬满了青苔。但在我的记忆中,那段香犹存,我只依稀记得——

奶奶那筋脉突兀的手推着磨,一轮一轮地转着,不急不慢,石磨缓缓腾起白烟,奶奶的笑脸在白烟中若隐若现,那样和蔼,那样美好。浓稠的芝麻糊如一滴墨在寒冷的天里半凝固的状态,迟迟不愿滴落在我们几个小鬼的碗里。新鲜出炉的芝麻糊冒着热气,它的颜色并不均匀,黑灰白驳杂其间,用洁白如玉的瓷勺勺起,一白一黑如两道辙,印在我的心里。一口下去,甜香暖热的味道如一朵花在心间绽放。小疙瘩在唇齿间化开,那种农家的香很真。

奶奶老了,推不动磨了。那老磨就僵在那儿,任时光的蛛网尘封,再也没有流出过香浓的芝麻糊了。

眼前,母亲把炒熟的芝麻扔一把进研磨机中,加上热水和糯米粉,顷刻之间磨出了细腻的糊糊。口感自然是比手工制作的好,既没有小疙瘩,也没有那么稠浓。但我更想念那一碗芝麻糊,虽然尝起来并不像机器打的那样顺滑,但它的小疙瘩,饱含着奶奶的爱,有老手作人的温情。

我真想再尝一尝那碗化在我心上,融在我记忆中的芝麻糊。可惜,奶奶老了,推不动磨了,那口古朴的石磨碾平了芝麻,却碾不平奶奶额上的皱纹。时光啊,你就不能放缓你的脚步吗?让推磨人老得慢一些,给我多一点时间,再尝一碗芝麻糊,让我重温一下,家的味道。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4-2023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